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帝王神体-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27章 帝王神体

  “阳哥!”

  南宫凉很快也发现了陈青阳,快步走了过来。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张开大手来了一个熊抱。

  不过在抱着南宫凉的刹那,陈青阳脸上神情不由一怔,他能明显感觉到南宫凉的身体宛如一块铁一般,甚至比他的身体还要更加的坚实。

  陈青阳下意识释放出气息查探南宫凉的身体。

  这一查,陈青阳内心震惊地无以复加。

  “娘娘,你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的实力?”陈青阳推开南宫凉,满脸不置信问道。

  “咦,我明明已经收敛的非常好,你居然能看出我的实力?”南宫凉也不由错愕问道。

  “别废话,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陈青阳迫不及待问道。

  因为刚才那一刹那,陈青阳探测到南宫凉的实力居然达到一个非常恐怖的境界。

  凝劲中期,他居然已经是一名凝劲中期的高手。

  在此之前,南宫凉的实力勉强能跟明劲中期的武者抗衡一二,一个明劲后期的武者都能轻易将他打趴下。

  可没想到,短短两个月时间,他居然跨越了两大境界,达到可怕的凝劲中期。

  这简直匪夷所思!

  “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我再慢慢跟你说。”南宫凉神秘一笑,然后拉着陈青阳走出机场大厅。

  两个大男人当众手拉手走出机场,一时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特别是南宫凉长着一张俊朗邪魅的脸,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古代贵族的优雅高贵气息,令不少女人疯狂的同时也黯然惋惜。

  好好的一个男神,居然是个同志!

  两人没有理会周围众人异样的目光,走出机场大厅后,来到不远处的一条街道,随意找了一间馆子进去。

  南宫凉豪气地点了一大桌子菜,在陈青阳愕然的目光中,他一气呵成将整桌菜清扫而光,宛如饿鬼投胎一般。

  “爽!”南宫凉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然后将一大杯果汁喝下,终于心满意足。

  “你究竟多少天没有吃东西了?”陈青阳嘴角微微一抽问道。

  “我都记不清了,但至少有一个星期。”南宫凉悠悠说道。

  “这么久?”

  对于普通人而言,一个星期不吃不喝恐怕早就见阎罗王了,即便是陈青阳现在,三天不吃东西也会觉得饿。

  没想到南宫凉居然一个星期没有吃东西还能活下来。

  “阳哥,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是过着怎样非人的生活,每天醒来第一件事不是睁开眼睛,而是想着我怎么还没死。”南宫凉苦笑说道。

  “别卖关子,快点说怎么回事。”陈青阳白了一眼南宫凉说道,他的耐性已经快要被南宫凉磨光了。

  陈青阳的实力提升速度已经足以说妖孽了,可毕竟还在能够理解的范畴,而南宫凉却在短短两个月时间从明劲中期暴涨到凝劲中期,这简直是在逆天而行。

  如果陈青阳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会相信。

  所以他心中充满疑惑。

  “别着急,等我慢慢跟你说,大概十天前,我姐来学校找我,说家里那位老祖宗快不行了,需要我回去一趟,我连换套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就给我姐拽上了飞机。”南宫凉缓缓说道。

  陈青阳微微一惊,他曾经听南宫凉提起过南宫家有位活了将近两百岁的老祖宗,当时他虽然惊讶,但并没有多想什么。

  如今他的实力眼界都远非当初可以相比,南宫家那位老祖宗能活到两百岁,绝对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狠人,恐怕不会在玄枯大师之下。

  即便这般强大的狠人,终究还是抵不过岁月的侵袭。

  “回到南宫家以后,我跟着我老爸去看望那位老祖宗,当时他已经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断气,可突然间,老祖宗见到我之后,整个人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变得无比激动,还说我是什么帝王神体,拥有南宫家最为纯正的血脉力量。”

  “帝王神体?”陈青阳微微疑惑,显然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玄之又玄的称谓。

  “我刚开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后来才知道,原来当年建立南宫家第一代家主便是拥有帝王神体,是一种极为恐怖的修炼体质,而我天生经脉封闭,正是因为我的身体无法承受这种特殊体质的力量导致这样,修炼那位江湖郎中教的运气动作才让这种特殊体质慢慢觉醒。”南宫凉说道。

  “那个江湖郎中不是骗人的?”陈青阳脸色讶然问道,他一直认为当年救南宫凉那位江湖郎中是一名骗子,完全不可相信。

  “阳哥,你知道当我在老祖宗面前打出那套运气动作时,他脸上是什么反应吗?”南宫凉神秘一笑问道。

  陈青阳摇了摇头,他也曾经目睹过南宫凉打那套运气动作,也没觉得有多神气的地方。

  当然那个时候的陈青阳还不是武者,自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好像是一个男人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站在他面前一样激动,还说我是个有大机缘的人,居然得到了传说中的道家无上修炼心法——玄天道经。”说着,南宫凉也隐隐有些激动。

  陈青阳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门道家无上心法《玄天道经》,但是不用猜也知道那是跟他的《易经筋》一样都是天级武学的存在。

  道教与佛教都是华夏传承数千年的超级大教,陈青阳跟南宫凉两人都得到了它们传承下来的无上经文,的确是拥有大机缘大气运之人。

  “那你的实力究竟怎么回事?”陈青阳问出了心中最难以理解的疑惑。

  即便南宫凉修炼了道家的天级武学,但也断然不可能让他在短时间内成为一名凝劲中期的高手。

  “老祖宗已经油尽灯枯,无力回天了,因此在他仙逝之前,将毕生功力传了给我。”南宫凉眼中带着一丝哀伤说道。

  如果能让老祖宗活下来,他情愿不要这一身的功力,毕竟那可是支撑了南宫家两百年的精神支柱。

  他的倒下,意味着南宫家一个辉煌时代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