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街头追杀-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28章 街头追杀

  “什么?”

  陈青阳瞪大双眼,目光震惊地看着南宫凉。

  功力传承这等逆天手段,陈青阳还以为只存在于传说,没想到居然真实存在,而且就发生在南宫凉的身上。

  当初玄枯大师将《易经筋》传给陈青阳属于功法传承,虽然和功力传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其难度和凶险性,远不如功力传承,稍有不慎,双方将会瞬间爆体而亡,想救都救不了。

  没想到南宫凉接受了南宫家老祖宗的毕生功力,现在居然还活得好好的,的确是个奇迹。

  “这样得来的功力,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陈青阳担心问道。

  南宫凉摇了摇头,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南宫家有一门秘术,可以将一人的功力完美嫁接到他人的身上,不过必须要以生命为代价施展这门秘术,这也是我们南宫家为何能够传承这么多年而不消亡的秘密,当然也并不是每次传承都能成功,需要被传承者的身体经脉能够承受得住强大的力量冲击。”

  陈青阳恍然点头,内心暗自惊叹,没想到这天下间居然还有这等强大的秘术,试想一下,南宫家每一位实力高强的武者临死前都将毕生功力传给后代,即便人死了,他的力量也能够保留下来。

  不过陈青阳不知道的是,尽管掌握这门秘术,可传承的失败率也极高,十次传承能有三次成功就已经是万幸了。

  “那你的实力怎么才到凝劲中期?”陈青阳不解问道。

  南宫家乃是隐世家族,即便是王家这等豪门望族也远无法和它相比,那个存活了两百年的老祖宗,实力必定是玄枯大师这等级别。

  南宫凉得到他毕生的功力,居然只提升到凝劲中期,的确让陈青阳很是费解。

  “阳哥,你居然能够看穿我的境界?”南宫凉惊讶问道。

  陈青阳点了点头,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能够看穿比他高如此多的境界,不过像陈白朗和黄凤鸣他们,陈青阳便无法看清楚。

  惊讶的同时,南宫凉还是缓缓说道:“南宫家的秘术能够将自身的功力凝聚压缩传输到被传承者的丹田内,需要长时间的吸收炼化,以我练了多年玄天道经铸造的经脉,再加上家族七大高手护住我的心脉,历经七天时间才勉强承受老祖宗一成的功力,其他九成功力全都封印在我的丹田内,想要将它们全部吸收炼化,至少需要五十年时间。”

  “需要这么久?”陈青阳问道,这跟他想象中的功力传承有很大的不同。

  “这已经算快的了,我家里有位长辈,同样获得了功力传承,可过去百年时间,依旧没能将丹田内全部功力炼化。”南宫凉说道。

  时间虽然有点久,但是一想到五十年后南宫凉能够成为玄枯大师那个级别的强人,陈青阳也就释然了。

  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破入先天之境,南宫凉只需要将丹田内的功力吸收炼化便能成为绝顶强者,这让陈青阳都有些羡慕不已。

  虽然内心羡慕,但陈青阳更多的是替南宫凉高兴,四大魔王之中,陈青阳跟南宫凉的关系最好,他们都是可以为了对方不顾自己性命的兄弟,如今南宫凉获得如此大的机缘,陈青阳甚至比自己得到《易经筋》还要开心。

  “对了阳哥,这次回南宫家,我见到了一位从未谋过面的小姑,原来她有个女儿跟我们在同一所大学,而且人长得极其漂亮,丝毫不比我姐差,等回学校后,我将她介绍给你认识,最好能将她追到手,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南宫凉呵呵说道。

  谁知陈青阳却摇头苦笑说道:“还是算了吧,你们家都是牛人,我可不敢高攀。”

  一方面陈青阳已经见识过南宫家女人的强悍,想起南宫瑶他内心都发怵,另一方面陈青阳现在的感情一团糟,哪里还有心思再招惹其他女人。

  “放心,她跟我姐不同,虽然人有点冷,但是不像我姐那般蛮横霸道,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我小姑的女儿,我都想追她。”南宫凉惊叹一声说道。

  陈青阳目光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南宫凉,他深知南宫凉的眼光有多高,连复海大学的美女校花都难以入地了他的法眼,此刻却对他小姑的女儿如此推崇备至,看来对方的确有不同寻常的魅力。

  不过陈青阳也没多问,即便对方再倾国倾城,他也不会动半点想法,因为他的内心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两人继续闲聊了一阵,便决定回陈家,南宫凉如此大老远跑来羊城,一来是跟陈青阳诉说他这段时间的神奇经历,二来便是给赵兰心拜寿。

  毕竟当年南宫凉在羊城读书时,他是陈青阳身边唯一一个能够让老太太喜笑颜开的朋友,老太太对他也如对待亲孙子一样疼爱,这是赵祖山和乔小妖都无法享受的待遇。

  陈青阳的车还停在机场那边,两人从这边街道走过去,刚走到一个巷口,突然间一名浑身是血的年轻人拉着一名惊慌失措的少女从另外一条街道跑了过来。

  两人的身后跟着一群拿着刀棍的家伙,个个凶神恶煞,一副要将那两人剁成肉酱的模样。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还敢当街砍人,显然这群地痞流氓根本有恃无恐。

  陈青阳的目光不由看向那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蓬松的头发遮住了他半边脸,只露出一双无比阴冷的寒芒。

  他的力气似乎快要耗尽,脚步开始虚浮无力,即便如此,他依旧紧紧地护在那名少女的身后。

  陈青阳的表情微微一怔,不知为何,他感觉好像认识这个年轻人,只是对方如此落魄的处境,让他有些不敢确定。

  很快,那群浩浩荡荡的地痞流氓将两人逼到了一个死角,年轻人将少女拉在身后,冰冷刚毅的脸庞没有半点畏惧害怕,有的只是后悔跟绝望,目光如同愤怒的困兽,恶狠狠地瞪着那群地痞流氓。

  “王八蛋,还挺能跑的,现在你给老子继续跑啊!”其中一名恶徒拿着砍刀狠狠敲在墙壁上,砍出一道刺眼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