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嫂子呢?-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07章 嫂子呢?

  “咯咯,小青阳害羞起来的模样原来这么可爱,姐姐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姜琉璃轻眯着眼睛说道,那张精致无暇的狐狸脸露出一抹灿烂如花的笑容。

  陈青阳无奈地苦笑一声,说道:“琉璃姐,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换衣服。”

  饶是陈青阳脸皮不算薄,可是他还没修炼到能够光着身子跟姜琉璃谈笑生风的境界。

  “怕什么,姐姐又不是没看过。”说着,姜琉璃还若有深意地瞄了一下陈青阳的下半身。

  见陈青阳坚持,姜琉璃也只好作罢,莲步款款地走出房间,顺手把门关上。

  看着姜琉璃离开,陈青阳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寻常女子也就罢,可偏偏姜琉璃还是一个浑身散发着诱惑气息的狐狸精,他真的生怕自己不争气出现什么反应,那就尴尬了。

  床头柜上已经放好了一身衣服,显然是姜琉璃从陈青阳房间里拿过来的。

  陈青阳生怕姜琉璃去而复返,以最快速度从被子里钻出,然后穿好衣服。

  从房间走出来,陈青阳扫了一眼大厅,并没有发现李青鸾的身影,见她卧室的房门紧闭,想来她应该还没清醒过来。

  上一次重伤还没恢复过来,昨天晚上又强行施展那惊天一剑,李青鸾身上的伤势恐怖比陈青阳还要严重,而且她又没有陈青阳那变态的恢复能力,恐怕得修养很长一段时间方能复原。

  此时姜琉璃抱着一个哈士奇抱枕坐在沙发上,正兴致勃勃地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

  陈青阳随意瞥了一眼电视,额头顿时出现几条黑线。

  姜琉璃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女人,居然还在看《樱桃小丸子》的动画片,而且看的两眼发光,津津有味。

  陈青阳真的怀疑她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女人。

  “琉璃姐,我先回去了,如果青鸾姐醒来的话你打电话告诉我。”陈青阳说道。

  “去吧去吧。”姜琉璃摆手说道,目光依旧盯着电视,这让陈青阳内心十分的受伤。

  难道自己还不如樱桃小丸子吸引人?

  从李青鸾家里出来,陈青阳并没有离去,而是进入自己的房间。

  他如今的身体同样非常的虚弱,需要静下心来好好调息一番。

  《易经筋》的经文陡然浮现在陈青阳的脑海中,他按照经文的指引快速运转体内劲力,原本枯竭的经脉仿佛遭遇了一场甘霖,瞬间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如今陈青阳将《易经筋》修炼到第二层阶段,距离突破第三层似乎还有不小的距离,而且让陈青阳迷茫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当初玄枯大师传承给他的《易经筋》究竟有多少层。

  玄枯大师临死前曾经说过,《易经筋》的完整经文只有他那位叛逃出少林的弟子祖殷身上有,陈青阳想要修炼完成《易经筋》,就必须从他身上夺回经文。

  可是祖殷乃是玄枯大师的弟子,而且同样身具天赋玄脉,如今实力恐怕早已登峰造极,站立在这个世界的武力巅峰,陈青阳想要从这样一位狠人手中夺得《易经筋》,无疑是痴人说梦。

  “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陈青阳内心无奈叹息一声,然后抛开一切杂念,钻心修习《易经筋》。

  时间悄然而过,直到放在一旁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陈青阳才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有了《易经筋》的自愈,再加上疗伤圣药的药力,陈青阳身上无论是外伤还是内伤几乎都已经痊愈,精神状态也完全恢复过来。

  一看是王奎打来的电话,陈青阳这才想起刘腾达今晚要请客吃饭。

  接通电话后,确定好时间地点,陈青阳稍微整理一番便出门了。

  临出门前,陈青阳并没有敲开李青鸾家里的门,而是发了一条短信问她醒来没有。

  不过并没有得到回应,陈青阳只好直接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皇家酒店。

  经过这段时间,陈青阳发觉自己在海城没有一辆车很不方便,看来得什么时候去买一辆代步车才行。

  陈青阳所住的地方距离皇家酒店并不远,十几分钟后便来到了酒店的大门前。

  此时王奎他们四人早已在门口等着陈青阳。

  皇家酒店乃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出入来往之人多为有钱人,个个行头高贵,穿的光鲜亮丽。

  今晚王奎他们三人明显都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刘腾达一身帅气的英伦小西装,再加上他那本就俊朗的外表,整个人看起来的确有几分贵族弟子的味道。

  王奎则是一身黑色西服,只是穿在他那硕壮的体型上有些不伦不类,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反倒更像是刘腾达身边的保镖。

  方文彬倒是简单一些,一身白净崭新的修身衣服,就连脚下穿的鞋子都是新买的,样子显得有些拘谨,好奇地东张西望。

  “老大,你怎么穿这么随便就出来了?”王奎大大咧咧迎了上去问道。

  陈青阳对于穿着向来很随意,因此衣柜里面全是简单舒适的运动服,而且颜色都非常的单一,因此他出门前也并不觉得自己身上这身灰色运动服有什么不妥。

  “你们个个穿得倒是有模有样,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陈青阳笑骂说道。

  “嘿嘿,凭老大你那帅气的容颜,穿什么都好看。”刘腾达在一旁拍马屁说道。

  “我去,老三你什么时候变成马屁精了,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王奎一脸鄙视说道。

  刘腾达无所谓地撇了撇嘴,说道:“你小子懂什么,我早就被老大的英明神武所折服了。”

  王奎脸上微微一怔,狐疑地看了一眼刘腾达和陈青阳,说道:“我好像闻到了一丝基情的味道。”

  刘腾达不理会王奎的疑惑,随后看着陈青阳问道:“老大,不是说带嫂子过来一起吃饭的吗?”

  “对啊,嫂子呢?”王奎也一脸期待问道。

  陈青阳刚想表示歉意,一条短信突然发到他的手机上来,打开一看,正是李青鸾发来的,只有简单的“醒了”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