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大人物-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00章 大人物

  “江叔,我是陈青阳。”

  电话一接通,陈青阳就出声喊道。

  江震山年纪跟陈白朗差不多,而且对陈青阳还不错,喊他一声“江叔”并不为过。

  陈青阳这一声“江叔”,那电话那头的江震山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哈哈大笑起来,问道:“少爷,你的身体没事了吧?”

  之前和鬼手那场大战过后,江震山就已经离开了海城,他并不是惧怕龙武帮的报复,相反的,他这几天时间一直在和龙武帮的高层交涉,否则以龙武帮的手段,早就前来海城找李青鸾的麻烦。

  “多谢江叔的关心,不过我现在遇到了一点麻烦,不知江叔你能否解决?”陈青阳问道。

  他现在唯一能想到替他解决眼前麻烦的人只有江震山,至于陈白朗,除非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陈青阳才会找他。

  “难道是龙武帮的人动手了?”江震山微微皱眉问道。

  他现在还在跟龙武帮的高层谈判,尽管死了一个鬼手,但是对于江震山背后的陈白朗,龙武帮还是非常的忌惮,因此这几天都没有对李青鸾和江震山实施报复。

  “不是,我刚才替青鸾姐清理门户,应该有把柄落在警方的手中,他们现在要抓我回去。”陈青阳说道。

  “岂有此理,是谁带的队?”江震山声音微怒问道。

  “好像是市局的局长。”陈青阳抬头看了费英德一眼说道。

  不知为何,看着陈青阳此时的目光,费英德内心突然有种害怕的感觉。

  “哼,你让他接电话,我亲自跟他说。”江震山冷声说道,听他的语气,似乎丝毫没有把费英德放在眼里。

  陈青阳拿着手机伸了过去,示意费英德接电话。

  费英德本能拒绝说道:“不管他是谁,你让他亲自过来跟我对话。”

  “他叫江震山。”陈青阳淡淡说道。

  “什么江震山,听都没听说过,小子,我劝你还是别费心思了,除非是市委一把手打电话过来,否则没人能救得了你。”一旁的王培兴冷笑一声说道。

  不过费英德一听到“江震山”这个名字,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带着一抹不可思议。

  “你是说万山集团的江震山?”费英德语气明显带着一丝慌张问道。

  全华夏或许有上百万个人叫江震山,但是万山集团的江震山却只有一个。

  一旁的王培兴身体微微一颤,他当然知道万山集团的江震山是谁,一个让黑白两道都不愿意轻易招惹的人物。

  其中王培兴就曾经亲眼见过江震山和他们市委一把手在酒桌上手把酒言欢,甚至以兄弟相称,可想而知其不凡。

  不过一看到眼前这个穿着一身廉价衣服的普通年轻人,丢在人群中都找不到的存在,怎么可能认识大名鼎鼎的江震山?

  “局长,别听这小子胡说,他这等小人物,怎么可能认识江震山?”王培兴一脸不屑说道。

  费英德也上下仔细打量了陈青阳几眼,对方除了那双偶尔露出峥嵘目光的眼睛让他略微诧异外,全身上下的确没有任何闪光点可言,和江震山这等大人物完全不着边际。

  费英德微微收敛心神,寒着脸说道:“小子,别浪费大家的时间,来人,把他铐起来带回去。”

  显然,费英德也根本不相信陈青阳认识江震山。

  陈青阳再次将电话放在耳边,说道:“江叔,他不肯听电话,还说除非是市委一把手打电话过来,否则没用。”

  “好,你让他给我等着。”江震山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陈青阳手机没有外放,因此费英德等人并没有听到江震山的话。

  见陈青阳挂了手机,王培兴的脸上顿时露出嘲弄的冷笑,说道:“把他铐起来,谁若反抗,就地击毙!”

  王培兴的话是说给陈青阳听的,也是在警告李青鸾不要乱来。

  李青鸾站在原地没有动,既然陈青阳打电话给江震山求助,那么就没她什么事,她可不认为今日费英德他们能够把陈青阳抓走。

  就在两名特警准备上前抓捕陈青阳时,费英德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费英德的身体猛地一震,这个时候谁还会给他打电话?

  他下意识抬起头看向陈青阳,见他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内心顿时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费英德伸手摸进口袋,心脏控制不住在快速跳动。

  他艰难地掏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名字时,瞳孔猛地一缩,脸上的肌肉在狠狠颤抖。

  手机屏幕显示的名字,赫然是海城市委一把手。

  “不可能,这不可能!”

  费英德的嘴里喃喃自语,脸色愈发的苍白。

  如果是平时费英德接到这个电话,兴许还会激动三分。

  可如今这种状况,再联系不久前陈青阳那番话,费英德就算再蠢也不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

  他猛地抬头看向陈青阳,内心第一次对这个毫不起眼的年轻人产生一抹敬畏之意,拿着手机的右手在不停颤抖着。

  “局长,谁打来的电话?”王培兴见费英德的反应有些不太寻常,凑前脑袋瞥了一眼他的手机,脸色顿时一僵,眼中充斥着惶恐不安的情绪。

  美妙的电话铃声在这一刻如同魔音一般萦绕在众人的耳畔边,几乎所有人都看着费英德的手机,不明所以。

  直到电话铃声快要中断时,费英德才控制着颤抖的手指接通了电话。

  “李书……”

  费英德还没来得及打招呼,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道暴躁如雷的骂声。

  “费英德,你是不是想提前退休了?立刻把那个年轻人给放了,然后跟他道歉,否则你给我卷铺盖走人。”

  费英德感觉整张脸都火辣辣,对着电话那头连连赔罪,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一旁的王培兴更是如遭雷劈,整个人惊愕在原地,他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真的应验了。

  费英德挂了电话后,二话不说走到陈青阳的面前,低声下气说道:“陈先生,对不起,我们收错情报,误以为你是杀人凶手,是我们的疏忽,还请原谅。”

  费英德的声音不大,但是周围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这一刻,他们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个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