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屈辱的宁武君-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14章 屈辱的宁武君

  见宁武君掏出一把手枪,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凝重,许多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在普通人眼中,之前陈青阳施展的功夫或许非常的震撼,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可是威慑力依然比不上一把手枪。

  子弹一出膛,那可是要死人的。

  看着宁武君手中特制的沙漠之鹰,陈青阳的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

  就算这把沙漠之鹰能够洞穿凝劲武者的身体,可对于陈青阳来说依旧算不上多大的威胁,毕竟以他的速度,宁武君根本不可能射中他。

  可是陈青阳的身后还真在没有半点功夫的乔小妖等人,他不可能让她们置身于危险之中。

  就在陈青阳准备出手抢夺宁武君的枪时,赵祖山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枪,我也有一把,要不我们来比比谁开枪的速度快?”赵祖山戏谑一声,随后变戏法般手里多了一把黑色手枪。

  不同于宁武君手中的沙漠之鹰,赵祖山手中的枪通体黑色,而且形状有些怪异,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纹络,细看之下,俨然如同一条栩栩如生的神龙。

  当看到赵祖山手中的黑色手枪时,陈青阳脸上表情也微微一怔,显然他认识这把枪。

  龙牙枪,那是专属于华夏最顶尖特种部队——神龙特战队的手枪,那不仅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同时龙牙枪也是一把主宰生杀大权的枪。

  只要遇见穷凶极恶之徒,不用上报,可以就地击毙,这是任何军区的特种兵都无法享受的特权。

  在古代,龙牙枪可是相当于尚方宝剑!

  之前陈青阳就听南宫凉说过神龙特战队的队长有意想要招揽赵祖山入队,看来他已经成为神龙特战队的一员了。

  在场之人,除了陈青阳外,还有另外一个人认识这把龙牙枪,那就是宁武君。

  一看到赵祖山手中的龙牙枪,宁武君的身体狠狠一颤,拿枪的手也忍不住在颤抖。

  “龙牙枪?”宁武君脸上肌肉狠狠颤动问道。

  龙牙枪可是神龙特战队的专属标志,那也是所有特种兵梦寐以求的手枪,宁武君也不例外,他从小的志愿就是加入神龙特战队,拥有一把龙牙枪。

  可如今这把代表着最强特种兵身份的龙牙枪,居然出现在眼前这个男子手中,而且还指着自己的脑袋。

  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来自神龙特战队,宁武君整个人突然间有些恍惚。

  “你倒是识货,要不我们来比比,看看是你的沙漠之鹰更快,还是我的龙牙枪更强?”赵祖山挑衅地看着宁武君说道。

  宁武君的身体狠狠一颤!

  别说沙漠之鹰的威力远不如龙牙枪,就算威力更强,他也不敢对着赵祖山开这一枪。

  如果赵祖山死在自己的枪下,神龙特种大队若是追究起来,即便是他那个手握重权的爷爷,恐怕也难以保下他。

  就在再借宁武君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开这一枪。

  除非赵祖山真的要跟他拼命。

  “怎么,不敢吭声了?刚才不是很拽吗?”赵祖山叫嚣说道。

  宁武君瞪着双眼,一言不发,脸上已经开始冒出冷汗来。

  “还狼牙特战队的队长,就这点能耐?给老子把枪放下!”赵祖山冷声喝道。

  宁武君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屈辱,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他很想不顾一切跟赵祖山拼命,但是理智告诉他,一旦他敢开这一枪,那必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将会搭上他的前途,甚至是搭上他的性命。

  不值得!

  “我叫你放下枪,没听懂吗?”赵祖山上前一步,直接用龙牙枪顶着宁武君的脑袋,身上那强大的气势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让宁武君的身体再次一颤。

  以三十岁之龄成为一名化劲初期的武者,在普通人眼中,甚至是在整个金陵军区,宁武君都毫无疑问是一名练武天才。

  可是眼前这个年纪明显没有他大的年轻人,实力居然比他更强,单凭这股气势就足以碾压他!

  宁武君持枪的手再次颤抖起来,最后不得不屈辱地放了下去。

  他现在根本没有和赵祖山硬碰硬的资格。

  “废物!”

  “砰!”

  赵祖山朝着宁武君的腹部狠狠踹了一脚,直接将他踹开三四米。

  这一脚,是宁武君冒犯陈青阳所付出的代价,如果不是看在他也是一名军人的份上,赵祖山早就一枪废了他。

  宁武君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疼地脸上青筋暴突,但是硬是没有吭一声,眼中的愤怒难以遏制。

  不过他还没有失去理智,就算被打碎牙齿他也得生吞下去。

  任剑站在原地,身体瑟瑟发抖,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在军区不可一世的表哥,居然被人打地吭都不敢吭一声。

  这一刻,他内心哪里还敢对陈青阳有半分愤怒,他现在只祈祷陈青阳不找他的麻烦就好。

  “阳哥,别为这种小人物扫了兴,走,我们去找个地方喝酒,我都已经好几年没有喝过酒了,今晚一定要好好痛饮一番。”赵祖山声音爽朗说道。

  陈青阳瞥了一眼任剑,任剑脸色瞬间大变,赶紧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要是平时,陈青阳就算不废了任剑,也得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不过此刻他心情大好,也懒得理会这种跳梁小丑。

  正当陈青阳准备招呼大家一起离开时,一群西装革领的中年人突然从人群中走了过来。

  “任剑,你在这里干嘛?”为首那名有些秃顶的中年人寒着脸问道,当他看到躺在地上的宁武君时,脸色更是阴沉到极致。

  “爸?”

  一看到中年人出现,任剑那惊恐的表情也微微错愕,来人正是他的父亲,华夏能源集团的老总任宏光。

  今晚任宏光和几名生意上的朋友也在这家酒店吃饭,正准备出门时,刚巧碰到这一幕。

  “谁干的?”任宏光冷声质问道,目光冷厉地扫了一眼周围,最终停在陈青阳他们几人身上,内心微微一震。

  他能看得出来,眼前这几名年轻人,身上的气质和气场都彰显他们不凡的来头。

  “爸,他就是上次打我的那个人,这一次连表哥也栽在他的手里。”任剑指着陈青阳恶狠狠说道。

  任宏光的目光看向陈青阳,突然间发现自己这双久经磨炼出来的眼睛,居然无法看穿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