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修罗牧歌-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30章 修罗牧歌

  陈青阳的话,让那位名叫牧歌的年轻人身体狠狠一颤,目光下意识看了过来,看着陈青阳的眼神充满疑惑。

  “修罗牧歌,好久不见!”陈青阳微笑说道,同时释放出气息查探牧歌的身体状况。

  没想到这一查,让陈青阳的内心不由一沉,牧歌的身体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严重,气势看似勇猛强大,但实则他体内经脉力量早已耗尽一空。

  他是在透支他的生命力量在战斗!

  修罗乃是牧歌在炎黄组织里的称号,知道这个外号的人,只有组织内部成员。

  “你是……”牧歌那疑惑的眼神带着一抹震惊之色,当他看清楚陈青阳的容貌时,脸上出现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是地字号的青帝?”牧歌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陈青阳和牧歌虽然同为炎黄组织效力,但是两人不在同一个字号,交集也并不多,见过几次面,属于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

  关于陈青阳的传闻,牧歌早有耳闻,一年前他重伤退役,本来以为两人不会再有任何交集,没想到在这种时刻重新遇见了。

  “没错,从现在开始交给我吧,我保证你妹妹不会有事。”陈青阳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余光中,他已经发现南宫凉绕道那名大汉的身后,谁也没有察觉。

  “你的伤?”牧歌微微一惊,他可是听说陈青阳全身经脉被废,丹田也几近枯竭,即便能够活下来也只能变成一个废人。

  陈青阳没有回到,转身扫了一眼周围的恶徒,脸上带着一抹恶魔般的微笑。

  “什么地字号玄字号,你们两个是小说看多了吧?装神弄鬼,小子,如果你要逞英雄,那就做好被砍死的觉悟!”那名挟持少女的大汉嚷嚷着道。

  陈青阳耸了耸肩,潇洒笑道:“就凭你们这几个垃圾?”

  大汉脸上横肉一颤,恼羞成怒道:“不知死活的小畜生,兄弟们,给我废了他!”

  周围十几名恶徒见陈青阳只是个毛头小孩,自然是不惧,抡起手中的武器就冲了上来,个个凶神恶煞,没有半点要留情的意思。

  牧歌下意识要出手,可是猛然发觉身体不听使唤,如同有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身体无法动弹。

  他以生命为代价激发出来的潜能也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再强行激发潜能战斗,大罗神仙下来也救不了他。

  未等牧歌狠下心,陈青阳已经动了。

  他的身体突兀间消失在原地,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围攻他的人全部击倒在地上。

  一气呵成,时间仅仅过去一秒钟,甚至不到一秒。

  以陈青阳如今勉强堪比化劲后期的实力,这群在普通人面前可以逞凶作恶的地痞流氓,在他面前跟三岁孩童没什么区别。

  那边的大汉眼睛还没眨一下,就惊恐地发现他的人全都倒在地上,哀嚎遍地。

  陈青阳转身,再次看向那名大汉,脸上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除了那名大汉外,最为震惊的便是牧歌,陈青阳明明全身经脉断裂变成废人,为何还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战斗力?

  “把人放了,你还有活命的机会。”陈青阳看着那名大汉说道。

  可能是因为太过紧张,大汉抓住刀子的右手下意识用力,在少女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放了我妹妹。”牧歌大吼一声,眼睛瞬间通红。

  只要刀子在寸进半分,他妹妹恐怕就要香消玉殒。

  鲜血的味道似乎刺激到大汉的疯狂神经,脸上的惊恐顿时变得狰狞起来。

  “你们很能打又如何?这小妞的命握在我手中,如果你们不想她死的话,就给我自断一手一脚。”大汉脸上的横肉已经扭曲到极致。

  陈青阳摇了摇头,面带微笑说道:“她跟我无亲无故,我为何要为了她自残自己?如果你杀了她,我会将你身上的肉用刀子一块一块削下来,放心,没有半个小时,我保证你死不了。”

  看着陈青阳脸上如同恶魔般的微笑,大汉的身体狠狠一颤,但还是强装镇定吼道:“吓唬我?老子乃是福清帮周兴的人,你要敢杀我,那就准备承受整个福清帮的怒火吧!”

  周兴是谁陈青阳还真不知道,不过就算对方是福清帮的老大,他也不在乎。

  看着花容失色的少女和一脸焦急愤怒的牧歌,陈青阳知道,是时候解决这个麻烦了。

  隐藏在身后的南宫凉看到陈青阳的眼神,顿时心领神会,身体一闪,比陈青阳还要快上不止一倍的速度,眨眼间便出现在大汉的身后,五指成爪,猛地扼住对方的喉咙。

  感受到身后传来一股死亡的气息,惊恐的大汉条件反射想要切断少女的喉咙。

  可惜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咔嚓!”

  南宫凉没有半分迟疑,五指劲力迸发,直接捏碎大汉的喉咙。

  他没有试图抢夺大汉手中的小刀,因为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南宫凉抓住大汉握刀的右手,小心翼翼将刀子取下,然后一脚踢飞大汉那具尸体。

  “小妹妹,你没事吧?”南宫凉伸手抱住虚弱的少女,脸上露出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问道。

  原本花容失色的少女看着南宫凉那张邪美俊朗的脸庞,苍白的小脸蛋也不由爬起一抹红晕,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痴迷眩晕之色,一时间说不出半个字来。

  看着这一幕,陈青阳苦笑地摇了摇头,南宫凉那张美如冠玉的脸,果真是老少通吃啊!

  牧歌见突然出现的南宫凉救下他妹妹,咬着牙艰难地挪动身体走了过去。

  “哥哥。”

  察觉到牧歌的过来,少女这才如梦初醒,神色娇羞地从南宫凉的怀抱挣脱出来,然后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牧歌,眼泪夺眶而出。

  “月儿不哭,已经没事了。”牧歌柔声说道,整个人如释重负,刚想伸手去擦拭少女脸颊上的泪痕,身体突然无力地倒了下去,不醒人事。

  他内心绷着的那根弦一松开,身体和精神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昏死过去。

  这一睡,他恐怕再也醒不来!

  陈青阳的脸色微微一变,他能察觉到牧歌的身体已经进入一种假死状态,如果不及时治疗,那就真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