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你的初吻还在么?-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92章 你的初吻还在么?

  就在这时,陈青阳口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陈青阳表情微微一怔。

  好奇催使李青鸾的目光看向陈青阳的手机,发现那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声音开玩笑似问道:“女朋友?”

  陈青阳苦笑一声,说道:“她是我大学班主任。”

  不过李青鸾也算猜对了一般,沈墨君是陈青阳的未婚妻,当然这个未婚妻并没有得到当事人的承认。

  陈青阳突然消失了三天时间,他也忘记向沈墨君请假,陈青阳不用想也知道沈墨君打电话过来的目的。

  李青鸾恍然点头,然后继续翻看她的杂志。

  陈青阳站起身走到阳台,然后接通了电话。

  “陈青阳,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沈墨君冷冰冰的声音。

  “我在学校附近。”陈青阳苦笑一声说道,他能够想象得到此时沈墨君的表情。

  “我给你办个小时,立刻到我办公室。”

  话音一落,沈墨君直接挂了电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

  陈青阳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这个未婚妻的脾气还真是难以掌控啊!

  “青鸾姐,我有事先回学校一趟,今晚你再来接我。”陈青阳回到客厅,对着李青鸾说道。

  “嗯,去吧!”李青鸾微微点头,也没多问。

  “小青阳,先别走,快来尝尝我重新煮的糖水,这一次我保证放的是糖。”这时姜琉璃端着一碗糖水从厨房走了出来。

  这才过去几分钟时间又煮好了一碗糖水?

  陈青阳想也没想,直接夺门而出,他发誓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再喝姜琉璃煮的糖水。

  陈青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学校,然后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沈墨君的办公室。

  今日的沈墨君不再是往日职业套装的高冷风格,而是穿着一条素色连衣裙,让陈青阳眼前不由一亮。

  乌黑柔顺的长发绕过脖颈,搭在略微紧身的衣裙高高撑起的胸前,此时她神色清冷,看着眼前的文件,若有所思。

  陈青阳的脚步很轻,轻到连沈墨君都没有察觉到,他静静地站在一旁目光欣赏着这一份美好的宁静。

  不同于李青鸾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王风范,沈墨君仿若是盛开着雪山之中的雪莲,清冷素雅,无形中给人一种只可远观却不敢有丝毫亵渎的神圣感。

  “咳咳,沈老师,我来了!”

  见沈墨君良久都没发现他的到来,陈青阳只好开口说道。

  沈墨君猛地抬头,神情明显闪过一抹惊吓的慌乱,抬头一看是陈青阳,娥眉瞬间皱了起来。

  “你进来前不会敲门?”沈墨君放下手中的文件,恼怒地瞪了一眼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挠头一笑,也不说话。

  “这三天去哪里了?”沈墨君声音微冷问道。

  “身体出了点事,所以去医院检查了一番。”陈青阳耸肩说道。

  看着身体壮实,气色红润的陈青阳,沈墨君脸色一冷,说道:“同样的借口,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两次?”

  陈青阳咧嘴一笑,厚着脸皮说道:“老师,我真不骗你。”

  “那医院证明呢?”

  “医生没开。”

  “检查单呢?”

  “早扔了。”

  沈墨君恼怒地瞪着陈青阳,声音抬高几分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好骗?”

  陈青阳也不反驳,只是微笑地看着沈墨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态。

  “啪!”

  沈墨君直接将眼前那份文件扔到陈青阳的面前,一副恨铁不成钢说道:“你自己看看,这才大学第一个学期,超过三分之二的课程你都缺席,你说你哪里还有半点学生的样子?”

  陈青阳瞥了一眼那份文件,然后抬起头耸肩说道:“原来我上了这么多节课了。”

  “你说什么?”沈墨君怒眼圆瞪,仿若能够冒出火来。

  沈墨君也当了几年老师了,可从来没有遇见过像陈青阳这般顽固份子。

  “没有,我说上不上课对我来说都一样,反正这里的老师也教不了我什么。”陈青阳笑眯眯说道。

  他还真的没有吹牛,以他的智商和记忆力,只要给他十天半个月时间,绝对能将大学四年的课程全部熟练掌握。

  沈墨君表情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陈青阳话中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连我也教不了你?”沈墨君脸色一沉问道。

  虽然她知道陈青阳的英语口语很好,但是并不代表书面成绩如何,沈墨君乃是美帝常青藤名校毕业的博士生,敢说连她都没资格教的人,整个复海大学恐怕都找不出一位来。

  陈青阳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一抹稍有的傲然之色,说道:“恕我直言,你还真教不了我。”

  沈墨君瞪大双眼,有些难以置信陈青阳真敢说出如此目中无人的话来,旋即脸色变得更加愤怒。

  这是对她职业的侮辱,也是对她实力的挑衅。

  这如何能忍?

  “那你告诉我,谁能教你?”沈墨君强忍着怒气问道。

  她决心了,今日不管如何也要让陈青阳向她低头认错。

  陈青阳摇了摇头,说道:“没人能教得了我。”

  看着一脸欠揍的陈青阳,沈墨君恨不得上前一巴掌将他拍醒。

  “哼,狂妄自大,你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复海大学每一个老师都是其课程领域的顶尖人物,他们尚且也不敢说这样的话,你一个刚踏入大学的新生,凭什么目中无人?就凭你那过分的自信心?”沈墨君冷嘲热讽说道。

  她见过不少读书天才,本身也是一名学霸,她深切领会过,在知识的海洋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任你在某一个领域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但总有一个领域是你的短板,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全能型天才,根本不可能存在。

  面对沈墨君的冷嘲热讽,陈青阳也只是笑了笑,说道:“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

  沈墨君气极反笑,这个时候陈青阳还有心情跟她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见沈墨君不说话,陈青阳接着说道:“我们专业这个学期总共有九门课程对吧?”

  沈墨君依旧不说话,她猜不透陈青阳想要表达什么。

  “我们就赌这九门课程的成绩,不过在谈规则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陈青阳笑眯眯问道,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目光。

  “说。”沈墨君冷冰冰应道。

  “我想问,你的初吻还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