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这玩笑开大了吧?-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06章 这玩笑开大了吧?

  一声巨响过后,一切都尘埃落定。

  深坑之下,莫云飞的尸体已然成为了一滩烂泥,死的不能再死。

  陈青阳将灵玉石内的天地灵气彻底吸取干净,强行施展翻天印,此刻他体内的经脉如同遭遇烈火灼烧一般,撕心裂肺的剧痛让他也难以支撑。

  不过陈青阳知道,威胁还没有移出干净。

  他目光猛地看向一处高楼,那里正是狙击手隐藏的位置。

  那名躲在高楼天台的狙击手看到陈青阳拍死莫云飞那一幕,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身体不停的颤抖,根本无法再扣下扳机。

  “唰!”

  陈青阳的身体陡然消失在原地,几秒钟后出现在那名狙击手的身后。

  “不……不要杀我!”那名狙击手瘫坐在地上,身体紧紧靠在围墙上,神色惊恐地看着陈青阳,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陈青阳丝毫不掩饰他身上强大的杀意,如同惊涛骇浪般袭向那名狙击手。

  “回去告诉莫修风,他的脑袋我预定了。”

  陈青阳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如同来自深渊的魔鬼一般。

  等那名狙击手睁开双眼,陈青阳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原地。

  玛莎拉蒂已经变成一堆废铁,陈青阳只好抱起李青鸾,然后快速离开。

  如今的他身体同样十分的虚弱,若不是意志力过人,他早已昏死过去。

  陈青阳抱着李青鸾回到她的住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敲响门铃后,陈青阳等不到姜琉璃开门便直接昏死过去。

  这一天晚上,陈青阳连续经历了两场大战,而且强行施展两次翻天印,体内经脉更是被灼烧枯萎,若是换做其他武者,即便再妖孽,恐怕就算不死也得留下不可挽回的后遗症。

  幸好陈青阳的《易经筋》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即便他处于昏迷状态,依然在暗自运行,疯狂修复陈青阳受损的经脉。

  再加上陈青阳的经脉是由玄枯大师用最后生命力量修复而成,强度韧度都远超其他武者,这才能勉强抗住两次翻天印那炽热力量的灼烧。

  如果陈青阳强行施展第三次,恐怕就算是玄枯大师在世,运用毕生力量也难以救回陈青阳。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朦胧中陈青阳缓缓醒了过来。

  虽然睁开了双眼,但是眼神却有些游离,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呆滞了良久才回神过来。

  陈青阳刚想起身,可是身体却传来一股让他龇牙咧嘴的撕裂剧痛。

  痛,钻心的痛!

  陈青阳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好似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坦克撞击一般,全身都快要散架,即便只是动弹一根手指,都能够牵动他全身的痛觉神经。

  “难道我的身体废了?”

  陈青阳内心猛地一沉,开始查探他体内伤势。

  旋即他缓缓运转体内劲力,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更加的强烈,不过他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一个小周天过后,尽管剧痛依旧存在,但是明显减缓了不少,而且陈青阳也没有发现有任何经脉断裂的地方,这让他内心稍微安定不少。

  随后陈青阳运起《易经筋》,内劲运转速度加快几分,随着完成几个小周天后,疼痛已经减弱到陈青阳能够承受的范围。

  直到内劲完成一个大周天运转,陈青阳几乎已经可以无视那种疼痛,只是身体似乎还很虚弱,如大病初愈一般,感觉全身无力。

  而且让陈青阳惊讶的是,此时的他内劲运转一个大周天的时间,已然进入二十分钟以内,这可比他巅峰时期还要快上一半的时间,实在是匪夷所思。

  二十分钟以内运转一个大周天,这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时间,毫不夸张的说,陈青阳就算不刻意修炼,他实力的提升速度也远比那些埋头苦修的天才还要更快,甚至快上几倍不止。

  按照这样的修炼速度下去,要不了多久,恐怕不出一年时间,陈青阳便能恢复到巅峰实力。

  正当陈青阳还沉浸在兴奋当中时,房间的门突然间打了开来,一名身穿休闲衣服的女人缓缓走了进来。

  “咦,小青阳,你醒过来啦!”

  姜琉璃手里端着一盆热水和热毛巾,笑眯眯走了过来。

  陈青阳恍然想起这里不是他的房间,目光在姜琉璃那性感妖娆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微笑问道:“姜小姐,我昏迷多久了?”

  一起床就看看见这么一位漂亮人儿站在自己的面前,的确有些神清气爽。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姜小姐,搞得人家好似在夜总会上班一样。”姜琉璃嘟着性感的小嘴,一脸不满说道。

  不得不说,撒起娇来的姜琉璃的确有着一股让男人无法抵挡的魅力,即便是陈青阳也微微有些失神。

  “呃,好吧,琉璃姐,我昏迷多久了。”陈青阳也不矫情,重新说道。

  毕竟他跟姜琉璃也已经熟络起来了,继续叫人姜小姐的确很不礼貌。

  不过让陈青阳很郁闷的是,姜琉璃明明长着一副十八岁的少女脸,可年纪居然将近三十岁了,岁月在她身上完全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听见陈青阳改口,姜琉璃脸上再次露出颠倒众生的笑容,说道:“没多久,现在才早上而已,我正准备打点热水给你洗个脸。”

  受到如此重的伤,居然只昏迷了一个晚上便醒了过来,不得不说陈青阳的身体变态的像一头牲口。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就行。”陈青阳神情有些尴尬说道,虽然他很情愿让一位仙姿玉貌的女人服侍他起床,但是两人毕竟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没关系啦,昨天晚上都是我给你擦的身体。”姜琉璃似笑非笑地看着陈青阳说道。

  “什么意思?”陈青阳表情一怔,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他上半身并没有穿衣服,下意识伸手掀开被子。

  卧槽!

  这玩笑开大了吧?

  “你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全身是血,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帮你擦干净身体,你应该不介意吧?”姜琉璃微笑说道。

  陈青阳嘴角的肌肉微微颤动,一脸幽怨地看着姜琉璃,说道:“可是毕竟男女有别啊!”

  姜琉璃撅着小嘴,一脸无所谓说道:“之前我的身子都让你看光了,现在让我看回你的,应该很公平吧?”

  陈青阳一时语塞,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居然毁在了姜琉璃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