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愚蠢的行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67章 愚蠢的行为

  众人茫然四顾,一时间居然无法找到声音的来源。

  就在这时,一脸闲庭信步的陈青阳从人群中缓缓走了出来,身后的李青鸾和姜琉璃两大绝色美女紧随其后。

  “唰唰!”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陈青阳,都在疑惑好奇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

  不过他们的目光很快就被陈青阳身后的李青鸾和姜琉璃所吸引,之前两人坐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因此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如今两大风格迥异的绝色美女迈着莲步走来,一时间无论男女,个个瞠目结舌,惊为天人。

  陈皇妃在海城已经是出了名的倾城美女,如今和这两位女人比起来,明显稍逊一筹。

  李青鸾的冷艳高贵,一副不可侵犯的神圣高洁姿态,姜琉璃的妩媚妖艳,混若天成的绝代风华之姿,任何女人在她们面前都得黯然失色,自愧不如。

  “鸿鸾门的李青鸾!”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整个大厅再次炸开了锅。

  “原来是她,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这样强大绝美的女人,也不知道哪个男人才能将其征服。”

  “不过我更喜欢她旁边那个女人,那容貌身段,简直是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啊!特别是她那双狐狸眼睛,简直要把我的魂都勾走了!”

  一时间众说纷纭,无不把焦点集中在李青鸾和姜琉璃两个女人身上,刚才发出那一道振聋发聩的讽刺声音的陈青阳自动被人忽略了。

  不过莫修风和闻人博几人的目光始终汇聚在陈青阳身上。

  闻人博目光带着疑惑打量陈青阳,总感觉他很像自己熟知的那个人,可是一时间又不敢确定。

  “阳哥?”闻人轻舞从闻人博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一见是陈青阳,那俏丽的小脸蛋上顿时绽放出明媚的笑脸。

  闻人轻舞的声音不大,但一旁的闻人博恰好听得一清二楚,他猛然间想起那个代号“青帝”的男人,名字里就有一个阳字,再联想到前段时间救过闻人轻舞两兄妹的那个神秘年轻人,他终于确定,眼前这个一脸平静的年轻人,就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人。

  青帝,炎黄地字号的老大,一个曾经救过闻人博生命的人。

  “狗杂种,你是在说我么?”

  任剑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眼神无比怨毒地瞪着陈青阳吼道。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任剑就对陈青阳很不满,如今他居然还敢跳出来叫嚣,简直是找死!

  莫修风看了一眼陈青阳,目光又转移到他身后的李青鸾身上,眼中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冷笑。

  李青鸾跟任剑的恩怨闹地越深,就对他越有利,到时候有任剑的支持,何愁不能将鸿鸾门连根拔除!

  陈青阳懒得理会愤怒的任剑,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他快走几步,来到闻人博的面前,从闻人博的神情中,陈青阳知道他已经认出自己。

  “闻人先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场合下见面。”陈青阳微笑说道。

  对于闻人博,陈青阳内心的确有几分敬重,不说他这个人的品性,光是他每年捐给慈善机构超过九位数的钱,就值得陈青阳对他钦佩敬服。

  “青帝,原来真的是你,上次一别,都已经过去三年时间了啊!”闻人博感叹一声道,连忙上前两步,主动伸出手,甚至微微弯身低下头,显示对陈青阳的尊敬。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闻人博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可是真正的人中龙凤,当年才刚二十岁的他,就已经拥有一身变态的极致武力。

  若不是当年陈青阳出手,如今的闻人博早就魂断黄泉。

  所以陈青阳值得他如此尊敬。

  闻人博这一举动,令陈青阳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许多人的眼中明显流露出震惊和不相信,一个年轻人怎样受珠宝大亨闻人博如此大礼?

  “我已经离开那个地方,青帝早已成为过去,闻人先生还是喊我名字吧!”陈青阳淡淡说道。

  闻人博表情一怔,他可是知道陈青阳曾经呆的炎黄组织有多厉害,那可是整个华夏的守护组织,而且陈青阳年纪轻轻就已经坐到天字号老大的位置,未来前途绝对无可限量。

  可没想到三年未见,他居然已经离开炎黄了!

  “阳哥。”闻人轻舞从闻人博身后走了出来,笑容灿烂地看着陈青阳,眼中有着一种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倾慕之意,那颗逐渐成熟的少女心悄悄打开了一丝缝隙。

  陈青阳微笑地点了点头,看到闻人轻舞那略带青涩腼腆的笑容,他感觉整颗心都快要融化了。

  “狗杂种,你没听到我在问你话吗?”任剑那尖锐中带着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身上散发出咄咄逼人的气势。

  陈青阳缓缓转身,目光仿若一把刚出鞘的利刃,令任剑下意识后退一步,身体微微一颤。

  莫修风微微皱眉,他在陈青阳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武者的气息,可是却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危险笼罩他的心头上。

  陈青阳目光不屑地看了一眼任剑,随后转移到莫修风身上,声音淡淡说道:“闻人先生的儿子是我朋友,有人欺负他,你说我该怎么管?”

  众人一愣,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居然把矛头指向莫修风,而且还将莫修风不久前说过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他。

  莫修风乃是青湖帮的太子爷,一身修为也是深不可测,远不是任剑这个一无是处的公子哥可以相比的,道上的人都知道,得罪他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莫修风冷笑着看了一眼陈青阳,一脸不屑说道:“你想替他们出头?”

  之前陈青阳在海煌夜总会的时候,轻松击败那几个小混混,显然有几分本事,不过这点实力,根本不入莫修风的眼内。

  “你如何对他,我便如何对你,很公平吧?”陈青阳轻笑说道,完全没有将这个青湖帮太子爷放在眼里。

  “有意思。”莫修风不怒反笑,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色,随后目光转向一旁的李青鸾,问道:“他是你的人吧?”

  李青鸾没有迟疑,默不作声点头。

  “那我是否可以理解他这种愚蠢的行为是你的意思?”莫修风眯眼问道,脸上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

  “我无法命令他做任何事情,但是谁若伤他,便是我李青鸾的敌人。”李青鸾掷地有声说道,响彻大厅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