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15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在任宏光打量陈青阳的同时,陈青阳也在随意地打量着他。

  在别人看来,华夏能源集团董事长这个身份能让无数人望而却步,可是在陈青阳看来也就那么回事,根本不具半点威力力。

  “年轻人,你认识江震山?”任宏光眼睛微眯问道,脸上表情冷淡,看不出他内心在想什么。

  “认识又如何?”陈青阳不卑不亢说道,语气甚至还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任宏光微微皱眉,陈青阳这态度明显让他有些不悦。

  站在任宏光身后的三位来头明显不凡的中年人,一听到“江震山”这个名字,脸上不约而同同时震惊之色,同时目光好奇地打量着陈青阳。

  “哼,你先前欺辱我儿子任剑,我可以不与你计较,可你还得寸进尺打我的侄子宁武君,年轻人,你该不会认为有江震山撑腰就可以无法无天?”任宏光的脸色明显冷了下来,语气很不客气说道。

  说实话,江震山背后的势力,的确让任宏光有所忌惮,可是忌惮并不代表惧怕,更何况这一次陈青阳打的是宁武君,是他老丈人最疼爱的孙子。

  若是这件事情闹到他那位手握军权的老丈人身上,任宏光相信,江震山背后势力再强也得倒霉。

  “他们这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陈青阳耸肩说道。

  从头到尾都是任剑主动先挑起事端,陈青阳只是被动反击而已。

  如果任宏光不分青红皂白想要报复他,陈青阳也无所畏惧。

  “你打人了还有理?”任宏光瞪大双眼,身上气势不怒自威。

  “那你想如何?”陈青阳不卑不亢说道。

  “该赔偿的赔偿,该道歉的道歉,这两点要求不过分吧?”任宏光冷声说道。

  陈青阳的背后毕竟有江震山撑腰,任宏光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是让陈青阳道歉赔偿而已。

  换做其他人,这两点要求的确算不得什么,可陈青阳既然敢动手,那就代表他无所畏惧。

  想让他赔偿道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站在陈青阳旁边的赵祖山脸色一怒,刚想站出来说话时,却被一旁的乔小妖拦住了。

  虽然不明原因,但是赵祖山还是选择听从乔小妖的意思,瞬间收敛身上的怒意。

  “爸,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他打了我无所谓,可表哥是什么身份?凭他们这几个杂种也敢动他?我看先报警将他们全部抓起来,然后交给外公处置。”任剑在一旁恶狠狠说道。

  他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般屈辱,如今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将陈青阳扔进大牢,让他下半辈子都在里面度过。

  一听到“杂种”这两个字,赵祖山脸上更是怒火冲天,若不是乔小妖拦着,恐怕他让任剑为这两个字付出惨痛的代价。

  陈青阳眼中也闪现一抹寒光,只是并未发作。

  “闭嘴,你外公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理会你们这些琐事?”任宏光呵斥一声道,同时余光一直在注意陈青阳,但令他疑惑的是,由始至终陈青阳脸上都古井不波,似乎根本没有将他的警告放在眼里。

  “如果你们愿意赔偿道歉的话,我可以考虑原谅你们。”陈青阳淡淡一笑说道。

  话音一落,任宏光等人的表情微微一怔,显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爸,你看他哪里有半点悔改的样子?实在太嚣张了,绝对不能放过他。”任剑顿时暴躁如雷说道。

  这一次任宏光没有呵斥任剑,而是目光微冷地看着陈青阳,说道:“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如果你不珍惜的话,那就别怪我打电话给市公安局费局长,让他亲自带队前来抓你,到时候就算江震山出面也保不了你。”

  任宏光跟市公安局一把手的费英德有交情,而且交情还不浅,他相信只要自己一个电话过去,费英德绝对会亲自带队过来。

  既然陈青阳敬酒不吃,那就只能请他吃罚酒了。

  “你说的是费英德?”陈青阳笑容玩味地看着任宏光,道:“那就请你打电话给他,我等着。”

  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见陈青阳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让任宏光有些拿不准他是真的有依仗,还是在装腔作势。

  虽然任宏光和费英德的关系不浅,但是关系归关系,人情还人情,他这个电话若是打出去,那就得欠费英德一个人情。

  人情债最难还,不过话已经说出来,这个电话,任宏光不得不打。

  旋即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费英德的私人号码。

  “费局长,我是任宏光,有件事情需要麻烦到你……”

  任宏光以最快的速度和最简洁的语言说明了自己的目的,不过他并没有挑明陈青阳是江震山的人,显然是留了一手。

  电话那头的费英德一听是个年轻人在闹事,二话不说就向任宏光保证会以最快速度达到现场。

  挂了电话后,任宏光一脸冷笑地看着陈青阳,只要把陈青阳抓进去,就由不得他嚣张,若是江震山敢出面捞他,任宏光大不了直接将他老丈人搬出来,他就不相信还有人跟他和老丈人硬碰硬。

  没有让陈青阳他们等多久,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直接涌入酒店大堂内。

  因为得知只有几个年轻人在闹事,所以这一次来的都是普通警察,本来这点小事情费英德根本不需要亲自前来,但是能让任宏光欠他一个人情,他甚至不惜撇下床上的小情妇亲自前来。

  费英德走在人群前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意气风发,神情还似乎有些劳累,这两天时间,他因为得罪江震山一事差点丢掉了自己的乌纱帽,找了不少关系,好说歹说才让市里那位一把手平息了怒气。

  虽然心有怨气,但是费英德也只能往肚子里吞,再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报复江震山。

  “费局长。”任宏光笑脸相迎走上前去,主动伸出他的手。

  本来以任宏光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需要对费英德这般客气,不过既然求到别人身上,他自然得放低姿态。

  “任总,是哪个不长眼的年轻人敢惹到你头上来了?”费英德那疲惫的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笑容问道。

  “就是他,麻烦费局长先把他抓进去,至于证据,我迟点再给你。”任宏光笑眯眯说道。

  任宏光顺着任宏光指引的方向看了过去,一看到陈青阳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时,顿时如遭雷劈,脸上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