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先天境下无敌-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77章 先天境下无敌

  威胁,肆无忌惮的威胁!

  不过这种威胁在陈青阳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

  他不怒反笑,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说道:“你都说我是废物,以你南宫家天才的身份,大可不必这么趾高气昂地来威胁我吧?”

  南宫绝脸色微微一冷,陈青阳说话的语气态度和他脸上玩味的笑容,让他觉得非常不爽。

  “哼,不要自以为是,我刚好顺路经过这里警告你一声,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我不介意让你彻底成为一个废人。”南宫绝语气阴冷说道。

  陈青阳微微摇头,轻笑一声道:“你恐怕是特意过来警告我的吧?我想来想去,应该只有一个解释。”

  “你想说什么?”南宫绝冷笑问道。

  陈青阳深深看了一眼南宫绝,一脸自信说道:“你不敢动我!”

  南宫绝脸上的肌肉瞬间变得扭曲起来,也不知道是被陈青阳猜中心中想法还是怎样,突然间变得恼羞成怒起来。

  “真是天大的笑话,我南宫绝要动你,有何忌惮?陈青阳,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南宫绝不屑一声道,眼神中却是怒意横生。

  看到南宫绝此刻的反应,更加印证陈青阳心中的猜想。

  “是么?”陈青阳淡然一笑,说道:“你既然能调查到我曾经在炎黄组织的身份,那么应该也清楚我的身份背景,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忌惮的,应该是我那个老子陈白朗吧?”

  果然,一听到“陈白朗”这个名字,南宫绝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没有继续反驳陈青阳,显然是默认了。

  陈白朗,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他是南方地下世界的王者,是华夏的黑道教父,但在武者的世界里,他更是名震海内外的超级强人。

  十几年前的地榜之战,陈白朗以无敌之姿,力挫华夏各大隐世家族宗门的超级天才,最终击败当时古武世家凌家那位如日中天的妖才凌乘风,一举夺得地榜首席,名震天下。

  地榜乃是华夏武者公认的实力榜单,每五年举行一次,几乎每一次地榜之战,都是那些隐世家族和宗门的天才之战,直到陈白朗这位毫无背景来历的狠人横空出世,才改变数十年来的铁律。

  每一个登上地榜榜单的超级天才,年龄都不超过三十岁,实力都是登峰造极之辈,地榜前十的天才,更是超越凝劲巅峰层次,达到半步先天境界。

  半步先天,顾名思义,距离先天境界也只有半步之遥,成为先天武者是铁板钉钉的事。

  而地榜第一的天才,代表着先天境界下无敌的存在。

  当年的陈白朗就是那个无敌的天才。

  如果陈白朗只是一名半步先天武者,甚至是地榜前十的存在,南宫绝他都不会有多大的忌惮。

  可他曾经是地榜第一的天才,而且十几年过去,他早就踏入先天境界,实力修为不知达到何种恐怖程度。

  如此天纵奇才,别说南宫绝,就算整个南宫家恐怕对陈白朗也有所忌惮。

  若是让南宫家知道南宫绝惹上这样的狠人,也许真会将他当成弃子丢弃,也不会轻易招惹陈白朗。

  因此在得知陈青阳是陈白朗儿子这个身份时,南宫绝的内心的确产生一股躁动不安的情绪。

  他并非忌惮陈青阳,他是忌惮陈青阳身后那座无法逾越的靠山。

  “看来我猜的没错。”见南宫绝默认,陈青阳微微一笑道。

  虽然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但是陈青阳内心同样是震惊无比。

  一开始陈青阳只是以为陈白朗在世俗界有着极大的威望和权势,可没想到,在武者世界里,他同样有着令人尊崇敬畏的地位。

  南宫绝号称南宫家第三天才,而南宫家乃是华夏的隐世家族,传承至今不知多少年,世俗界的超级家族在它们面前如同蝼蚁一般存在。

  可即便拥有这般超然卓绝地位的南宫绝,居然对陈白朗如此忌惮,这的确让陈青阳很是意外震惊。

  他那个父亲,究竟还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

  “哼,就算你猜中了又如何,除了有个好老子,你陈青阳依旧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凭什么跟我争女人?”南宫绝冷声说道,眼睛半眯半合,阴森的寒光不停闪烁。

  陈青阳摇了摇头,道:“秦洛仙不是物品,她有自己的思想,我也不需要跟你争。”

  女人根本不是用实力争来的,如果秦洛仙是男人可以用实力征服的女人,那么陈青阳对她也不会有半点留恋。

  “这种话,只有你这种废物才说得出口。”南宫绝冷冷说道。

  “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陈青阳也不与南宫绝争辩,话不投机半句多,和他继续谈下去,也只会浪费时间。

  陈青阳无所谓的态度,再次激怒南宫绝,他猛然踏前一步,盛气凌人说道:“这就想走?”

  感受到南宫绝身上的冷意,陈青阳微微皱眉,以他此刻的实力,面对南宫绝只有被虐的份。

  “你想如何?”陈青阳问道。

  “我承认你背后那个老子让我很忌惮,可并不代表我不敢动你,如果你识时务,兴许我还会放过你,可惜你太让我失望了!”说着,南宫绝那冰冷的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杀意。

  “你想杀我?”陈青阳眼睛微眯,全神戒备道,同时体内劲力暗自运转。

  尽管他不是南宫绝的对手,可不代表陈青阳会站着不动任由他屠杀。

  南宫绝的脸上陡然间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整个人突兀间消失在原地。

  陈青阳全身神经瞬间绷紧,内劲疯狂汇聚到右手上,同时丹田内如同火炉般在灼烧。

  此刻陈青阳若是反抗,兴许能够勉强抵挡住南宫绝的攻击,可是最终结果依然会惨败,甚至还可能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在对方的面前,这根本不值得。

  呼——

  强劲的掌风扑面而来,就好像利刃刮在自己的脸上一般。

  陈青阳最终还是选择收敛劲力,放弃抵抗。

  而且他能感觉得出来,南宫绝这一掌并非想要他的命!

  轰——

  强劲的掌力狠狠轰在陈青阳的肩膀上,将他整个人震飞数米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