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举世罕见的天才 (兄弟们,求恶魔果实)-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25章 举世罕见的天才 (兄弟们,求恶魔果实)

  陈青阳觉得,陈白朗救他是理所应当,所以他从来没想过要跟他说谢谢这两个字。

  可陈白朗出面警告幕后的人不许报复刘腾达一家,这已经不是他分内的事。

  这声谢谢,陈青阳是替刘腾达一家人说的。

  赵兰心见陈青阳回来,连忙上前相迎,反复检查陈青阳的身体,确认他没有半点损伤后才安心下来。

  陈青阳从来没有欺骗过赵兰心,不过为了不让她担心,他只好撒谎说跟何兵出去市区买点东西,手机刚好也没电了。

  老太太虽然半信半疑,但也没有深究下去,叮嘱陈青阳以后出门要多带几个保镖,显然她太过紧张陈青阳,忘了昨天陈青阳一人将杨家那位高手杨湛废了半条命。

  尽管陈青阳知道赵兰心的担心有些多余,不过他依旧耐心地听着她在絮叨,丝毫没有厌烦。

  在陈青阳回到陈家后不久,南粤第一大帮福清帮的内部突然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他们其中一位老大项傅被人发现昏迷在房间内,左手整只手掌被人用利器硬生生切断,鲜血染红了一地,如果不是发现及时,恐怕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项傅遭人暗算,让福清帮其他大佬非常的愤怒,扬言一定要找出凶手替项傅报仇,正当他们兴师动众准备找出凶手是谁时,一个令他们更加震惊的消息传来。

  就在不久前,项傅的头马李飞航被市局特警当场抓捕,连同南城分局的局长黄富也深受牵连,原来他们得罪了狼爷的儿子。

  听到这个消息,福清帮那群整日高高在上的大佬们个个吓得脸色苍白,心惊胆战。

  别说让他们替项傅报仇,现在他们连杀了项傅的心思都有。

  不过陈白朗最后只断了项傅一只手,并没有要他的命,想来这笔恩怨应该不会波及到福清帮,这才让那群大佬稍微松了一口气。

  晚上吃过晚饭后,陈青阳陪赵兰心聊了会天边回自己的房间。

  如今陈青阳对于修炼《易经筋》十分的上心,以他如今的实力对付普通武者绰绰有余,但是面对真正的绝顶高手,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想要扳倒王家,想要彻底消灭天邪门,陈青阳就必须以最快速度让自己成长起来,曾经凝劲巅峰的实力已经不是他的目标。

  他的目标是要成为一名先天高手,这样他才有资格替秦洛神报仇。

  就在陈青阳开始冥想修炼时,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窗外,只见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雪白色的玉瓶,轻轻捏碎,一团肉眼可见的浑厚气流掌控者黑影的手中。

  黑影掌控者能量气流,隔空朝着陈青阳的房间轻轻一拍。

  一瞬间,那股能量气流瞬间涌入陈青阳的房间,弥漫在空气中。

  “嗯?”

  刚入定的陈青阳陡然发觉周围的空气出现了变化,随着他内劲的运转,一缕缕奇特的能量气流透过着他张开的毛孔蹿入他的经脉内。

  “天地灵气?”

  陈青阳猛地张开双眼,眼神震惊地打量着他的房间,他能明显察觉到房间内的空气蕴含着一缕缕欢跃的能量气流,十分充盈,比他之前吸收的天地灵气至少浓郁三倍。

  “怎么回事?”

  这天地灵气就这般突兀出现在陈青阳的房间内,这让他大惑不解,同时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激动,这简直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突然间,陈青阳发现不少天地灵气正从打开的窗户益出外面,他赶紧起身将窗户关地严严实实。

  心疼那些流失的天地灵气同时,陈青阳直接盘腿坐在地上,体内劲力按照《易经筋》第二层心法疯狂运转,漂浮在空气中的天地灵气顿时变得更加“欢呼雀跃”,形成一股漩涡,不断涌入陈青阳的体内。

  感受到天地灵气化为自身的能量在他的经脉流动,那股畅快淋漓的感觉,仿佛久旱逢甘霖一般,让陈青阳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得到了极大的洗礼和升华。

  窗外的黑影一直没有离开,连陈青阳的感知能力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可想而知他的隐匿功夫有多了得。

  看着陈青阳疯狂吸收天地灵气,黑影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然后一个闪身便消失在黑夜中,没有人发现他曾经出现过。

  没多久,黑影来到陈家的后山处,这里有一座平矮的阁楼,全是用木头搭建而成,阁楼周围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花草,显然有人经常打理。

  这里并非陈家的禁地,但是平日里没人敢踏足这里半步,因为这是黄凤鸣住的地方。

  此时黄凤鸣正在院子里打着一套高深莫测的拳法,时而软如轻棉,柔若如水,时而刚劲凶猛,气吞山河。

  一拳打出,空气炸裂,不过却没有丝毫的能量益处,周围的花草甚至没有摇动丝毫,可想而知他对力量的掌控有多变态。

  黑影一落地,看到黄凤鸣这套高深莫测的拳法,脸上不由战意昂扬,身上的气势瞬间爆发,二话不说便出拳迎了上去。

  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声势震天。

  两人的对战似乎已经达到了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境界,看似平平无奇的招式,却蕴含着深不可测的玄妙。

  黑影的招式霸道凌厉,大开大合,黄凤鸣的招式则稳如泰山,浑厚磅礴,有种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两人仅仅对战十余秒后便分开,看似没有分出胜负,但是黑影心中清楚,是他败了,如果黄凤鸣全力出手,他根本无法支撑这么久。

  “凤伯,你的实力,似乎又精进了不少。”黑影上前说道,昏暗的灯光下,照射出一张儒雅中带有几分狂放不羁的脸。

  他正是陈青阳的父亲陈白朗!

  黄凤鸣那张越发年轻的脸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身上的气息瞬间收敛,重新变成一名普通的老人。

  “你应该快要突破了吧?”黄凤鸣看着陈白朗问道,那深邃的眼眸透着赞许欣赏的目光。

  能跟他交手的人,整个华夏也找不出多少人来,在陈白朗这般年纪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绝对绝世罕见,至少黄凤鸣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强的天才。

  “嗯,有了那一方的天地灵气,足够让我突破了!”陈白朗淡淡说道,神情也不免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