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战凝劲初期-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96章 战凝劲初期

  一拳砸死一名化劲中期高手,让在场之人无一不震惊恐惧,那两名化劲初期的雇佣兵更是直接丢弃手中的兵器,慌乱往后撤退。

  黄奇的脸色瞬间蒙上一层阴霾,显然他完全没想到,李青鸾的身边居然还有这等高手。

  “小兄弟好强大的实力,只是李青鸾的气数已尽,你跟在她身边,早晚会死在龙武帮的高手下,要不你来跟我混,我可以破例让你成为副门主,如何?”黄奇收敛内心的阴冷,一脸笑意地看着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目光玩味地看着黄奇,淡笑说道:“副门主我可没什么兴趣,要不你把门主之位让给我吧!”

  黄奇脸上的笑容一僵,眼中再次迸发出阴冷的寒光。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黄奇猛地踏前一步,身上狂暴的气势陡然间释放出来。

  “嘶!”

  周围的人目光惊骇地看向黄奇,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

  一直以来,黄奇很少在人前展露出他真正的实力,如今这强盛的气势,俨然比之前那位化劲中期的高手还要强大的多。

  李青鸾的眼中也闪过一抹阴冷之色,她也完全没有预料到,黄奇居然已经突破到凝劲初期了。

  “哈哈,李青鸾,你没想到吧,早在半个月前我就突破了,今日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着离开。”黄奇猖狂一声笑道,意气风发,流露一副舍我其谁的霸气。

  任何一个达到凝劲期的武者,都是足以成为雄镇一方的大人物,黄奇的练武天赋的确强横,以四十岁之龄就突破到凝劲初期,将来还有不小的上升空间。

  可惜他拥有一颗狼子野心,注定他今日要魂断当场。

  “青阳,有没把握?”李青鸾在身后沉声问道。

  她现在还无法确定陈青阳的真正实力,尽管陈青阳刚才一拳打死化劲中期的高手,可是化劲期和凝劲期的差距太大,跨越一个大境界战斗,只有传说中的妖孽天才方可做到。

  李青鸾已经暗下决心,一旦陈青阳有危险,她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将黄奇击杀。

  因为这是她欠陈青阳的。

  陈青阳没有回应,只是往前踏了一步,用行动证明他的决定。

  “好胆,那就先拿你开刀,再杀李青鸾。”黄奇大吼一声,眼中杀意凛然。

  “轰!”

  一声巨响突然传来!

  黄奇不愧是凝劲初期的高手,只见他右脚猛地一踩大理石地板,势大力沉,仿佛整个大厅都在剧烈缠绕,地板以黄奇为中心瞬间皲裂开来。

  双腿微曲,猛地一用力,黄奇的身体犹如猎豹扑食,整个人飞跃起来。

  半空中,黄奇的身体高速旋转,带动右腿爆发出刺耳呼啸的破空之声,狠狠朝着陈青阳的脑袋踢去。

  这一脚声势浩荡,动作干脆凌厉,如同惊雷炸响,给人一种极其惊艳的视觉性震撼。

  即便不懂功夫的人都能看得出来,黄奇这一脚的威力,绝非一朝一夕能够练出来的。

  “哗!”

  周围众人惊呼,他们当中,绝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黄奇出手,目光震撼地同时,也带着深深的恐惧。

  “小心!”

  李青鸾连忙提醒,她能感觉得到黄奇这一脚的威力,足以踢断任何一名化劲巅峰高手的脑袋。

  陈青阳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目光陡然一凝,体内劲力疯狂运转,蕴含狂暴力量的拳头悍然迎了上去。

  “轰!”

  黄奇那惊天一脚与陈青阳那狂暴拳头狠狠碰撞在一起,极致的力量震荡出恐怖的能量波浪,朝着四周席卷开来。

  围观之人顿时人仰马翻,桌椅更是爆裂成一块块碎木,场面一片狼藉。

  仅仅交手一招就震荡出如此恐怖的力量波动,两人的实力可见一斑。

  陈青阳的手臂微微发麻,身体被强大的反震之力震退几步,而黄奇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身体狼狈地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双脚踉跄往后退了一两米才稳住身体。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第一次交手,陈青阳的力量稍微占据上风。

  身后的李青鸾早已暗自运转劲力,尽管重伤的身躯让她难以承受这种高负荷的劲力运转,可她依然随时准备出手。

  如今看到这一幕,脸上也不由露出惊愕的表情。

  陈青阳再一次给她一个极大的惊喜。

  黄奇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堪,他那一脚的力量,足以踢碎任何一名化劲巅峰武者的脑袋,可没想到居然被眼前这个年轻人轻易挡了下来。

  而且对方拳头迸发出来的力量,让他内心隐隐产生一抹恐惧。

  “凝劲初期,也不过如此。”陈青阳轻笑一声道,眼中尽是不屑。

  他原本以为达到凝劲初期的黄奇,能够让他放手一战,可没想到终究还是让他失望了。

  刚才那一拳,陈青阳也只不过用了八成力量,已然占据了上风,若是全力一拳,黄奇根本抵挡不住。

  看来区区一个凝劲初期的武者,还无法逼迫陈青阳施展他全部力量。

  “我不信你真有那么强!”

  黄奇狞吼一声,整个人气势再次大盛,化为一头凶猛狂兽,身体凌空跃起,一道道恐怖劲力从右腿震荡踢出,带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陈青阳大步冲前,霸王拳霸道出击,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拳,却蕴含着无比恐怖的狂暴之力。

  “轰轰轰!”

  围观的人群用肉眼已经无法看清楚两人出招的速度,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不断传来,整个大厅仿若在颤摇,不少人甚至被震地耳膜出血,面露扭曲痛苦之色。

  此刻的黄奇俨然就像是一个疯子,他的腿法凶猛凌厉,能够硬石钢铁,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破开陈青阳的拳头。

  两人看似不分伯仲,打得难分难解,但是只有李青鸾清楚,陈青阳战斗起来一脸轻松,游刃有余。

  他完全没将黄奇放在眼里,他只是在享受这一场战斗。

  黄奇越战越心惊,刚开始他也认为就算无法战胜陈青阳,陈青阳想要赢他也绝非易事。

  可是到后面他才惊觉,陈青阳仿若一个无底深渊,任由他如何狂暴进攻,都无法伤其分毫,整个人不但没有半点破绽,而且施展的力量都恰到好处压制住他。

  这让黄奇的内心萌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好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