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嚣张的任剑-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65章 嚣张的任剑

  如果说江震山乃是东南地区一带的首富,那么闻人博则是整个北方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土豪,而且据说他还有官方背景,乃是根正苗红出身的大人物。

  因此一时间不少人纷纷站起来向闻人博那边靠了过去。

  “闻人老板,听说你最近在国际珠宝展览会上,凭借一颗‘星辰之泪’力压群雄,以估价五亿美元的天价夺得最稀有宝石的桂冠,可喜可贺啊!”一位秃顶中年人一脸羡慕说道。

  “嘶——”

  听到这里,不少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五亿美元,对于在场绝大部分的人来说或许算不上天文数字,但是一颗宝石就价值五亿美元,那可不仅仅是财富的象征,更是身为地位的象征,毕竟整个世界只有一颗“星辰之泪”,而它就在闻人博的手中。

  “闻人老板,恭喜恭喜!”

  一时间不少奉承恭贺的声音响了起来。

  “多谢各位的祝贺。”闻人博声音洪亮说道,脸上笑容灿烂。

  正当闻人博准备找个位置坐下时,一道年轻的身影突然间拦住他的去路,如此没有礼貌的举动,让他脸色微微有些不悦。

  “闻人老板,在下对你手中那颗星辰之泪仰慕已久,不知你能否割爱,把它让给我?”对方语气带着些许傲然之色,正是之前跟李青鸾有过节的任剑。

  这里很多人来自五湖四海,因此并不太清楚任剑的身份,见他一个年轻人居然敢拦住闻人博的去路,甚至扬言要买下那颗价值五亿美元的“星辰之泪”,纷纷露出好奇的神情。

  不过能够被江震山邀请过来的人,身份背景都不会简单到哪去。

  此刻青湖帮的太子爷莫修风也站了起来,走到任剑的身旁,俨然一副和任剑站在同一阵营的姿态,这让周围的人更加好奇任剑的身份。

  闻人博或许不认识任剑是谁,但是对于莫修风这个青湖帮太子爷,他早就如雷贯耳,目光平静地看了一眼莫修风,不动声色说道:“抱歉,星辰之泪不卖。”

  星辰之泪是闻人博花了很大精力才弄来的珍稀宝石,乃是他的镇店之宝,就算有人肯出十亿美元,他也不会出售,因为他根本就不缺钱。

  任剑摇了摇头,轻笑说道:“只要是有价值的东西,都有它的交换筹码,闻人老板,我可以出五千万美元买下那颗星辰之泪,这应该是非常厚道的价格。”

  “哗!”

  周围顿时出现一阵哗然之声。

  星辰之泪乃是极为稀有的红宝石,即便只有指甲大小也值上千万美元,更何况闻人博手中那颗红宝石堪比一个小鸡蛋,五亿美元只是保守估计,如果放在拍卖会上拍卖,甚至能拍出十亿美元的天价。

  如今任剑居然说要以五千万美元买下那颗星辰之泪,无疑是痴人说梦。

  饶是以闻人博的修养,此刻脸色也不由微微一沉,任剑这五千万美元不是想买星辰之泪,而是想打他的脸。

  一旁的莫修风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脸上一直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众位可别以为我是想占闻人老板的便宜,我有位朋友也是做珠宝生意的,他说珠宝行业里的水深得很,特别是那些所谓的顶级珠宝,以十倍价钱卖出去是常有的事,我这五千万美元买一颗星辰之泪,想必闻人老板应该还赚不少,对吧?”任剑一脸笑眯眯说道,丝毫不顾及闻人博脸上阴沉的表情。

  珠宝行业水很深,这其实并不算什么秘密,星辰之泪的确是一件极其稀有罕见的红宝石,在穷人的眼里,它或许还不如一个馒头值钱,可在那些喜欢收藏珠宝的人眼中,它甚至是一件无价之宝。

  五亿美元并非是星辰之泪的真正价值,这个价钱只是代表着它的尊贵地位,也是代表着闻人博在珠宝界的个人地位。

  此时任剑出价五千万美元,俨然是赤裸裸想要羞辱闻人博。

  不过闻人博也不动怒,以他的身份地位,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计较,未免有失身份。

  “星辰之泪是我准备给我女儿轻舞的嫁妆,所以它是非卖品,还请见谅。”闻人博语气态度还算客气说道。

  能让青湖帮的太子爷替他站台坐镇,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更何况海城并非闻人博的地盘,他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哦,原来是这样啊!”任剑耸了耸肩,不过脸上并未露出失望之色,反而一脸邪魅的笑容说道:“要不你把女儿嫁给我吧,这样星辰之泪也就归我了!”

  “轰!”

  一时间,整个大厅都炸开了锅,显然谁都没想到任剑居然会说出如此猖狂任性的话。

  整个大厅的气氛顿时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而闻人博的脸色再也无法保持平和淡定,目光极其阴沉地看着任剑。

  身后的闻人轻舞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羞怒之色,两只大眼睛恼怒地瞪着任剑。

  不远处的陈青阳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几下,流露出一抹冷厉之色。

  他对闻人轻舞虽然谈不上什么男女之情,但是凭借闻人轻舞当初喊他那一声“阳哥”,他也决不允许任剑如此当众羞辱她。

  “怎么,替人家小女孩感到愤愤不平?”一旁的李青鸾第一时间察觉到陈青阳的异样,不由微笑问道。

  “我认识她。”陈青阳声音微冷说道。

  李青鸾愣了一下,也没询问陈青阳为何会认识闻人博的女儿,只是轻声说道:“能不出手就尽量不要出手,闻人博也算是一方人物,他应该能处理好。”

  陈青阳微微点头,而后收敛身上的冷意,只是眼中的寒光依旧若隐若现。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妹妹嫁给你?”

  身后的闻人纵横终于忍不住,大步上前,伸手指着任剑的鼻子大骂喊道。

  本来闻人纵横这段时间性格脾气都收敛了不少,如今有人敢当众羞辱他父亲和妹妹,他如何能忍?

  任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瞥了一眼闻人纵横,冷笑一声道:“在海城,可没人敢这么指着我说话,你信不信我让人把你手指给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