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原始古字-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50章 原始古字

  看着姜琉璃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李青鸾觉得有必要再提醒她一番。

  “琉璃,你都已经是有夫之妻了,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嫁给凌乘风,你就别再整那些有的没的幺蛾子了。”李青鸾一脸认真说道。

  姜琉璃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沉,语气带着些许幽怨问道:“青鸾,那你羡慕我么?”

  李青鸾表情一怔,微微张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别人或许不知情,但是她可是知道姜琉璃和她那个被无数女人奉为心中男神的老公凌乘风的关系可不像表面那么和谐恩爱。

  “那你也没必要招惹陈青阳吧?”李青鸾轻轻摇头说道。

  姜琉璃目光盯着这位她最信任的闺蜜,仿佛想将她的内心看透,不过失望的是以她的道行,根本看不出在社会上摸爬打滚这么多年的李青鸾内心在想什么。

  “原来他叫陈青阳,青鸾,你这么紧张他,该不会真的对他有意思吧?”姜琉璃问道。

  李青鸾表情微微一怔,然后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说道:“你觉得我会喜欢上一个跟我有年龄代沟的人?”

  “那不就得了,老娘最喜欢这种小鲜肉了,你把他介绍给我认识吧。”姜琉璃一副期待的表情说道。

  李青鸾眉头再次一皱,脸色突然间变得严肃起来,说道:“琉璃,你别忘了当年的教训,以凌乘风的性格,若是知道你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有暧昧,后果你比我更清楚。”

  姜琉璃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强行挤出一抹笑容,只是笑容中似乎隐藏着她那不甘心的倔强。

  “你看,我就说你在乎他,不说了,头有点晕,我先睡了。”姜琉璃说完,转身便走进一间卧室。

  看着姜琉璃那性感妖娆的背影,李青鸾只能默默叹息一声。

  上天给了姜琉璃一副令所有男人女人都疯狂嫉妒的容颜娇躯,可是命运却让她变成了一只只能关在牢笼里的金丝雀。

  可怜也可悲!

  ——

  回到宿舍后,陈青阳发现宿舍只有方文彬一人,询问之下才得知王奎到隔壁串宿舍去了。

  陈青阳刚准备转身回自己的床位,余光无意中看到方文彬桌上放着一本暗黄色的书籍,好奇一看,表情顿时一怔。

  “你看得懂这本书?”陈青阳饶有兴趣地走到方文彬跟前问道。

  此时方文彬桌上那本泛黄的书籍,封面上赫然用古体字写着三个字——山海经!

  陈青阳曾经有一段时间疯狂研究华夏古体字,因此这本号称华夏志怪书籍山海经自然在他的涉猎范围。

  而此时方文彬桌上的这本山海经并非是现代翻译本,而是用华夏古文字杜撰,陈青阳一看,就大致知道这是华夏战国后期跟汉代初期时的古文字。

  方文彬挠了挠头,腼腆一笑说道:“看得懂,我从小就喜欢读古书,这些对我不难。”

  陈青阳脸色一喜,没想到他宿舍居然还藏了一个宝。

  “那你看得懂先秦时期的文字么?”陈青阳问道。

  陈青阳从天邪门那里夺来的那卷古书,他猜测上面应该便是用先秦时期的古文字,如果方文彬能够看懂,那简直是天大的喜事。

  “先秦时期?你是指甲骨文么?”方文彬问道。

  陈青阳摇了摇头,说道:“跟甲骨文有些相像,但应该是更早时期的文字。”

  “莫非真的有比甲骨文更早期的文字存在?”方文彬也是微微一惊。

  甲骨文是现存华夏王朝时期最古老的的一种成熟文字,即便是现在,也没有人敢说能百分之百认出每一个出土的甲骨文字。

  “听你的意思,好像早就知道有这种文字?”陈青阳问道。

  方文彬微微点头,脸上的腼腆之色早已荡然无存,整个人突然变得精神起来,那张并不起眼的脸此刻焕发着一种让陈青阳也感觉到意外的光芒。

  “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说甲骨文出现之前,还有另外一种更为早期的成熟文字,称之为原始古字,只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这种原始古字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也没有确凿的文献证明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只能依稀从甲骨文中看到它们的一鳞半爪,但是它们和甲骨文有着本质的区别。”方文彬侃侃而谈说道。

  陈青阳内心一惊,方文彬所说的那种原始古字,他听都没听说过它们的存在,但是他基本可以确定,那卷古籍上的文字,应该就是他口中的原始古字。

  “那如果给你一本用原始古字撰写的古籍,你能破译出来么?”陈青阳按捺住内心的激动问道。

  为了那卷古籍,不知多少人魂断黄泉,但是它仿若一个魔咒一般,依旧让无数人趋势若骛,陈青阳自然很好奇它里面究竟记载着什么内容。

  方文彬一脸茫然地看着陈青阳,显然有些不太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手上有一本古籍,上面的文字应该就是你所说的原始古字。”

  见方文彬茫然无措的样子,陈青阳直接开门见山说道。

  对于别人,陈青阳或许不放心,但是对没有半点心机的方文彬,他绝对信任他。

  “真的?”方文彬身体微微一颤,有些不太敢相信。

  “千真万确,如果把它交给你,你能否翻译出来?”陈青阳问道。

  方文彬迟疑了一下,然后咬牙说道:“我不能向你保证,但是我可以尝试一下。”

  “好,那本书现在在我家,我明天就让人送过来,不过你在翻译的时候,,就连王奎也不行,否则可能会引来很大的麻烦。”陈青阳语气郑重说道。

  那本书一旦被有心人知道它在方文彬手中,别说方文彬,恐怕就连陈青阳也无法幸免于难。

  “好,我知道!”方文彬保证说道。

  旋即陈青阳走到阳台拨通了牧歌的电话,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牧歌进他的房间将书架上那卷古书带来海城。

  牧歌也没多问,答应一声后便挂了电话。

  陈青阳刚从阳台走回来,就看到王奎急急忙忙冲进宿舍。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我要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消息。”王奎喘了几口气说道。

  “有多不好?”陈青阳微微一笑问道,此时他的心情还不错。

  “你的情敌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