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南宫绝的威胁-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76章 南宫绝的威胁

  那一道庞大的能量掌印如同一座山脉轰压而下,狠狠拍在大地上!

  “轰!”

  声响震天,大地颤摇!

  顷刻间,陈青阳眼前的平地硬生生被轰砸出一个方圆十几米的巨坑,周围的树木、巨石也被凶猛的气浪推翻,好似被烈火灼烧一般,化为一片废墟。

  陈青阳还没来得及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浑身力量被抽干,眼皮如同山一样沉重,即便他在强烈支撑,意识也渐渐模糊,最后直接昏倒过去,不醒人事!

  艳阳初升,清晨的迷雾渐渐退散,山上一片祥和安静的景象。

  “嗯?”

  沉睡一晚的陈青阳终于恢复了意识,但是身体传来的酸痛感让他一时间无法站起来。

  歇息了几分钟后,陈青阳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尽管体内力量已经完全恢复,可是身体依旧好像重伤未愈一般,特别是右臂完全无力垂下,根本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不过陈青阳一看到眼前那个方圆十几米的巨坑时,内心的震惊无法掩饰,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我造成的?”

  陈青阳瞪大双眼,满脸不可思议。

  如此巨大的深坑,在他巅峰时期,自然能够轻而易举轰出来。

  可如今他才刚刚踏入化劲初期,即便力量堪比化劲后期武者,全力之下,也绝不可能造成如此强大的威力。

  这一击的威力,恐怕足以比拟凝劲初期武者最强一击了。

  陈青阳虽然修炼天级武学《易经筋》,能够做到越阶战斗,但是越到后面,每一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就越来越大,他刚踏入化劲初期便能与老牌化劲后期的武者抗衡,可是一遇到凝劲期的武者,只有被碾压的份。

  以陈青阳的估计,他恐怕得达到化劲中期巅峰,甚至是化劲后期方能与凝劲初期的武者抗衡。

  “哈哈,果真如我之前所猜测,这翻山印不是什么武学心法,而是一种战斗武技,这还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啊!”陈青阳哈哈大笑道,神色激动无比。

  武学心法提升武者实力境界,壮大体内劲力,而战斗武技则是将武者体内力量通过武技招式发挥到极致。

  普通战斗武技多如牛毛,像铁砂掌,鹰爪功,擒拿手这等只能算是普通战斗武技,而像霸王拳、八极拳、太极拳这等便是高级战斗武技。

  精通任何一种高级战斗武技的武者,都是镇压一方的武学宗师,那恐怕是先天境界的强人方能做到。

  陈青阳修炼这一门从古书卷中得来的战斗武技翻山印,居然能让他以化劲初期的实力发挥出堪比凝劲初期武者的全力一击,这等级别的战斗武技,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而且这还是因为陈青阳体内力量不足,若是他达到凝劲后期,全力施展这翻山印,恐怕也瞬间灭杀一名凝劲初期武者。

  那本古书卷,还真是给了陈青阳一个极大的惊喜。

  不过施展这一招翻天印居然瞬间将陈青阳体内所有劲力抽干,看来这一招只能成为陈青阳最后的杀手锏,不到生死境地绝不可乱使用。

  据方文彬所说,这翻山印只是古书卷其中一篇经文,剩下两篇经文恐怕也是强大的战斗武技,这让陈青阳内心充满期待。

  稍微活动一番身体,感觉身体恢复不少,右臂也渐渐有了知觉,陈青阳这才转身下山。

  陈青阳奔跑了十分钟才跑出那片荒山野林,然后拦了一辆车直接回到复海大学。

  回到宿舍,陈青阳刚一打开门,就察觉到一道并不友善的寒光盯着他。

  南宫绝居然来了他的宿舍!

  “老大。”王奎沉声喊道,他的脸上有着一块淤青,格外的醒目。

  陈青阳微微点头,不用想也知道王奎脸上那块淤青是拜南宫绝所赐。

  “你的舍友不太懂礼貌,所以我教育了他一下,你不介意吧!”坐在陈青阳座位上的南宫绝裂开嘴,一脸戏谑地盯着陈青阳说道。

  “有事?”陈青阳声音微沉问道。

  对于这个来历不凡,实力同样强大的南宫绝,陈青阳并不太想招惹他,至少目前他没有招惹南宫绝的资本。

  “出来吧,这里不是跟你聊天的地方!”

  说着,南宫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从陈青阳身边掠过,径直走出宿舍大门。

  在南宫绝掠过的刹那,陈青阳明显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冰冷的寒意,让他内心不由自主一颤。

  南宫绝无缘无故怎么会来找他?

  而且看情况,他显然是来者不善。

  “老大,你小心点,我感觉他很不简单。”王奎叮嘱说道。

  “我知道。”

  陈青阳说完,转身便走出宿舍,然后跟着南宫绝来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小树林边。

  “我是该称呼你为陈青阳还是青帝?”南宫绝笑眯眯看着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眼角的肌肉微微颤动了一下,神色阴沉地看着南宫绝,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知道他陈青阳是青帝的人,其实并不多,这南宫绝居然知道,显然他曾经调查过他,而且看样子似乎已经知道陈青阳的底细。

  “曾经炎黄组织地字号的老大,这个身份,还真是让人惊讶啊!可惜如今却沦落成一个废人。”南宫绝微笑说道,只是笑容中明显带着戏谑嘲弄之意。

  《易经筋》中有含有敛息之法,除非陈青阳愿意,否则以南宫绝的实力还无法查探出他身上的气息。

  “南宫家第三天才,你这个身份让我也很意外。”陈青阳淡淡说道。

  陈青阳说出他的身份,南宫绝并没有觉得半点惊讶,说道:“你连这个都知道,想必是我那个废物堂弟告诉你的吧?”

  “废物堂弟?”陈青阳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南宫绝恐怕还不知道南宫凉已经获得了南宫家那位死去老祖的毕生功力。

  “果然是物以类聚,废物终究是跟废物在一起。”南宫绝不屑一声道。

  陈青阳眼神微微一冷,道:“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嘲讽我?”

  南宫绝摇了摇头,语气充满威胁说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声,秦洛仙是我看中的女人,如果你不想找死,今后最好理她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