第124章 想法萌生-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24章 想法萌生

  正在专心开车的何叔疑惑地看了一眼陈青阳手中的丹药,然后那张向来冷峻的脸第一次露出失态神色。

  “少爷,这就是传说中的疗伤圣药?”何兵的语气隐隐有些激动问道。

  疗伤圣药,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即便何兵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也敢确定陈青阳手中拿着的正是疗伤圣药,因为他能感受到那颗淡绿色的丹药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药香,沁人心脾。

  “算不上什么圣药,只是一颗普通疗伤丹药而已。”陈青阳淡淡说道。

  感受过陈白朗给他的那颗疗伤丹药的药力,陈青阳手中这颗淡绿色的丹药的确算是极为普通。

  反正这东西在他手中也没什么,还不如把它送给最需要的人,而且陈青阳对何兵还是既有好感。

  何兵的眼中的激动一闪而逝,然后强行被他压了下去,不再盯着那颗丹药,摇了摇头说道:“少爷,这东西太珍贵了,我不能收。”

  何兵的心性不愧是经历过残酷的洗礼磨炼,他知道这颗疗伤丹药的价值,绝对能治好他多年的内伤,即便内心无比激动,但并没有半分想要占据的欲念。

  而且陈青阳看得出来,何兵不是在演戏。

  人都是有私心的,可能达到像何兵这般境界的人又有几个?

  “收下吧,这丹药我有的是。”

  为了让何兵心安理得收下,陈青阳只好编了一个谎言。

  何兵愣了一下,那双深邃中却有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沧桑的眼睛看了陈青阳一眼,然后摇头说道:“少爷,我真不能收,我的伤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每天不痛几下,我晚上都睡不着觉,这丹药用在我身上也是浪费,你还是收回去吧!”

  陈青阳知道,何兵应该是看出来他在骗他。

  “何叔,这东西我既然说送给你,那就绝对不会收回来,如果你内心觉得愧疚的话,那就当做欠我一个人情吧!”陈青阳说道。

  何兵面露一丝苦笑,但依旧不为所动,他的人情,对陈青阳来说应该是一文不值吧!

  “你不收的话,那我只好将它扔了。”说着,陈青阳还真的打开车窗,拿着丹药的手伸出窗外。

  何兵看着陈青阳那张不似在开玩笑的脸,以他对陈青阳的了解,他真有可能将那颗让无数人疯狂的疗伤丹药扔出去。

  迟疑了良久,何兵脸上凝重的神情突然间释然了。

  “日后少爷若是有吩咐,何兵赴汤蹈火,也万死不辞!”

  何兵的声音不大,但却铿锵有力,这是身为一个军人的誓言,即便对于陈白朗,他也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何叔你言重了,回去之后直接服用即可,应该能治好你的内伤。”陈青阳淡淡一笑道。

  何叔的内伤应该是被外力伤及五脏六腑,并没有损害到经脉,以这颗疗伤丹药的药力,足以治愈他的内伤。

  何叔小心翼翼地接过陈青阳手中的丹药,没有婆妈地道谢,他的感激已经化为他的誓言。

  回到陈家后,陈青阳还没下车,就看到一个人正蹲在那棵桂花树下无聊地抽着烟,等看清楚那人是陈白朗时,脸上也不由微微愕然。

  虽然对这个生他的父亲没有半分好感,但是这一次若不是陈白朗,陈青阳想要如此轻易脱身绝对不可能,除非他动用自己的武力解决问题,不过这样做的后果,绝非陈青阳希望看到的。

  见陈青阳下车,陈白朗也扔掉手中的香烟,大步走了过来,脸上挂着他那标志性的微笑,让人完全琢磨不透他内心在想什么。

  身为一个实力恐怖的高手,陈白朗却有着其他高手所忌讳的习惯,那就是抽烟,而且他烟瘾似乎还不小,可是陈青阳却从来没有在他身上闻到过烟味,即便他刚丢完一根味道浓重的旱烟,身上依旧没有半点异味,这真是见了鬼了。

  “老板。”何兵对着陈白朗喊了一声,他并不习惯喊陈白朗为“狼爷”。

  陈白朗点了点头,目光始终放在陈青阳身上,问道:“回来了,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陈青阳耸了耸肩,说道:“你都出面了,他们哪里还敢对我怎样?”

  如果陈青阳真的有事,陈白朗也断然不可能蹲在树下抽烟。

  对于陈白朗在江湖上的势力,陈青阳还真的不太了解,今日见到市公安局的一把手冯坤对他的态度,陈青阳多少能够猜到什么。

  同时经过此事后,陈青阳的内心居然萌生了一种想法,一种组建完全处于自己掌控的势力的想法。

  在华夏这个法制社会,个人武力再强也会受到制约,今日陈青阳如果敢无视国家法律将黄富和李飞航等人击毙,等待他的将会是炎黄组织的怒火。

  曾经身为炎黄组织地字号的老大,陈青阳清楚,炎黄组织的存在就是为了制约那些拥有强大实力的武者,不让他们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为非作歹,一旦发现,情节严重者,将会直接被抹杀。

  至今还没有哪一个武者敢挑衅炎黄组织的威严。

  陈白朗一封电话便能让市公安局的一把手言听计从,将黄富等人绳之于法,这种兵不刃血的手段,是陈青阳远远无法做到的。

  所以陈青阳内心才会萌生组建属于自己势力的想法,更何况他将来要面对的是王家这样的豪门望族,如果凭他单枪匹马一人,想要扳倒王家,无异于痴人说梦。

  除非陈青阳的实力,强大到足以无视炎黄组织的境界。

  “你奶奶在里面等你,快进去吧,不要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她,免得她老人家担心,随便编个理由就行,反正你说什么她都信。”陈白朗说道,同时内心也苦笑不已。

  相比于陈青阳,在赵兰心心中,陈白朗才是真正的孙子。

  陈青阳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入大院。

  “对了,幕后陷害你的人,我已经让人警告过他了,不会有人再报复你同学一家。”陈白朗说道。

  刚走几步的陈青阳突然停顿身体,没有回头,迟疑了几秒钟,说出了两个让陈白朗也为之愕然的两个字。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