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你想找死吗?-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62章 你想找死吗?

  被人当众骂自己“婊子”,任何一个女人恐怕多不会妥协,更何况是李青鸾这个掌控着一方势力的大姐大!

  陈青阳的目光不由看向李青鸾,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所期待的场面并没有发生,李青鸾只是脸色微冷,似乎没有要发怒的意思。

  这让陈青阳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位任公子,能让李青鸾忍气吞声的人,来头恐怖真的不小。

  名叫任剑的男人脸上闪过一抹不悦之色,不过很快就一闪而逝,一脸戏谑地看着李青鸾,显然是默许了刚才他女人对李青鸾的讽刺。

  李青鸾不给面子他,他自然也没必要假装客气。

  “我们走!”李青鸾深深地看了一眼任剑,然后准备掉头离开,显然不想与任剑继续纠缠下去。

  不过那个女人似乎并没有想过要让李青鸾走的意思,上前几步,张开双手拦住李青鸾的去路。

  “这就想走?刚才我们任少屈尊跟你握手,你却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算什么意思?今日你若不跟任少道歉,别想离开!”那个女人一脸怨毒地瞪着李青鸾说道,表情分外的狰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李青鸾杀了她全家。

  李青鸾那自然舒展的秀眉此刻也不由一拧,她本想息事宁人,不与对方一般见识,可没想到她却如此咄咄逼人。

  陈青阳安静地站在一旁,抱着一副看戏的姿态,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他可是知道李青鸾的实力,她要是发起怒来,一巴掌足以让对方去见阎王爷。

  “你想怎样?”李青鸾声音微冷说道,语气态度算不上强硬。

  见李青鸾声音不大,女人还以为她想要妥协,双手顿时叉腰,更加得寸进尺说道:“跟任少低头道歉,然后自扇两巴掌,我可以不与你计较!”

  李青鸾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那女人,然后将目光移向一旁的任剑,声音冷漠问道:“这是你的意思?”

  不知为何,看着李青鸾那冷漠的眼神,任剑的内心没由来产生一股从脚底蔓延到天灵盖的寒意。

  尽管对于李青鸾的无视令他很不爽,但是想到对方那并不简单的身份,任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于是开口说道:“小玉,算了,大家都是朋友。”

  “抱歉,我们不是朋友。”李青鸾很不客气说道。

  李青鸾这句话让任剑的眼中闪过一抹冷色,他刚想息事宁人,没想到李青鸾这么不给面子。

  “任少你看,这婊子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不给她一点教训,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葱!”女人一脸气急败坏说道,一副要将李青鸾往死里整的恶相。

  任剑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晴不定,对于李青鸾,他内心的确有很大的不满。

  曾经在一次酒会上,任剑第一次见到李青鸾就被她那张惊艳绝美的容颜和身上独特高冷的气质所吸引,一度展开疯狂的追求,当时甚至还引起了整个海城的轰动。

  虽然李青鸾身为鸿鸾门的大姐大,身份地位不低,但是任剑的家庭背景更是不俗,他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一定能抱得美人归。

  可令任剑万万没想到的是,李青鸾对他根本不屑一顾,完全无视他的追求,甚至不止一次当众拒绝他的邀请,让他下不来台面。

  李青鸾冷漠的态度令任剑很是愤怒,尽管知道李青鸾背景不简单,但是任剑丝毫不惧,雇佣一群武力高强之人,准备挟持李青鸾,来个霸王硬上弓。

  但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所派去之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第二天全部成为黄浦江上的浮尸。

  不甘心的任剑还想继续派遣更强大的高手绑架李青鸾,却被他家里的长辈出手阻止,最终就不了了之,任剑也没有继续纠缠李青鸾。

  只有任剑心里清楚,当时他家里那位位高权重的爷爷郑重警告他,如果他敢再对李青鸾有非分之想,就直接打断他一条腿。

  “谁家养的小母狗没有栓好放出来乱吠人啊!”

  这时,一道清脆中带着酥软的声音响了起来。

  姜琉璃上前一步,那双妖媚似狐狸的双眼带着一抹冰冷看着那个女人。

  她也看得出来李青鸾心中似乎对这个任剑有所顾忌,但是她可不在乎,她只在乎谁欺负李青鸾,她就要报复谁。

  “你说谁是小母狗?”那位女人瞪大双眼看着姜琉璃质问道。

  不过无论身高还是气势,更不用说身材样貌,姜琉璃都远胜于她,尽管内心愤怒,可是面对姜琉璃时,她明显表现地有些底气不足,甚至不太敢直视姜琉璃的目光。

  “啪!”

  姜琉璃猛地上前一步,毫不犹豫一巴掌拍在对方的脸上。

  声音清脆响亮,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女人那原本浓妆艳抹的脸蛋上顿时浮现出一个鲜红色的手掌印,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啊!你敢打我?”

  女人发了疯似地嚎叫,不再顾及姜琉璃身上的气势压制,张牙舞爪冲向她,一副要将姜琉璃撕碎的凶恶姿态。

  姜琉璃瞬间变成一只受伤的小白兔,踩着高跟鞋快速跑到陈青阳的身后,一双手自然而然地抱着陈青阳的腰间,嘴里发出可怜兮兮的声音,说道:“小青阳,快保护我!”

  陈青阳又如何看不出来姜琉璃是在演戏,可是对于一个女人投怀送抱,而且还是一个极品美女,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温柔,血气方刚的陈青阳也有些把持不住。

  女人不依不挠地想要撕烂姜琉璃,不过有陈青阳在挡着,她始终无法得手,最终只好把怨气都洒在陈青阳的身上,那件才穿了几次的运动服几乎快要被她撕碎。

  “你再不松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忍无可忍的陈青阳冷声说道。

  女人并没有被陈青阳的声音吓住,更加肆无忌惮撕扯陈青阳的衣服,甚至对他拳打脚踢,显然不将他放在眼里。

  “砰!”

  陈青阳毫不犹豫,抬脚将那女人踢飞开来,对方落地后没有片刻挣扎,直接昏死在原地。

  “你想找死吗?”任剑回神过来后,目光死死盯着陈青阳。

  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敢动他带来的女人,眼中的怒意毫不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