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还有谁不服?-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72章 还有谁不服?

  众人身躯一震,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个年轻人简直狂妄到极致,居然敢在江震山面前出手打人,而且打的还是背景颇为不凡的任剑。

  如果出手的人是李青鸾,他们尚可理解,毕竟李青鸾好歹也是一帮之主,她多少有这个底气。

  可对方偏偏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无名之辈,即便他实力不俗,可在江震山这位名震大江南北的大佬级人物面前,他那点实力根本算不上什么,居然还敢这么目中无人,肆无忌惮,简直是自掘坟墓。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位江老大会爆发雷霆之怒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始终站在原地,看向陈青阳的目光,眼中甚至流露出一抹令人费解的敬意。

  任剑也被陈青阳这一巴掌彻底打懵了。

  从小打到,他都是在众星捧月的环境中长大的少爷,仗着自己那位手握军权的外公,不管是商界还是政界那些不可一世的公子哥,都得对他敬而远之,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就算闯了祸,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他家里人都能替他摆平。

  如今陈青阳这一巴掌,彻底将他打懵了,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剧痛,彻底激怒他那脆弱不堪,不容侵犯的自尊心。

  “狗杂种,老子要杀了你!”任剑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歇斯底里大吼一声,朝着陈青阳冲来,张牙舞爪,一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狰狞姿态。

  “砰!”

  陈青阳毫不犹豫,随意抬起右手,再次将发疯的任剑扇飞起来,同时大步向前,五指张开猛地扼住半空中任剑的喉咙,轻而易举将他提了起来。

  强烈的窒息感让任剑感觉到深深的恐惧,身体不断地在半空中挣扎,可是越挣扎他脸憋地越通红,恐惧的双眼开始微微泛白。

  “青阳,算了。”李青鸾突然出声阻止道。

  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而且杀的还是金陵军区二号首长的外孙,就算陈白朗出面,陈青阳今后恐怕也无法继续待在海城。

  陈青阳眼中的杀意渐渐消失,最后还是松开了手。

  任剑仿若一条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良久过后才喘息过来,身体瑟瑟发抖,嘴里不停地咳嗽。

  “太嚣张了,江老大,不管谁对谁错,可这年轻人如此目中无人,就必须得到严惩。”

  “是啊江老大,必须让他明白这里谁说了算。”

  几个平日里跟莫修风走得很近的人立刻站出来义愤填膺说道。

  “李青鸾,真以为在海城没人能治得了你?在江老大面前,居然还敢放任你的人如此狂妄嚣张,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看来鸿鸾门这些年太顺利了,连江老大都不放在眼里。”

  “立刻过来给江老大磕头认错,否则没人能救得了你!”

  紧接着不少人仗着江震山的威严朝着李青鸾叫嚣喊道。

  李青鸾眼眸一冷,刚想说话时,一道身影瞬息闪掠而去。

  “砰砰!”

  刚才那几名叫嚣的人突然间被人一脚踹飞出去,又砸坏了几张桌子。

  陈青阳的身体缓缓落地,身上的锋芒肆无忌惮地散发出来,那张轮廓分明而刚毅的脸挂着一抹冷笑。

  “还有谁不服?”

  几乎所有人的身体都下意识一阵哆嗦,不敢直视陈青阳那锋利的眼神。

  陈青阳平日里的性格算是比较温和,可一旦他认真起来,身上有着一种张扬狂傲的霸气。

  今日谁若不服,那就打到他服!

  要知道他曾经可是炎黄地字号的老大,是先天境下几近无敌的存在,即便是那些大家族大势力的高层见到他也得忌惮三分。

  更何况如今陈青阳刚刚经历过人生最低谷时期,积压已久的怨气无处释放,如今任剑他们刚好撞到枪口上来了。

  此刻的陈青阳锋芒无匹,就连李青鸾和江震山两人也是错愕不已,他们也第一次看到这样状态的陈青阳。

  “小青阳还有魅力,怎么办,我发觉真的喜欢上他了。”姜琉璃一脸花痴笑容看着陈青阳说道。

  李青鸾无奈地白了一眼姜琉璃,但是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此刻的陈青阳,的确有着一股独特的男人魅力,就算是她那颗尘封已久的心也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丝跳动。

  “今日宴会取消,很抱歉给各位带来困扰,日后我江某人再找时间好好宴请各位,今日便散了吧!”这时,一直未出声的江震山终于开口了。

  至于陈青阳出手伤人的事,他只字未提,其他人更加不敢提。

  “那江老大,我们就先告辞了。”

  “下次再来拜会江老大。”

  尽管他们都很好奇接下来江震山会如何处理陈青阳的事,但是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们也不好继续待在这里,纷纷告辞一声后便离开。

  很快,大厅内的人走得所剩无几,只剩下陈青阳他们十来个人。

  莫修风此时已经缓和过来,幸好他双手没有伤及筋骨,歇息几日便可痊愈,不过现在依旧控制不住在颤抖。

  莫修风深深看了一眼陈青阳,他可不是任剑这等头脑简单的公子哥,从江震山的反应他能看出来,就算陈青阳不是他的人,两人的关系也绝非一般。

  “江老大,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们也告辞了!”莫修风上前几步,态度恭敬说道。

  以江震山如今的权势地位,就算是莫修风的老子亲自前来,也得对他毕恭毕敬,他自然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任何傲慢不满之色。

  任剑捂着浮肿的左脸狼狈爬了起来,一脸怨毒地瞪着陈青阳,但也不敢发作,显然他怕陈青阳再给他来一巴掌。

  “慢着!”江震山眼神平静地看了一眼莫修风,慢悠悠说道:“青湖帮与鸿鸾门之间的恩怨我不管,但是这个年轻人,你们不能动,否则我让青湖帮在华夏除名!”

  江震山的声音不大,但却有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傲慢威严,身上的气势也陡然间释放出来。

  陈青阳微微一惊,单凭这股强大气势,江震山的实力恐怕不弱于李青鸾,甚至还要强大半筹。

  莫修风的身体狠狠一颤,目光敬畏地看着江震山,在他那强大的气势压迫下,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到这一刻,他们才恍然醒悟,难怪陈青阳敢如此嚣张,原来江震山才是他真正的靠山。

  ☆酷#匠‘/网C}首|发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