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仇人相见-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09章 仇人相见

  “嫂子好。”王奎嘿嘿一笑,把手在衣服上擦拭了几下,这才伸手去握姜琉璃的手。

  方文彬细如蚊音地喊了一声嫂子好,最后鼓足很大的勇气才伸出他的右手,不过一碰触到姜琉璃那玉手时便快速收了回来。

  见姜琉璃似乎很享受王奎他们三人的称呼,陈青阳也懒得解释,就任由他们折腾。

  “嫂子,你别介意,我们老四性格比较含蓄,怕生。”王奎笑道。

  “好可爱的小男生。”姜琉璃呵呵说道。

  方文彬更加不敢抬起头,本就害羞的脸涨地更红。

  “来,大家以茶代酒,敬我们嫂子一杯,祝老大和嫂子早日完婚,恩爱长久。”刘腾达顿时举起手中的茶杯说道。

  “噗!”

  陈青阳刚喝下的一口茶水差点就喷了出来。

  “谢谢大家,以后就劳烦大家多照顾我们家小青阳咯。”姜琉璃笑眯眯说道,身体有意地紧靠陈青阳,俨然将自己当成是陈青阳真正的女朋友。

  “嫂子客气了,向来都是老大照顾我们的。”

  “来,干杯!”

  陈青阳此时想要解释好像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好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姜琉璃则一副小女人的姿态抬头望着陈青阳,眼眸中尽是含情脉脉。

  随后几人开始吃饭,姜琉璃也很好地尽到一个女朋友该尽的责任,不停地往陈青阳碗里夹菜,还时不时拿纸巾替陈青阳擦嘴,让一旁的刘腾达等人羡慕不已。

  陈青阳刚开始还有些拘谨,不过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姜琉璃那温柔甜蜜的攻势,彻底沦陷了,于是很是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份突如其来的艳福。

  就在陈青阳在享受艳福的同时,皇家酒店的一间包厢内,五名男子正在里面把酒言欢,每一个人的身边都有一位穿着性感的美女陪同,一片旖旎景象。

  “任少,你这招呼也太周到了,老哥敬你一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举着酒杯站了起来说道。

  男子的身高将近一米九,即便是在严寒的温度下也只穿着一件背心,裸露在外的肌肉如一块块隆起的石头,充满视觉性震撼。

  如果陈青阳在这里的话,一定能认得出来,这位被称为“任少”的年轻人正是任剑。

  除了任剑之外,其余四名男人都超过三十岁,不过他们个个身手都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气息彪悍如虎,眼中锐利如狼,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而坐在任剑旁边的那名男人更是气度不凡,年龄不大,却有着一股同龄人所不具备的领导者姿态,眼中更是藏着一抹锋芒,气息在几人当中最为强大。

  “曹虎老哥说笑了,你们都是我表哥的兄弟,招呼你们是应该的,来,大家再喝一杯就转场子,小弟给你们安排了更刺激的节目。”任剑笑眯眯说道。

  那个名叫曹虎的大汉双眼顿时发亮,显然他听懂了任剑话中的意思。

  “好,就冲任少这份热情,以后有需要老哥的地方尽管说。”曹虎说完,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另外两人也敬了任剑一杯,唯独那个气度不凡的男人没碰酒杯。

  “玩归玩,但都少喝一点,明天还要回去参加训练。”男人声音淡淡说道,他叫宁武君,是任剑的表哥,同时也是那三人的头。

  见他们的头说话,曹虎三人默默放下手中的酒杯,一副言听令从的姿态。

  “表哥,大家难得出来放一次风,你就别扫兴了,不过你放心,接下来我们不喝酒,只是去放松放松。”任剑嘿嘿笑道。

  宁武君微微点头,算是默许了。

  “那各位老哥,我们转下一个场子去,保证让你们满意。”任剑拍着胸脯说道。

  见他们头都同意了,曹虎三人再次来了兴致,松开手中的陪酒侍女,跟着任剑离开了包间。

  此时陈青阳他们的晚饭也进行到了尾声,不过几人都没有着急着离开。

  而姜琉璃则靠在陈青阳的身边,贴心地给他剥桔子,时不时用手去撩拨陈青阳的大腿,脸上洋溢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即便是陈青阳定力再强也有些难以把持。

  单论样貌而言,李青鸾和秦洛仙两人都不输于姜琉璃,但是姜琉璃身上那种天生的狐媚气息,绝非她们两人可以相比。

  任剑带着曹虎等人走到大厅,正准备朝门口走去时,眼尖的曹虎突然发现不远处那张桌上的姜琉璃,整个人顿时愕然在原地。

  “虎哥,怎么了?”见曹虎站着不动,任剑不由好奇问道。

  “你们看,好漂亮的妞,这比老子见过的大明星还要漂亮。”曹虎一脸惊讶说道。

  众人循着曹虎的目光看了过去,当看到姜琉璃那张狐狸般的媚脸时,个个表情惊愕在原地,特别是当看到姜琉璃那双能够勾魂摄魄的灵眸时,即便任剑那位气息沉稳的表哥宁武君也不由露出一抹震惊之色。

  任剑第一眼看到姜琉璃时也惊人天人,不过他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突然间,任剑的余光发现姜琉璃身旁的那个年轻人,即便对方只是背对着他,但是任剑敢肯定,他就是陈青阳。

  对于陈青阳,就算化成灰任剑也认得他。

  之前在江震山的宴会上,陈青阳不仅当众羞辱他,甚至还在他内心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即便到现在,他每天晚上做噩梦都会梦见陈青阳。

  当初重伤的任剑回去之后,他父亲任宏光大发雷霆,势要让凶手付出代价。

  可是当得知重伤任剑的人居然是江震山的人,任宏光无奈打消了报仇的念头。

  如果任宏光搬出自己那位老丈人来替任剑出头,他相信就算江震山势力再庞大也得低头道歉。

  可惜那样做的话就会彻底得罪这位雄震东南地区的大人物,得不偿失,因此无论任剑如何吵闹,任宏光都置之不理。

  如果说这个世上任剑最想杀死谁,那么陈青阳无疑是排在第一位。

  “陈青阳!”任剑眼露凶光,咬牙说道。

  “任剑,怎么了?”宁武君第一个发现任剑不对劲问道。

  “表哥,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那个羞辱我的人。”任剑指着不远处的陈青阳恨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