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阴寒劲力-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78章 阴寒劲力

  “噗!”

  倒地的瞬间,陈青阳大吐一口鲜血,脸色也瞬间苍白。

  与此同时,陈青阳感觉肩膀上传来一股寒意,然后瞬间蹿入他的五脏六腑,让他身体莫名一颤,仿若坠入一个千年冰窟之中。

  不过陈青阳还没来得及查看,他的丹田处涌现出一团劲力,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体内那股寒意摧毁,身体这才恢复正常。

  即便如此,陈青阳依旧心有余悸,刚才寒意入体的刹那,他感觉五脏六腑都遭遇不同程度的破坏,若不是他体内劲力阻挡,恐怕不出几息时间,他的身体就会变得虚弱不堪。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发冷?”南宫绝收回手掌,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瞰着陈青阳说道。

  虽然那股寒意被摧毁,但陈青阳还是佯装出一副身体发冷的状态,狠狠咬牙瞪着南宫绝,问道:“你对我身体做了什么?”

  “嘿嘿,那可是我耗费不小的代价修炼的一门神功,那团劲力蕴含着极寒之气,它能够潜伏在你体内,慢慢释放寒气,逐渐冻噬你的五脏六腑,经脉血管,直到有一天你彻底变成一个冰人。”南宫绝一脸阴笑说道。

  “你吓唬我?”陈青阳颤抖着声音说道。

  没想到这南宫绝如此狠毒,居然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如此阴寒歹毒的内劲。

  “吓唬你?”南宫绝嗤笑一声,道:“无知真是可怕,我这门神功,岂是你这等废物能够理解的?不要妄想找人将那团寒劲逼出来,那样只会增加它吞噬你身体的速度,你只会死的更快,这个世上除了我,没有人能救的了你,就算先天武者也不行。”

  南宫绝一脸戏谑地盯着陈青阳,显然他很享受这种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

  “你觉得我会信你?”陈青阳冷哼一声道。

  “信不信随你,到时候你死了可别怪我。当然,如果你现在跪地求我,兴许我会大发慈悲将那团寒劲收回。”南宫绝说道。

  “我若是了,你就不怕我老子报复你?”陈青阳佯装一副咬牙切齿说道。

  他现在只能示敌以弱,否认让南宫绝看出来他那道自以为是寒劲早已被陈青阳摧毁,恐怕又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不过这个仇,陈青阳记下了,将来有一日,他必定让南宫绝十倍偿还。

  “呵呵,我这门神功并非南宫家的功法,而且也没人知道我修炼这门神功,等你死了,谁会怀疑到我头上?”南宫绝一脸得意说道。

  他口中的神功严格说起来是一门邪功,是当年南宫绝在外出历练时,从一个破败的山洞内找到的,原本他在南宫家并不算出色,勉强称得上一名天才。

  可是自从修炼那门邪功之后,他的实力突飞猛进,短短不到一年时间便从化劲期突破到凝劲期,而后更是扶摇直上,一跃成为南宫家第三天才,让人望而兴叹。

  除了南宫绝自己,即便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从来不知道他修炼这一门强大的邪功,凡是见过的人,全都已经下了地狱。

  这一次为了让陈青阳悄无声息死去,南宫绝不得不破例。

  如果不是怕陈青阳的父亲陈白朗,南宫绝早已一掌将他直接劈死。

  “你好狠!”陈青阳怒目瞪着南宫绝说道,若不是他体内劲力特殊,恐怕也会着了南宫绝的道。

  “要怪就怪你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南宫绝冷冷说道。

  其实南宫绝跟陈青阳之间没有多大的恩怨,可是陈青阳是陈白朗儿子这个身份,让南宫绝感觉到深深的忌惮,他想要得到秦洛仙,就必须摧毁陈青阳这块绊脚石。

  “南宫绝,这个仇,我陈青阳记下了,将来你若落到我的手中,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陈青阳恨恨说道。

  看着一脸愤怒的陈青阳,南宫绝脸上的笑容更加的阴险灿烂。

  “我等着,可惜你等不到那一天,回去准备后事吧!”说完,南宫绝不再停留,转身便离开。

  他知道,这一次,将会是他很陈青阳最后一次见面。

  看着南宫绝的背影消失在校道中,陈青阳脸上的“愤怒”才渐渐褪去,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

  细细查探一番身体,察觉到那股阴邪的寒意彻底消失,陈青阳这才放心下来。

  “南宫绝,我不去招惹你,你反倒还敢来招惹我?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必要给娘娘面子,你的命,我要定了!”陈青阳内心冷冷想道。

  原本看在南宫绝是南宫凉堂哥的份上,只要他不来招惹自己,陈青阳都不会太过为难他,如今他居然敢对自己下如此毒手,那就休怪陈青阳无情了。

  从今往后,陈青阳必杀的名单中多了一个南宫绝。

  回到宿舍后,王奎第一时间凑上前来,问道:“老大,那个南宫绝没对你怎样吧?”

  陈青阳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王奎脸上的伤,歉声说道:“不要意思,把你连累了。”

  “老大,你这就见外了,不过那小子打人还真疼,差点没把我牙齿打掉。”王奎心有余悸说道。

  他脸上只是外伤,显然南宫绝留手了,否则王奎就不算不重伤也得碎几颗牙齿。

  “以后见到他就离他远点,我们暂时还惹不起他。”陈青阳苦笑说道。

  王奎脸色微微一惊,问道:“他有这么强?连老大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在王奎心中,陈青阳是战无不胜的高手。

  陈青阳点了点头,没有在这问题继续下去,旋即转移话题问道:“今天有没沈老师的课?”

  王奎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说道:“没有,今天都是其他专业课,不过老大,都快要期末结束了,你其他课程能跟上么?我听说期末挂科很麻烦的。”

  除了沈墨君的课外,其他课程陈青阳几乎很少去上,王奎不免有些担心问道。

  “没事,等考试的时候临时抱一下佛脚就行,你们要上课就去吧,我先休息一下!”陈青阳说完,便直接爬上自己的床。

  昨晚在山顶过了一夜,而且还被抽干了体内所以劲力,即便此刻,他依然感觉身体有些酸痛,需要好好休息调整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