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你何来的自信-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10章 你何来的自信

  宁武君眼睛一眯,再次看向陈青阳那一边,眼神陡然间变得冷漠下来。

  陈青阳感觉到背后传来一抹淡淡的敌意,下意识回头一看,发现任剑正恶狠狠地瞪着他,表情不由一怔。

  没想到吃个饭居然都能遇到一个仇人。

  “任少,在海城还有人敢欺负你?”曹虎一脸疑惑问道。

  他可是知道任剑的背景,不说他那个几乎站在红色权利巅峰层次的外公,即便是他的父亲任宏光也是一位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整个海城敢惹任剑的人恐怕真的不多。

  “虎哥,你有多不知,那人来头不小,连我父亲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任剑无奈说道。

  “哼,有多大来头?跟我们老大相比如何?”曹虎一脸不屑说道。

  他们老大宁武君可是真正的天子骄子,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自懂事开始就在军营中训练,表现出惊人的身体素质和练武天赋,十二岁开始他的训练量就堪比普通特种兵。

  到了十八岁,宁武君便被破格加入金陵军区最厉害的特种部队战狼,成为战狼特种部队最年轻的队员。

  如今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更是成为战狼的首领,当之无愧的金陵军区兵王,再加上他爷爷乃是金陵军区的二把手,前途一片光明。

  “那种人自然是无法跟我表哥相比,不过我是惹不起了。”任剑无奈一声说道,同时余光撇了一眼宁武君。

  如果宁武君肯替他出头,那么这一次他保证陈青阳死定了。

  任剑虽然喊宁武君的爷爷叫外公,但他毕竟是外姓人,在那位手握重权的首长眼里,地位自然是远不如眼前这个军区兵王宁武君。

  即便宁武君当众杀死陈青阳,任剑也相信江震山不敢找他的麻烦。

  敢和华夏军区抗衡的人,还真没有出现过。

  宁武君不为所动,只是目光冷淡地盯着陈青阳,不知为何,他居然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感觉到一股危险气息,让他内心有所顾忌。

  “那他的后台是谁?”曹虎问道。

  “那个号称东南地区的首富江震山。”任剑说道。

  关于江震山的背景,任剑知道的并不多,不过从他父亲的反应来看,应该来头很大,否则也不会让他那位华夏能源集团老总的父亲如此忌惮。

  “切,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了,原来靠山只是一个暴发户,任少你放心,今日虎哥替你出头,保证让他跟孙子一样跪在你面前磕头认错。”曹虎信誓旦旦说道。

  曹虎常年身在军区训练,没听过江震山的名头并不出奇,否则他也不敢大言不惭地让陈青阳磕头认错。

  倒是一旁的宁武君微微皱眉,他自然听说过江震山的大名,多少了解他的底细,不过倒也没多在意,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江震山背景势力再厉害也终究是见不得光,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跟宁武君硬碰硬。

  任剑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看着宁武君。

  “不要闹出人命就好。”宁武君淡淡说道。

  “得嘞,任少,看虎哥今日怎么给你出气。”曹虎咧嘴一笑,笑容中带着一抹残忍之色。

  “虎哥小心一点,那小子身手不弱。”任剑提醒一声道。

  他不是武者,并不知道陈青阳的实力究竟在什么层次,连青湖帮的莫修风都不是他的对手,想来实力应该很强。

  不过曹虎他们可是金陵军区狼牙特种部队的顶尖特种兵,任剑自然不认为陈青阳会是他们的对手。

  更何况还有宁武君坐镇,那可是金陵军区的兵王,任剑就曾经亲眼见到宁武君一人挑翻十名狼牙特种兵,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任剑已经能够想象到陈青阳像一个孙子一样跪在自己面前求饶的画面。

  “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能有多强的实力?今日虎哥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实力。”曹虎抖动身上的肌肉,霸气十足说道。

  虽然相隔十几米,但是凭借陈青阳的耳力,早就将几人的谈话听在耳内。

  跟在任剑身旁的那四人个个实力都不弱,身上都有一种经历军队洗礼磨炼出来的刚毅气息,想来应该就是金陵军区的人。

  任剑的外公乃是金陵军区的二把手,认识军区的人并不出奇,不过这四人明显不是普通军人,他们身上的气息足以证明他们是特种兵,而且还是顶尖特种兵那个层次。

  为首的曹虎气焰嚣张地走上前来,感觉到来者不善,刘腾达和王奎两人顿时起身,目光警惕地看着曹虎等人。

  曹虎的身高将近一米九,体型庞大硕壮,而且身上有着一股令人压抑的强大气势,根本不是刘腾达跟王奎两人可以抗衡的。

  两人眼中虽然警惕,但并没有任何畏惧之意。

  “兄弟,有事么?”王奎上前一步问道。

  他体型不小,特别是经历这段时间的锻炼,更是变得结实不少,不过和曹虎一比,简直差了不止一个级别。

  “没你的事,滚开!”曹虎扯开嗓音吼道。

  他的吼声带着音波震荡,王奎脸上顿时煞白,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随后曹虎那凶狠的目光瞪着陈青阳,道:“小子,听说你之前欺负过我们任少?”

  这时几人才明白,原来这群人是冲着他们老大陈青阳来的?

  陈青阳缓缓起身,神色平静地看了一眼任剑。

  也许之前陈青阳在他内心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一接触到陈青阳的目光,任剑神情顿时有些慌乱,不敢直视陈青阳。

  “之前没长记性,还敢来找我麻烦?”陈青阳看着任剑,似笑非笑问道。

  任剑那向来就高傲的自尊心被陈青阳这么一刺激,慌乱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大吼一声道:“陈青阳,这一次你没那么好运了,我要你像一条死狗一样跪在我面前磕头求饶。”

  陈青阳微笑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何来的自信敢说这样的话?”

  “哼,死到临头还不知觉悟,虎哥,我要你先打烂他的嘴,然后敲碎他的牙,我看他还敢不敢这么狂?”任剑一脸狞笑说道。

  曹虎往前大踏一步,身上的气息如同一座高山一样令人压抑地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