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陪我去杀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91章 陪我去杀人

  自从突破到化劲中期,陈青阳就一直呆在房间内修炼,那颗灵玉石在他疯狂吸收下,光泽早已变得暗淡下来,直到陈青阳感觉体内劲力变得有些躁动紊乱,他才停止下来。

  灵玉石里的天地灵气虽然纯净无比,但终究是外来力量,陈青阳若是强行继续吸收,或许能让他实力更进一步,但后果是令他的实力根基变得极其不稳定。

  练武一途,最忌操之过急,只有一步一个脚印修炼出来的力量才是最稳固最强大,陈青阳的身体底子好,这才能够吸收如此庞大的天地灵气,若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走火入魔了。

  感受到体内力量已经开始变得有些不受控制,陈青阳旋即扔掉手中的灵玉石,开始潜心控制体内力量,不断的压缩凝练,化为最纯粹的劲力。

  这一修炼,三天时间悄然而过。

  这三天时间,陈青阳除了偶尔到李青鸾家里串门之外,他全部时间都在修炼,效果也十分显著,实力不仅完全巩固在化劲中期阶段,而且对于《易经筋》也有更深层次的领悟,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便能将《易经筋》第二层心法融会贯通。

  自从修炼《易经筋》后,陈青阳发觉体内的劲力跟以往有很大的区别,不仅比同等级的武者更加浑厚庞大,而且还拥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也不知道继续修炼下去,会带给陈青阳怎样的惊喜。

  轻吐一口浊气,陈青阳从入定中清醒过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极限饱和状态,短时间内恐怕都会再寸进半分。

  收拾一番后,陈青阳便走出房门,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响旁边的门铃。

  开门的依然是姜琉璃,见陈青阳站在门口,姜琉璃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狐狸式的妖媚微笑,很自然而然地牵着他的手走进客厅。

  这三天时间的相处,陈青阳发现姜琉璃这个妖艳到足以令所有男人都疯狂的尤物,对他似乎有种别样的亲近和暧昧,让陈青阳稍微有些吃不消。

  “小青阳,你有口福了,快尝尝我刚煮的银耳莲子羹,保证很美味。”说着,姜琉璃端起桌上的一碗糖水递给陈青阳,满脸期待的笑容看着他。

  陈青阳嘴角微微一抽,这三天时间内,他已经喝了姜琉璃煮的不下十种糖水,别看姜琉璃人长得貌美如花,宛若天仙一般,但她煮的糖水简直就是黑暗料理,即便是陈青阳这种对食物没什么要求的人,也觉得难以下咽。

  一旁的李青鸾安静地翻看着手中的杂志,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自从陈青阳来了之后,她终于不用再受姜琉璃的折磨了。

  看着姜琉璃手中那碗清澈中带有几分粘稠的银耳莲子羹,和之前五颜六色的糖水有着天壤之别,至少这个卖相看起来不错,应该不会难吃到哪去。

  陈青阳知道,如果他不喝下这碗糖水,姜琉璃会一直缠着他,只好接了过来,硬着头皮喝了下去。

  糖水一入口,那种咸到发苦的味道差点让陈青阳吐了出来。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我说小姐姐,你又把盐当成糖了。”陈青阳没好气说道,不过还是将嘴里那口糖水强行咽了下去。

  “啊!我明明记得放的是糖啊,难道又搞错了?不行,我得再煮一碗。”说着,姜琉璃气呼呼地跑进厨房,再次捣鼓她的银耳莲子羹。

  陈青阳放下手中的碗,拿了张纸巾擦了擦嘴,然后不动声色地坐在李青鸾的旁边。

  此时的李青鸾穿着一身素色的纯棉睡衣,如同黑色锦缎的秀发用簪子挽了起来,露出天鹅般修长白皙的脖颈,看起来格外的赏心悦目。

  少了一分冷傲端庄的气息,却多了一分邻家姐姐的诱惑。

  这样的李青鸾,恐怕也只有陈青阳一个男人见到过。

  陈青阳自顾自地坐在李青鸾的旁边,光明正大地欣赏着她身上的美好,眼中没有半点污秽的目光。

  被陈青阳这样盯着,李青鸾感谢有些不太自在,脸上再也无法保持平静,旋即放下手中的杂志,扭头和陈青阳四目相对。

  这一刻,陈青阳的心脏突然有种加速的感觉,特别是感觉到李青鸾鼻息中呼出的温暖,让他有些神魂颠倒,如痴如醉。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整整半分多钟都没有说话。

  说实话,自从陈青阳不顾生命危险拦在鬼手的面前保护自己,李青鸾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曾经她一度将陈青阳当成自己的后辈看待,甚至于她从来都不认为陈青阳能够走进她的世界。

  可如今面对着陈青阳,尽管李青鸾掩饰的很好,但是她的内心却有种莫名奇妙的紧张悸动,这种久违的感觉既期待又害怕。

  陈青阳自然看不出李青鸾此刻内心在想什么,虽然他很愿意这样和李青鸾继续对视下去,但是气氛总觉得有些尴尬怪异。

  “你的伤没事吧?”陈青阳问道,最终还是他先主动打破两人的安静。

  李青鸾摇了摇头,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说道:“没什么大碍,不过短时间内都不能使用武力,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她没有陈青阳那变态的恢复能力,能够捡回一命已经算是奇迹了。

  “你呢?”李青鸾突然问道。

  “我的都是皮外伤,已经完全恢复了。”陈青阳耸肩说道。

  凭借疗伤圣药和自身的自愈能力,陈青阳身上的刀伤早已痊愈,即便是脸上那道狰狞的刀疤,如果不仔细看也完全看不出来,要不了多久便会彻底消除。

  李青鸾微微点头,想了想,再次看着陈青阳,问道:“你今晚有没时间?”

  “应该有吧?怎么了?”陈青阳好奇问道。

  “我消失了三天,鸿鸾门里面早已人心惶惶,都以为我不行了,开始有心怀不轨的人冒头,想要坐我的位置,今晚你跟我去一趟,顺便杀几个人。”说着,李青鸾那双漂亮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寒光。

  “好吧。”陈青阳无所谓耸了耸肩。

  在法律面前,杀人需要偿命,可在法律难以约束的地下世界,杀人只不过是件很平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