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人善被人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66章 人善被人欺

  嚣张,狂妄,霸道!

  此刻的任剑,完全不将闻人纵横放在眼里。

  周围众人纷纷露出讶然之色,心想着这位年轻公子哥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胆敢威胁珠宝大亨闻人博他们。

  “年轻人,点到即止就好,不要太过分了。”闻人博一脸冷色说道。

  他不愿意招惹麻烦,可不代表他怕麻烦!

  在海城一带,他兴许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可若是这年轻人不识好歹,以他的财力和人脉,不管这个年轻人有多大的背景,他想要动他,也不是不可能!

  任剑冷笑地看了一眼闻人博,一副俯瞰的姿态说道:“过分又如何?别人给你脸面,可不代表我任剑会给,不过你想要息事宁人也可以,让你那女儿乖乖陪我一晚上,如何?”

  从闻人轻舞出现那一刹那,任剑那颗肮脏污秽的心便蠢蠢欲动,他在海城向来都嚣张霸道惯了,这种强抢女人的事也没少干过。

  听到这里,众人才恍然醒悟,原来任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闻人博的女儿闻人轻舞。

  闻人轻舞的脸色瞬间煞白,紧紧依靠在闻人纵横身边。

  “王八蛋,你找死!”

  闻人纵横终于听不下去,大步一跨,一招直拳狠狠砸向任剑的脑袋。

  上次大战过后,闻人纵横的内伤早就痊愈,而且实力隐隐有突破的趋势。

  这愤怒的一拳,他没有留任何余力,若是砸中任剑,恐怕会当场要了他的命。

  任剑也没想到闻人纵横真的敢当众发难,他一个平日里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哪里有半点武力,眼看着闻人纵横的拳头轰来,他根本无力躲避,眼中顿时露出恐惧之色。

  “砰!”

  就在这时,一个蕴含着恐怖力量的拳头突兀间出现,与闻人纵横的拳头狠狠碰撞在一起。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原本气势汹汹的闻人纵横顷刻间往后倒飞,将身后一张大圆桌直接撞翻,人也翻滚到五六米外。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目光纷纷看向出手击倒闻人纵横的人。

  莫修风!

  是青湖帮的太子爷莫修风出手了!

  连暗劲巅峰的闻人纵横都被他一拳击败,看来他的实力还真的不简单!

  闻人纵横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手臂传来的发麻胀痛,让他深深忌惮的同时,目光愤怒地瞪着莫修风。

  “修风哥,谢了!”

  任剑心有余悸地对着莫修风道了一声谢,同时目光印痕地瞪着倒在地上的闻人纵横。

  莫修风神色平静地点了点头,刚才他还是留有余力,否则那一拳,足以让闻人纵横倒地不起。

  “莫修风,你什么意思?”闻人博此时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青湖帮太子爷的身份或许会吓退许多人,但是不包括闻人博。

  “任少是我的朋友,有人欺负他,我自然得管一管。”莫修风微笑说道。

  闻人博的身份的确让莫修风有些忌惮,但是他的背景势力毕竟是在北方那一带,可如果能够讨好任剑,得到任家的支持,青湖帮日后在海城的地位兴许能够压过鸿鸾门,一举统治长三角地下势力。

  得罪闻人博换来青湖帮的强大,这个买卖不但不亏,反而是大赚。

  所以莫修风才会果断选择出手击退闻人纵横。

  闻人博眼中的怒意一闪而逝,他现在大可以让保镖上来找回场面,可那样做的话恐怕会彻底得罪青湖帮。

  本来闻人博已经遭遇一个不明势力的暗杀,自身难保,如果再惹上青湖帮这个海城地头蛇,他恐怕会腹背受敌,处境更加的凶险。

  这口气,他不忍也得忍!

  原本坐着看戏的陈青阳猛然间站了起来,李青鸾心知他要做什么,赶紧伸手拦下他。

  “不要冲动,他们也就耍一下威风,不敢真对闻人博怎样,如果你出手,那事情就变得更复杂了。”李青鸾劝说道。

  “如果我非要出手呢?”陈青阳声音带着冷漠说道。

  看着闻人轻舞仿若一只受惊的兔子躲在闻人博的身后,说实话,陈青阳真的很心疼。

  他不是一个冲动之人,但是这一刻,他不得不冲动。

  李青鸾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道:“莫修风我可以替你拦下,但是任剑那边,我无能为力,原因你清楚。”

  任剑的外公可是金陵军区的二把手,若是把这群大菩萨给惹怒了,恐怕整个海城都会翻天。

  当然,若是陈白朗肯出面,李青鸾并不认为他们敢对陈青阳怎样。

  “小青阳,姐姐支持你。”一旁的姜琉璃欢呼雀跃说道。

  陈青阳微微点头,说道:“我有分寸。”

  “什么狗东西,居然还敢动我?”任剑不屑地瞪了一眼闻人纵横,然后目光移向闻人博,冷声说道:“闻人博是吧?我知道你在北方那边有点势力,可是在这海城一亩三分地,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给我卧着,敢跟我斗,老子慢慢玩死你们都行!”

  闻人博脸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了几下,他还是第一次给一个年轻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着鼻子臭骂。

  “阁下究竟是谁?”闻人博强忍着怒意问道。

  他纵横商场这么多年,平时都是与人为善,从不主动与人结怨,可如今任剑那嚣张狂妄的态度已经严重越过了他的底线。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若是任剑的背后势力与他的霸道蛮横无法相匹配,那么就休怪他翻脸无情了!

  “切,想探我的底?告诉你又何妨,我老子叫任宏光,华夏能源集团的老总。”任剑声音刻意抬高说道。

  周围不少人微微一惊,难怪任剑敢如此嚣张,原来有一个国企老总的爹,虽然没有正式编制,但是也享受着国家正厅级别的待遇,而且其掌控的人脉和利益关系,远比一个正厅级干部还要庞大的多。

  “这就是你的依仗?”闻人博脸色顿时变得更加冰冷。

  单靠一个国企老总的爹,恐怕还没有资格敢跟他叫嚣。

  “瞧不起我?那你听好了,我外公乃是金陵军区的二把手,不知道这依仗够不够?”任剑一脸傲然说道。

  “唰!”

  在场所有人,包括闻人博在内,几乎全都脸色大变。

  一个军区二把手,那可是几乎站在红色权利巅峰层次的大人物,整个华夏有多少人能惹得起?

  面对众人的反应,任剑非常的满意,同时目光更加肆无忌惮地盯着闻人轻舞,眼中的贪婪毫不掩饰。

  “一个只会仗着家里的二世祖,也有脸皮敢在这里叫嚣?”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刺耳的声音在众人的耳畔间炸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