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翻山印-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75章 翻山印

  “武功秘籍?”

  陈青阳神色一惊,问道:“你翻译出来了?”

  以陈青阳的估计,方文彬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可能摸索出一些头绪,至于最后能否真的翻译出来,陈青阳其实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方文彬点了点头,随后从口袋中小心翼翼掏出一本非常崭新的笔记本,递给陈青阳说道:“我已经把第一篇的内容给翻译出来,全都整理在这笔记本内。”

  “第一篇?”陈青阳接过笔记本,但并没有第一时间打开来。

  “嗯,那卷古书总共有三篇内容,剩下两篇的字迹比较模糊,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老大,我看了这第一篇的内容,看起来像是一本武功秘籍,不过好像需要什么运转内劲修炼,你应该能看懂。”方文彬说道。

  陈青阳微微点头,然后打开笔记本的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方文彬那遒劲有力的字体。

  “翻山印!”

  “丹田归气掌朝天,意随两掌行当中,气行任督小周天,真气旋转贯其中,五心朝天,上身正直,虚灵劲动,引真气自任督脉,行至中丹田,意念中丹田之真气化为波圈,成水纹状,碰肤弹回,须反复重阳之数,自内向外旋为散,自外向内旋为聚,散聚合适为阴阳平衡……”

  一连串的修炼经文,陈青阳的意识早已陷入其中,身体劲力情不自禁随着经文的指引而运转。

  下一刻,陈青阳感觉体内劲力疯狂暴动,丹田处更是如同火炉一般,浑身充斥着炽热的气流。

  “老大!”

  一旁的方文彬实在无法忍受陈青阳周身散发出来的炽热气流,整个人蜷缩在阳台的角落,惊恐地看着陈青阳喊道。

  陈青阳这才恍然清醒过来,赶紧停止体内劲力运转,但是身体依旧如同一个火炉一般,裸露在外的肌肤散发着熠熠红光,就连他体内的经脉血管都若隐若现。

  原本在宿舍打着游戏的王奎猛然冲了过来,打开玻璃门一看,一股热浪扑面袭来,差点将他掀翻倒地。

  “卧槽,老大你要变异了?”王奎看着周身散发着诡异红光的陈青阳,不由大叫一声道。

  陈青阳低头一看,脸色也充满无奈,他没想到只是跟随那经文运转内劲,居然会出现如此强烈的身体反应。

  深吸一口气,陈青阳将体内劲力的运转速度放缓道极致,周身诡异的红光这才渐渐消散,恢复正常。

  “不好意思,刚才太过投入了,你没伤着吧?”陈青阳对着方文彬歉声说道。

  方文彬惊魂未定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不过看到陈青阳修炼他翻译出来的武功秘籍,居然能产生如此恐怖的热浪,他眼中也是激动不已。

  “老大,你们两个究竟在搞什么鬼?”王奎一脸疑惑问道。

  如今的海城快要入冬,气温只有十几度,刚才那一股热浪扑来,他们整个宿舍的气温一下子提升到三四十度,仿若进入炎夏之日。

  陈青阳不动声色的将那笔记本收了起来,说道:“没什么,你们先睡觉,我有事先出去一趟。”

  说完,陈青阳也不理会王奎的疑惑,径直走出宿舍。

  如今已是晚上九点多钟,陈青阳走出校园,他并不打算回那套房子里面修炼,而是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比较偏僻的地方?”陈青阳问道。

  司机师傅扭过头来,一脸不解问道:“小伙子,这大晚上的去那种地方干嘛?”

  “晚上睡不着,想找个偏僻的地方探探险。”陈青阳微笑说道。

  陈青阳虽然来了海城一段时间,但是并不太熟悉海城的环境,他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自然不是为了探险,而是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

  “你一个人?”司机师傅皱眉问道。

  “没事,我本身是个极限运动爱好者,平常探险都是独来独往,习惯了!”陈青阳呵呵笑道。

  见陈青阳坚持,司机师傅也不再询问,说道:“我倒是知道有个地方,距离这里也不算太远,你坐好了。”

  说着,司机师傅一踩油门,载着陈青阳直接往那地方驶去。

  约莫过了四十分钟,汽车在一座荒凉的山林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还在开发的旅游山区,许多设施还不完善,你自己小心点。”司机师傅叮嘱一声道。

  陈青阳道谢一声,将身上仅有的五百块现金给了他,然后一人踏入这座荒无人烟的山林内。

  这座山林并不算高,陈青阳运起内劲徒步奔袭,在崎岖的山路上如履平地,不到五分钟时间他便爬上了山顶。

  在山顶周围四处搜寻了一会,最终停在一处宽敞的平地上。

  “希望我猜想的没错!”

  陈青阳盘坐在平地上,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段陌生的修炼经文。

  在坐车来这里之前,陈青阳就将方文彬翻译的经文默背下来,如今意念一动,那晦涩难懂的经文便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引丹田之气沿督脉上行,任脉下归丹田,行小周天三十六圈……”

  运行三十六圈小周天,对于此刻的陈青阳来说,只是几分钟的功夫,直到感觉任督二脉内的劲力达到饱满状态,陈青阳运力直上,进入大周天循环。

  大周天是指人体正经十二脉和奇经八脉,寻常武者想要内劲运转一个大周天,恐怕需要十天半个月时间,而陈青阳自从打通天赋玄脉后,运转一个大周天时间不用半个小时。

  “轰隆隆!”

  内劲如同大江奔腾在陈青阳的经脉内运转,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幸好这是一片荒山野林,方圆十几里都没有一个人影,否则陈青阳绝对会被当成怪物一般看待。

  周身再次散发出诡异的红光,体内血肉经脉隐隐可见,丹田内更是如同一个燃烧的火炉,即便是陈青阳也感觉有些炽热难忍。

  “拼了!”

  陈青阳牙龈咬地咯吱作响,极力承受体内那股火焰灼烧般的剧痛,强行运转一个大周天。

  大周天完成的刹那,陈青阳感觉体内经脉和丹田的力量都已经达到了极致,仿若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开来。

  太阳穴在疯狂跳动,眼前也一片模糊,脑袋更是昏昏沉沉,若不是陈青阳意志力过人,早已昏死过去。

  “气归丹田,双掌前推,掌心向前,掌指朝天,真气成螺旋灌入气海、命门两穴,打开丹田门!”

  下一刹那,陈青阳右掌的狂暴力量凝聚到极致,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轰出,化为一股无形的能量掌印朝着四周爆炸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