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你可以成为我的兄弟-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36章 你可以成为我的兄弟

  “砰!”

  下一刻!

  牧歌突然双膝一弯,重重地跪了下去,发出一声闷响。

  “青帝,我请求你再给我一颗疗伤圣药,我牧歌在此发誓,只要你再给我一颗圣药,我愿意成为你的一条狗,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就算你让我死,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牧歌的声音铿锵有力,神情无比的诚恳坚定。

  男儿膝下有黄金,像牧歌这么骄傲的人,他的尊严和荣誉甚至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可没想到此刻他居然为了一颗疗伤圣药跪在陈青阳的面前,甚至不惜成为他的一条狗,可想而知他的决心有多大。

  “你先起来再说。”陈青阳赶紧上前想要扶起牧歌,却发现他的身体如一座山一般沉重,眼神更是执着地看着陈青阳。

  “虽然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过分,但是我别无他法。”牧歌恳求说道。

  陈青阳显然已经猜到牧歌为何跟他要疗伤圣药,不过并没有说破,问道:“理由呢?”

  牧歌微微咬牙,说道:“我妹妹牧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她最多只有半个月可活了,我曾经求助过不少名医,他们都说无药可医,除非能找到传说中的疗伤圣药,所以我恳求你再给我一颗救我妹妹一命。”

  陈青阳不为所动,说道:“药我不能给你,我也不需要一条狗。”

  牧歌抬头看着陈青阳,眼神顿时变得暗淡下来,神情也变得无比颓丧,他知道自己这个要求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

  “因为你妹妹的病已经治好了。”陈青阳接着说道。

  从牧歌为他妹妹跪下的那一刻开始,陈青阳已经认可了他这个人。

  牧歌猛地抬头,眼神有些迷茫地看着陈青阳,显然有些不太敢相信陈青阳说的话。

  “你说真的?”牧歌声音颤抖问道。

  牧月是牧歌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两兄妹从小相依为命,在牧歌的心中,牧月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他之所以如此执着练武,一来是为了保护牧月,二来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治好牧月的病。

  可是尽管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凝劲巅峰,差一步便能踏入先天境界,可他始终没有办法治好牧月的病,这让他十分的愧疚和害怕。

  如今听到陈青阳说牧月的病已经治好了,牧歌的内心居然慌了,他生怕是自己听错,生怕这只是陈青阳跟他开的一个玩笑。

  未等陈青阳说话,一旁的南宫凉再次站了出来。

  “我阳哥岂会欺骗你?为了救你妹妹,他甚至连自己性命都不顾,你——”

  “娘娘,别说了,这是我自愿的。”陈青阳苦笑说道。

  虽然一开始陈青阳的确是想拉拢牧歌,但是在看到牧月那痛苦的神情时,陈青阳并没有多想便答应了华元通的条件,尽管最后牧歌拒绝他的拉拢,陈青阳也并不后悔。

  “什么意思?”牧歌怔怔地看着两人问道。

  “没什么,天色已晚,你的身体才刚复原,需要好好休息,至于你妹妹,她就住在你隔壁,不过暂时应该醒不来,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还有你牧歌不需要成为我的狗,你可以成为我的兄弟。”

  说完,陈青阳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牧歌,也不理会他有何反应,拉着南宫凉便离开了牧歌的房间。

  看着陈青阳两人的离去,牧歌这才站了起来,突然间陷入了沉思,他并非愚蠢之人,否则也不会坐到玄字号老大这个位置。

  陈青阳的遮掩,似乎是刻意为之,特别是最后那句“你可以成为我的兄弟”,更让牧歌似乎读懂了什么,只是他还并不确定是否真如他想的那般。

  南宫凉加快速度跟上陈青阳,一脸疑惑问道:“阳哥,你不是要拉拢那个牧歌么?为何不把真相告诉他?他若知道你为了救他妹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以他的个性,想必以后会死心塌地跟着你。”

  虽然一开始南宫凉对牧歌没什么好感,但是刚牧歌那一跪,的确让南宫凉对他刮目相看。

  一个为了自己的妹妹不惜丢掉身为男人的尊严,这样的人,值得他尊敬。

  陈青阳摇了摇头,说道:“娘娘,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要一条忠诚的狗,还是要一个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的兄弟?”

  南宫凉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明白陈青阳话中的意思。

  “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毕竟你还不了解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南宫凉皱眉问道。

  “是有些冒险,但值得冒险,再忠诚的狗也难保它不会反咬你一口,而兄弟,却没有这个顾忌,单凭他那一跪,他就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兄弟。”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虽然不敢说自己阅人无数,能够看穿人心好坏,但是他对牧歌的品性,至少有九成的把握,因为人在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刻,是无法掩藏自己的内心。

  而陈青阳之所以没有让南宫凉说下去,是因为根本就不需要说,他相信牧歌也能领会到。

  南宫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论智商和谋略,他自认远不如陈青阳。

  回到住处之后,陈青阳故意将窗门打开,然后开始修炼《易经筋》。

  不过这一次陈青阳并没有全神贯注修炼,因为他要证实心中的猜想,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

  三个小时过去,陈青阳期待的天地灵气并没有出现,正当他以为“那人”不会出现时,突然间一阵微风从窗户外面吹拂进来,很是微弱,几乎感觉不到痕迹。

  下一瞬间,熟悉的气流涌入陈青阳体内,他猛地睁开双眼,强大的气息刹那间释放出去,同时身体一跃而起,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嗯?”

  陈青阳环顾四周,并没有察觉到半个人影,他的气息也没有探测到半点能量波动。

  莫非真是自己多心了?

  可是那股微弱的天地灵气绝不可能凭空出现,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的实力远超陈青阳。

  “陈白朗,出来,我知道是你!”

  陈青阳凭空喊道,他能想到的人,就只有陈白朗。

  此时在远处的黑暗中,一道黑影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这小子,居然还想唬我!”陈白朗轻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