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江震山-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47章 江震山

  见到陈青阳乖乖地坐在座位上,沈墨君也没多说什么,开始认真地上她的课。

  虽然沈墨君为人冷傲了一点,但是讲起课来却另有一番独特的吸引力,即便是陈青阳也眼神专注,认认真真听了两节课。

  当然,陈青阳的眼神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停留在沈墨君那曼妙诱人的娇躯上,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正大光明地盯着一个女人的身材如此长的时间。

  下课后,沈墨君似乎早就察觉到陈青阳那不老实的眼神,目光有意无意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才离开教室。

  陈青阳只能苦笑一声表示无奈,看来他和沈墨君的关系,一时半会是缓和不了。

  “洛仙,我们这么久没见,要不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陈青阳见一旁的秦洛仙站起来,赶紧说道。

  不知为何,陈青阳总感觉此时的秦洛仙情绪似乎有些低落,脸上那副拒人千里的冷傲之色更加让人敬而远之。

  “不用,我们的关系还没那么熟,还有,以后请叫我全名。”

  秦洛仙冷冷丢下一句话便离开,留下一脸愕然的陈青阳。

  看着秦洛仙那孤傲的背影,陈青阳无奈一笑。

  自己好像自作多情了啊!

  “老大,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陪你吃饭吧!”

  突然间,王奎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休息两节课后,他的脸色好了不少,但依然能看出他的精神还是处于疲惫状态。

  “你们吃吧,我不饿。”陈青阳摇了摇头,他的确不饿,而且被秦洛仙拒绝,他更加没什么胃口吃饭。

  王奎也不强求,旋即和方文彬两人前往饭堂吃饭。

  没多久,陈青阳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接听后才得知是陈白朗让人把那套房的钥匙送了过来。

  两人约在校门口见面,陈青阳一去到校门口,就发现一名西装革领的中年人在等着他。

  那人朝着陈青阳喊了一声少爷,便将手里的钥匙给了陈青阳。

  面对陈青阳,中年人没有刻意地讨好,也没有表现地不尊敬,一切都拿捏地恰到好处。

  陈青阳看得出来,中年人的身上有着一股久居高位培养出来的上位者气势,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笑容,想必在现实生活中,他的身份地位绝对不简单。

  不过陈青阳在他的眼中也察觉到了一抹刻意掩饰的戾气,而且身上也若隐若现流露出一种让陈青阳都觉得的危险。

  能让陈青阳觉得危险,这中年人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陈青阳并没有释放气息去查探中年人的实力境界,不咸不淡道了声谢谢后便离开。

  就在陈青阳刚离开不久,远处那名开车的年轻人小跑到中年人的身边。

  “老板,究竟是什么人需要你亲自过来送一把钥匙?”那名年轻人看着陈青阳离去的背影,极为不解问道。

  他可知道,眼前这个名叫江震山中年人可是金融圈里的超级大鳄,旗下产业遍布全国,拥有一个真正的商业帝国。

  毫不夸张地说,论个人资产,整个华夏江震山能够排进前十之列,乃是名副其实的大土豪,而且他在黑白两道都有极高的地位和威望,年轻人就曾经亲眼见过江震山和龙武帮的伍阎把酒言欢。

  以江震山的身份地位,就算是海城市的市长想要接见他恐怕都得提前预约,如今他居然为了给一个年轻人送一把钥匙而亲自赶来复海大学,这让年轻人十分的不理解。

  江震山轻轻一笑,说道:“全天下也就他的儿子能有资格让我送钥匙过来。”

  “他的儿子?莫非是……”年轻人张了张嘴,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江震山微微皱眉,说道:“不该问的别问。”

  年轻人乖乖闭上嘴,噤若寒蝉,不过以他的聪明,显然已经猜出那人的身份。

  拿到钥匙后,陈青阳没有回宿舍,而是照着陈白朗给他的地址过去。

  虽然下午有课,但并不是沈墨君的课,所以陈青阳没有打算去上,还不如先过来看看陈白朗这套房子,熟悉一下环境。

  房子位于海城市中心地带,这里的楼房,即便是一个厕所的价格,恐怕都能在其他城市买下一套房。

  陈青阳对于房子的价格没有什么概念,即便它价值数亿,陈青阳内心也不会有半点惊讶。

  走进一个美轮美奂的小区,陈青阳没有时间停留下来欣赏这里的景色,径直走到第三栋楼房。

  这是一片高档豪华的复式住宅区,楼层并不高,陈青阳用钥匙打开大门,然后走入电梯内。

  “嗯?”

  刚一进入电梯,陈青阳就闻到了一股奇特的女人香味,而且这股香味他似乎在哪里闻过。

  突然间,陈青阳终于想起在谁的身上闻到过这股特别的香味。

  “应该不可能是她吧!”

  陈青阳摇了摇头,也没多想,电梯停在八楼后,他便大步跨了出去。

  这是一层两户的住宅区,陈青阳打开那扇写着3801的房门后便走了进去。

  出乎陈青阳的意料,房间内很干净,想必是陈白朗昨晚让人连夜过来打扫,而且空间也比陈青阳想象中要大上不少,复式两层,总面积超过四百平米,光是第一层的房间就有五个。

  大厅内的装修也是古色古香,丝毫不像是陈白朗这个暴发户喜欢的风格,这让陈青阳有些怀疑陈白朗的品位是否转变了。

  简单查看了几眼房间内的环境后,陈青阳很不客气地选择了最大的那间套房。

  就在这时,陈青阳发现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盒子,位置十分显眼,仿佛是有人刻意放在那里一样。

  陈青阳好奇地走过去,正准备打开盒子看看究竟是什么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而且居然是陈白朗打过来。

  “你应该到了吧?”电话那头传来陈白朗醇厚的声音。

  “嗯,有事?”陈青阳不冷不淡问道。

  “看到床头那个盒子了吧?”陈白朗问道。

  陈青阳一怔,显然这盒子是陈白朗放在这里的,好奇之下,他将盒子打了开来,赫然发现是一堆小小的玉瓶,整齐地摆放在盒子里面,看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