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自带仇恨光环-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63章 自带仇恨光环

  面对任剑的威胁,陈青阳抬起头看着他,平静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冷漠。

  或许任剑真的大有来头,可陈青阳丝毫没有半点畏惧之意。

  只是无缘无故得罪一个可能对他产生威胁的敌人,这让陈青阳内心充满无奈。

  这时李青鸾大步走上前来,身体有意无意地拦在陈青阳和姜琉璃两人面前,面色阴沉地看着任剑。

  “任剑,你确定还要继续纠缠我么?”李青鸾声音微冷问道,声音不大,但是却隐隐透着一股警告之意。

  当年任剑追求李青鸾,可是用了不少卑鄙下流的手段,碍于对方的背景,李青鸾都可以忍气吞声,毕竟她也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如今任剑若还不死心纠缠她,即便对方有着再深厚的背景,李青鸾不会再留任何情面。

  任剑眼睛轻轻一眯,他看得出来李青鸾在警告他,本就不爽的心情此刻变得更加愤怒。

  “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他打了我的人,如果不付出点代价,我任剑以后还怎么出来混?”任剑挺直腰杆说道。

  别人或许怕她李青鸾,但任剑不惧,因为他有这样的资格和底气。

  “那是你的事,我的人,你别想动!”李青鸾的态度十分的强势,丝毫不给任剑商量的余地。

  陈青阳的父亲陈白朗乃是号称南方黑道教父的狠人,那可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姜琉璃的背景更是厉害,她的男人所在的家族,乃是传承至少上千年的隐世家族,华夏明面上那些所谓的超级世家,连给它提鞋都不配。

  他们两人任何一个,都不是一个任剑能够惹得起的。

  李青鸾阻止这场闹剧继续恶化下去,实则是在救任剑。

  任剑刚要发作,一辆低调中透着奢华的黑色迈巴赫如同一道黑色闪电驶向众人这边,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一旁,从里面走下一男一女。

  当看清楚两人时,李青鸾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她那冰冷傲然的姿态。

  走在前面的那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约莫三十来岁,留着一抹成熟的小胡子,俊朗的外表下透着一股邪异的阴冷,陈青阳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而紧紧跟在男人身后的女人,一袭紫色晚礼服如同一朵绽放的紫罗兰,美艳不可方物。

  这个女人身上的气质媚而不妖,浑然天成,跟姜琉璃身上那种自然而然,深入骨髓的妖媚有着不一样的风情。

  在她那高雅华贵的妩媚气质下,她那一身昂贵的名牌晚礼服和首饰都成了陪衬品。

  陈青阳一眼就认出这个女人正是在海煌夜总会的老板陈皇妃。

  陈皇妃这样的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可惜今日她身上的华光注定要暗淡下去,因为她的眼前,站着两位光芒比她还要更耀眼的女人。

  在她们的面前,陈皇妃身上的气质终究带着世俗风尘之气,远无法跟两人身上那虚无缥缈的仙灵之气相媲美。

  一见是李青鸾,陈皇妃原本高傲不可一世的双眸隐隐透着一抹怨毒之色。

  “任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男人自然是青湖帮的太子爷莫修风,一脸笑意地走上前来,同时目光有意无意地打量着李青鸾和她身边的姜琉璃。

  “原来是修风哥,好久不见。”任剑那阴沉的脸色缓缓舒展开来,朝着莫修风亲切地喊了一声修风哥。

  任剑这声“修风哥”听在莫修风耳中格外的舒坦,脸上的笑意更浓,上前搂着任剑的肩膀,表现地很是友好亲切。

  “怎么回事?是谁惹我们任少不开心了?”

  莫修风见任剑的脸色不太自然,不由问道。

  “一个不长眼的小杂种。”任剑那冰冷的目光毫不留情瞪着陈青阳说道。

  莫修风顺着任剑的目光看了过去,第一眼见到陈青阳这个年轻人时,那双藏着不浅城府的眼眸也不禁闪过一抹异色。

  此时陈青阳的脸色很是平静,但也是这份异于常人的平静,让莫修风不由高看了他几分,总感觉他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和危险。

  当看清楚陈青阳的样貌时,莫修风才恍然记起,正是因为这个年轻人,李青鸾才大闹海煌夜总会。

  过后莫修风也不是没派人去调查陈青阳的身份背景,可是收获却出乎莫修风的意料,除了得知他是复海大学一名新生外,其他的家庭背景,身份来历一概不知。

  这让本就内心多疑的莫修风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心中对陈青阳的神秘也充满好奇。

  深深地看了陈青阳几眼,发觉自己完全看不透这个年轻人,莫修风只好作罢,目光转移到李青鸾身上,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任少,别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我们先进去,今日老哥陪你好好喝几杯,叙叙旧!”莫修风拍了拍任剑的肩膀,笑声爽朗说道。

  见莫修风都已经发话,而且此刻的时机也不太对,任剑只好眼神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陈青阳,然后跟着莫修风进入会所里面。

  看到任剑临走前那个眼神,陈青阳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又认识了一位还不知什么来历的敌人。

  “漂亮的女人还真是天生自带仇恨光环啊!”陈青阳内心无奈感叹一声道。

  “小青阳,你刚才好威武好厉害啊!”姜琉璃一副小女人崇拜地姿态看着陈青阳说道,那双灵气逼人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极为可爱诱人。

  饶是知道姜琉璃这过分的殷勤爱慕有些假,但是陈青阳还是有些抵挡不住这种诱惑,干脆选择无视。

  “好了,我们也进去吧!”李青鸾一脸无奈说道,也不知道是因为得罪任剑还是因为姜琉璃的异常。

  “青鸾姐,那两人什么来头?”陈青阳忍不住好奇问道。

  任剑身上的公子哥气息很浓重,家里应该有着不俗的势力背景,不过陈青阳对那个留着一抹小胡子的男人更加在意,能让陈皇妃这样极品尤物乖乖跟在身后,而且身上有种让人很不舒服的阴邪气息。

  这样的人,如果成为敌人的话,应该会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