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丹药救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31章 丹药救人

  “娘娘,赶紧用内劲维持他的心脉跳动,千万不要停下,我去把车开过来。”陈青阳连忙喊道,同时转身奔向机场方向。

  事关人命,陈青阳也顾不得那么多,速度施展到极致,围观的人只能看到一阵黑影闪过,个个吓得惊慌失措。

  南宫凉没有迟疑,伸出手掌抵在牧歌的后背,浑厚磅礴的内劲传输到牧歌的体内。

  刚开始南宫凉对内劲的掌控还很生涩,导致牧歌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他当即凝神屏气,小心翼翼地操控着内劲的运转,情况逐渐变得平稳下来。

  虽然还无法做到游刃有余,但是足以维持牧歌的心脏跳动。

  不到半分钟,陈青阳开着那辆黑色奥迪奔了过来,一个漂亮的转弯急停,与地面摩擦出一道刺眼的火花,引来不少人的惊呼。

  “上车!”

  陈青阳大喊一声,南宫凉一把将昏迷的牧歌抱起钻入车内,少女也紧随着钻了进来,脸上梨花带雨,不过并没有发出哭喊的声音。

  “嗖!”

  油门猛踩,这两黑色奥迪汽车瞬间化为一头钢铁狂兽,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就在陈青阳他们刚离开不久,一群防爆警察终于赶了过来,将地上一干人等全部抓获,根据目击者透露,凶手已经离开了,旋即三辆警车快速追赶陈青阳他们。

  此时的陈青阳自然不知道背后有警察在追他们,即便知道他也不在乎,以他的车技,除非全羊城的警车出动,否则还真奈何不了他。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为了缓解少女的心情,陈青阳不由问道,此时他才发现,少女长着一张极为清秀精致的脸,水汪汪的眼睛看得人格外疼惜。

  “大哥哥,我叫牧月,你是我哥哥的朋友吗?”少女牧月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抽泣的声音渐渐平息。

  “嗯,我们认识很久了,对了,你们怎么会被那群人追杀?”陈青阳好奇问道。

  此时他的心中充满了疑惑,牧歌身为堂堂玄字号的老大,实力比他巅峰时期也弱不了多少,为何会沦落到如此悲惨的田地?

  “那天我在医院不小心碰到一个年轻人,他要我赔钱,如果赔不起的话就要把我带走,哥哥跟他们道歉,但是他们却不领情,还要想要强行带走我,哥哥为了救我,错手杀了那个年轻人。”说着,牧月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如果那天不是她执意要出去散步,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陈青阳一听就知道是那个年轻人故意的,显然他对牧月心存歹念,没想到却因此丢了性命。

  “那你哥哥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陈青阳不解问道。

  以牧歌的实力,别说几个小混混,就算是整个福清帮的人出手,也未必能让他受伤。

  牧月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大概半年前的一天,哥哥带着一身鲜血回来,然后昏迷了三天三夜,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肯告诉我,哥哥的身体本来很好的,可自从那天之后,他就经常咳嗽吐血,有时候还会突然昏迷,大哥哥,你能治好我哥哥吗?”

  陈青阳内心微微一惊,原来牧歌半年前就已经身受重伤,难怪他的身体会变得如此虚弱,如果今日不是碰见陈青阳,就算他不死在那群恶徒的刀下,他也活不了多久。

  “放心,你哥哥会没事的。”陈青阳柔声说道,脚下的油门没有松开过,以一百多公里的速度奔向陈家。

  不到半个小时,汽车便停在陈家的门口,陈青阳让南宫凉将牧歌安放一个偏厅内,然后他快速走向陈家那座书楼。

  没有任何停留,陈青阳径直走到陈白朗的书房,此时陈白朗正在挥洒笔墨,在桌上那张白纸写下“佛法自然”四个大字,笔势毫无凝滞,铁画银钩,气吞山河,堪称大家绝品。

  陈青阳瞥了一眼桌上那四个大字,感受到一股佛法气息扑面而来,与他的内劲隐隐产生共鸣,让他内心微微一惊。

  不过这时候也容不得陈青阳多想,看了一眼陈白朗,开门见山说道:“给我一颗疗伤丹药。”

  陈白朗将他那幅卖出去至少价值百万的书法绝品揉成一团废纸,随后扔进垃圾桶内,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瓶。

  这个药瓶比陈青阳之前见过的都要大,堪比拳头大小,陈白朗直接扔给陈青阳,说道:“拿去,剩下的自己留着。”

  陈青阳掂量了下手中药瓶的重量,猜测里面至少有十几颗丹药,没想到陈白朗出手居然如此阔绰,让陈青阳一时间有些错愕。

  “再不去的话,你那朋友就要死了。”陈白朗微笑说道。

  陈青阳猛地一惊,说道:“就当是我欠你的。”

  说完,陈青阳带着丹药快速离开书房。

  等到走出书楼,陈青阳突然间反应过来,他并没有告诉陈白朗要这疗伤丹药救其他人,可是陈白朗话中的意思明显已经知道了。

  他一下车就直奔书房,其他人也来不及禀告陈白朗,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

  陈白朗的气息足以探测到几百米外的动向,他很有可能是一位先天武者。

  看来他这个父亲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更加的神秘。

  陈青阳快速来到偏厅,发现南宫凉此刻早已大汗淋漓,显然他为了保住牧歌的命,体内劲力已经开始透支了。

  陈青阳二话不说,从药瓶中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张开牧歌的嘴塞了进去。

  “让我来吧!”

  说着,陈青阳伸出手掌,浑厚的劲力疯狂输送到牧歌的身体。

  南宫凉同一时间收手,然后直接瘫在地上,张开嘴拼命喘气,如果陈青阳再慢几步,他恐怕也要力竭昏迷了。

  陈青阳的内劲虽然不如南宫凉浑厚磅礴,但是却更加的平稳,显然他对劲力的掌控远非南宫凉可以相比。

  而且陈青阳的劲力带着一股治愈能力,在他的劲力滋润下,牧歌身上的外伤在缓慢愈合,脸上也终于显露出一抹红润之色。

  直到感觉牧歌的生命特征平稳下来,陈青阳这才收回手。

  陈白朗的疗伤丹药果然强大,短短几分钟时间,居然将牧歌从鬼门关硬生生拉了回来。

  /酷P匠@8网首发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