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为了复仇-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34章 为了复仇

  很快,惊叹于华元通那神奇针法的同时,陈青阳也发现他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脸色明显变得苍白不少。

  鬼门十三针乃是一门以劲运针的强大针法,每一次落针,华元通都得消耗自身的内劲,而且这种消耗丝毫不亚于一场生死战斗。

  即便鬼门十三针的心法流传出去,如果自身实力不足,也无法发挥出它真正的奇效,甚至还有可能因为劲力不足而适得其反。

  以华元通拥有凝劲初期的实力,施展鬼门针不到一分钟变已经开始大汗淋漓,脸色苍白。

  如果按照这样的消耗速度,恐怕他也支撑不了多久。

  在鬼门十三针的医治下,牧月那苍白如纸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起来,陈青阳能感受到她的呼吸虽然依旧微弱,但已经逐渐平稳下来,想必她的命已经保住了。

  “咻咻!”

  一分钟后,华元通落下最后一针,脚下突然虚浮无力,一个踉跄往后倒退几步,陈青阳赶紧上前扶住他。

  “神医,你没事吧?”看着华元通那张毫无血色而且疲惫不堪的脸,陈青阳不由关切问道。

  华元通摆了摆手,轻轻推开陈青阳,然后掏出一颗恢复体力的丹药服下。

  几息后,他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不少,迈着蹒跚的步伐重新走到牧月的跟前。

  “我的内劲几乎已经耗光,等一下我收针的时候,就由你来护住她的心脉,记住,不能有半分差池,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华元通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却极其严肃认真。

  “好!”

  陈青阳也知道这事关牧月的性命,不敢有任何怠慢,深吸一口气,将体内劲力源源不断输送到牧月的心脉处。

  见陈青阳的内劲如此浑厚,而且控制内劲显得游刃有余,华元通也不由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或许他三年后真的能达到先天境界。

  “开始了!”

  华元通凝神屏气,然后猛地睁开眼睛。

  下一瞬间,他的手在牧月的身体上方划过,仿若吸铁石一般,将牧月身上的银针一根根吸了出来。

  “啊——”

  最后一根刺在心脏部位的银针抽出,原本平静的牧月突然间发出一声痛苦的哼吟。

  “快点,她的心脏出现骤停,赶紧用劲力刺激它跳动。”一旁的华元通焦急喊道。

  陈青阳猛地一惊,全神贯注控制劲力包裹住牧月的心脏,不停地变换着劲力运转的强度。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砰砰!砰砰——”

  整整六秒钟过去,牧月的心脏终于发出跳动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蓬勃有力。

  陈青阳大呼一口气,他知道,牧月的命总算救回来了。

  直到感觉牧月的心脏跳动变得平稳有规律,陈青阳才缓缓抽回他的手,此时他的全身衣服也被大汗浸湿,内劲消耗了近八成。

  “记住,我虽然用银针疏通了她的心脉,但是她的心脉依然有血块残留,想要彻底治好根,需每月到我这里用银针疏通一次,不出半年即可痊愈。”华元通说道。

  陈青阳点了点头,微微躬身说道:“多谢神医。”

  华元通摆了摆手,道:“这是等价交易,无需言谢,带她离开吧!”

  声音虽然依旧冷漠,但是华元通看向陈青阳的目光,明显带着些许赞赏之色。

  离开华元通的别院,陈青阳将牧月安排在一间特别的客房内,同时让人二十四小时照看她,如果发现她有任何的异样,必须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阳哥,那丫头没事吧?”歇息了半个小时后,南宫凉的精神恢复了不少,但看起来还是略显疲惫。

  “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陈青阳说道,同时将他跟华元通达成的协议告诉给南宫凉听。

  果然,听到那个不公平的协议,南宫凉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说道:“阳哥,你疯了吧,那可是先天境界的高手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三年之后,你凭什么杀人家啊!”

  这次回南宫家后,南宫凉不仅实力飞涨,眼界更是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甚至连陈青阳也不如他。

  南宫家虽然身为隐世家族,但是达到先天境界的武者也并不多,而且要知道南宫家族传承上千年,他们的功法和底蕴,远非其他寻常世家可以相比。

  即便拥有这般得天独厚的修炼资源,可是整个南宫世家如今也只有十来个先天境界的武者,可想而知想要突破先天境界有多难。

  南宫凉获得南宫家老祖毕生的功力,也不敢说自己能在三年内突破先天,而陈青阳现在才暗劲后期的境界,想要在三年内杀死一名先天高手,无异于痴人说梦。

  “走一步算一步吧,当时的情况,我没得选择。”陈青阳无奈地耸了耸肩。

  “阳哥,为了那个牧歌,值得这样做么?”南宫凉始终想不通问道,显然他也猜到陈青阳之所以救牧月,是为了那个什么玄字号老大牧歌。

  “值不值得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为我所用。”陈青阳淡淡说道。

  南宫凉表情微微一怔,脸上更加不解,道:“阳哥,我听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陈青阳微微抬头,目光看向远方,缓缓说道:“在我消失的这些年,我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她是我这一生最心爱的女人,你也应该也猜到她已经死了。”

  南宫凉微微点头,从之前陈青阳的只言片语中他就已经猜到了。

  “她是被人害死的,而且死无全尸,娘娘,我不像你这般出生在一个强大的家族,我想要替她报仇,就必须依靠我自己的力量,所以我必须要组建一股势力,一股足以复仇的势力。”说着,陈青阳那远眺的目光散发着一股冷厉之色。

  南宫凉身体微微一怔,这还是他第一次从陈青阳的口中听到这个秘密。

  “对方很强大?”南宫凉问道。

  “虽然无法跟你的家族相比,但是也远不是我现在可以撼动的。”陈青阳说道。

  王家乃是华夏有名的豪门望族,再加上天邪门这个邪恶组织,陈青阳想要将他们一举覆灭,至少需要达到先天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