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玄字号老大-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29章 玄字号老大

  看着眼前这群凶神恶煞的人,年轻男人知道,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月儿,你怕不怕?”年轻男人转身看着那名紧紧躲在他背后的少女,柔声问道。

  鲜血将少女身上那件浅白色的花裙染成了红色,看着年轻男人那张温柔的脸,她紧张害怕的心情突然间消失地荡然无存,那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如花儿般的笑容,说道:“哥哥,有你在月儿身边,月儿不怕!”

  原来他们是两兄妹。

  “那好,等一下你什么都不要管,直接往前冲,哥会用最后的力量替你杀出一条路,能跑多远是多远。”年轻男人的脸色突然间阴沉无比,原本绝望的眼神再次焕发出惊人的斗志。

  就算死,他也要让他妹妹活下去。

  少女摇了摇头,脸上绽放出凄美的笑容,声音轻柔而坚定说道:“哥哥,要死我们就一起死,有哥哥在身边,月儿不怕死。”

  “哟呵,还挺感人的,听到我眼泪都快留下来了。”为首那名恶徒一脸冷笑说道:“不过牧歌,你放心,我们老大吩咐了,要把你活着带回去,他要在灵堂前亲手杀了你替他儿子报仇,至于你妹妹,她长得这么水灵,我们怎么舍得杀了她?”

  “哈哈,这小妹妹还未成年吧,会不会太小了点?”

  “你懂什么,这样的含苞待放的少女玩起来才有意思。”

  周围那群地痞流氓个个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眼神之中丝毫不掩饰他们邪恶丑陋的目光。

  不远处的陈青阳听到“牧歌”这两个名字,神情猛地一震。

  原来真的是他猜想的那个人,可是会落到如此悲惨的田地?

  “娘娘,过去救他们。”陈青阳沉声说道。

  既然刚巧被他撞见了,陈青阳自然不会不理。

  “阳哥,你多管闲事的毛病还是改不了?”南宫凉轻笑一声道。

  “我认识他。”陈青阳说道,不过脸色并无太大波动,显然他跟对方的关系也仅仅是认识而已。

  “原来如此,那他们命不该绝。”

  说完,两人快速靠了过去,不过第一时间并没有出手,那边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兄弟们,下手注意一点,如果打死了不好跟老大交代。”

  “好勒!”

  众人提着手里的武器一拥而上,显然没想过要给对方丝毫还手的机会。

  名叫牧歌的年轻人突然间爆发,一个冲刺闪到一人的跟前,右拳狠狠撞击他的胸口。

  那人瞬间倒飞出去,巨大的惯性连同后面三人一起撞翻。

  牧歌的动作没有半点滞留,弯腰捡起地上一根木棍,一个横扫出去,将边上的两人瞬间干倒在地上,捂住腹部拼命翻滚。

  “呼呼!”

  牧歌张开大口贪婪地呼吸着,他的身体力量本来早已经达到了极限,为了让他最疼爱的妹妹活下去,他的潜能被彻底激发出来,嗜血的双眼如同饥饿中觅食的猛虎,让人心颤。

  那群地痞流氓显然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战斗力,一个个心惊胆战,不敢继续进攻。

  “一群废物,他只是在虚张声势,全部一起上,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为首那名大汉大吼一声道。

  他们这群本来就是亡命之徒,很快就克制住内心的恐惧,重新拿起武器,脸色狰狞地攻了上去。

  牧歌扔掉手中的木棍,如饿虎扑食般冲入人群,没有多余的动作,看似平凡的招式,却演绎出一种高深莫测的战斗技巧,看的一旁的南宫凉也微微惊愕。

  南宫凉如今的实力,几乎可以说是站在普通武者世界里的顶尖行列,可是此刻看着牧歌那爆发出来的战斗技巧,他远远自愧不如。

  “这人的战斗技巧如此强大,可是实力为何这么弱?”南宫凉不解问道。

  “他身上有伤,否则现在的你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陈青阳淡淡一笑说道。

  牧歌的身上有伤,而且是极重的伤,否则以陈青阳对他的实力了解,这里的人还不够他塞牙缝。

  “不会吧?这么强?”南宫凉脸色顿时大惊。

  他的实力虽然不是自己修炼而来的,但是境界摆在那里,凝劲期以下的武者,他随意一巴掌都能拍死。

  可眼前这个年纪和他们相仿的男人,居然如斯恐怖?

  陈青阳没有说话,目光一直盯着前方的战斗,他之所以没有着急出手,是因为还不是时候。

  在知道那人就是他所熟知的牧歌时,陈青阳的心中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

  潜能被激发,牧歌的战斗力不降反升,疯狂横扫那群恶徒,几息时间便干翻了七八个。

  势如破竹!

  眼看那群恶徒就要溃不成军,突然间一道尖叫声从牧歌的背后响起。

  牧歌猛地转身,发现为首那名大汉不知什么时候绕道他的身后,一把刀架在她妹妹的脖子上,正一脸狞笑地看着他。

  “没想到你小子这么猛,差点就阴沟里翻船,可惜你的弱点太明显了。”大汉得意地看着牧歌说道。

  “放了我妹妹,否则我让你死!”牧歌声音冰冷无比,眼中却是充满懊悔自责,他刚才太过疯狂战斗,以至于忘了身后的妹妹安全。

  “砰砰!”

  趁着牧歌完全没有任何防备,一人抡起木棍,在他的后脑勺狠狠敲击了一下。

  鲜血染红了牧歌的头发,他连头都没有回,身体依旧傲然立着,眼神如同死神一般盯着那名大汉。

  “阳哥,要不要救人?”南宫凉见情况不对问道。

  “等!”陈青阳缓缓吐出一个字,脸色平静如水。

  看着牧歌那令人窒息的眼神,大汉的身体下意识一颤,咬了咬牙,强作镇定说道:“骨头倒是挺硬,现在马上给我跪下。”

  牧歌紧握拳头,那硬朗的身躯此刻也不禁在颤抖。

  “哥哥,不要跪,我们宁可死,也不能向他们跪下。”少女拼命摇头,哭喊着道。

  “闭嘴,你若不跪下,老子的刀就要见血了!”大汉脸色狰狞说道。

  这一刻,牧歌全身的力气仿若被抽空,双腿一弯,正要跪下时,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这等人渣,可受不起玄字号老大的跪拜。”陈青阳身体一闪,突兀间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