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愚蠢的女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2章 愚蠢的女人

  男生走上前来,直接搂着叶南笙的肩膀,眼光上下打量着陈青阳几眼,问道:“南笙,这是谁啊?”

  毫无疑问,眼前这名长相斯文的年轻人正是叶南笙的男朋友傅争。

  对于傅争突然搂着她的肩膀,叶南笙的眉头明显皱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抗拒之意。

  “他叫陈青阳,就是昨天替我解围的人,陈青阳,这是我男朋友傅争。”叶南笙介绍说道。

  傅争恍然点头,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感激之情,反而一脸质问说道:“我听说你昨天还轻薄过我家南笙?。”

  昨天发生的事早已轰动整个复海大学,傅争身为叶南笙的男朋友,自然十分的关切,在多方打听下,才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

  司徒煜在复海大学可是出了名的公子哥,无论身家还是背景都远不是傅争可以仰望的,他自然不敢得罪司徒煜,不过他还听说昨天替叶南笙解围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这让傅争内心非常的不爽。

  司徒煜也就算了,毕竟人家有这个资格嚣张,可眼前这个病怏怏的男人也敢轻薄叶南笙?

  “傅争,他也不是故意的,算了吧。”叶南笙连忙解释道,她也不知道为何会站出来替陈青阳说话。

  “不能算,今天他不给我一个说法,别想离开。”傅争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刚才从远处他就看到叶南笙和陈青阳有说有笑的,如今叶南笙还这么维护他,这让他感觉更加不爽。

  叶南笙的秀眉皱地更加厉害,她可是清楚傅争的性格,好强倔强,一旦钻起牛角尖,谁都劝不住。

  “不管怎样他的确替我解围了,就算扯平好么?”叶南笙的语气明显带着哀求之意。

  “一码归一码,他替你解围,你已经感谢过他了,但是他敢轻薄你,身为你的男朋友,我有责任保护你,无论如何都不能算。”傅争说道。

  “傅争。”叶南笙的语气明显含着怒意,说道:“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理取闹?”

  傅争表情一愣,显然没想到叶南笙会如此说他,随后那还算英俊的脸庞微微狰狞起来。

  “我无理取闹?我还不是想要给你讨回公道?还是说你自己心虚了。”傅争冷笑一声道。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叶南笙表情也一冷。

  “那你为何非要维护他?究竟谁才是你的男朋友?”傅争低吼说道。

  昨天他就积着一股怨气,奈何对方是司徒煜,他根本无处发泄,如今被叶南笙这一激,顿时彻底宣泄出来。

  “我不是维护他,我只是不想把大家的关系搞地这么僵。”叶南笙轻咬嘴唇说道。

  “关系?你才认识他一天时间,你们有何关系?难道真的给我猜对了,你们之间有一腿?”傅争大吼说道,此刻他俨然就像是一只刺猬,张牙舞爪,很是狰狞。

  突然间,叶南笙发现,眼前的傅争让她感觉很陌生。

  “傅争,你不可理喻!”叶南笙委屈喊道,泪水在眼眶打转,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让自己骄傲,让自己痴迷的男人会如此说她。

  一看到叶南笙眼眶中的泪水,傅争那狰狞的脸色也一下子慌了,变得懊恼无比。

  “南笙,我一时糊涂说错话,你不要放在心里,对不起,我错了。”傅争赶紧道歉道,伸手想要搂住叶南笙。

  不过叶南笙直接往后退了几步,瞪着湿润的双眼看着傅争,一言不发。

  看到叶南笙那冷漠的双眼,傅争脸色顿时更加慌乱,他知道如果再不挽回,可能真的会失去叶南笙。

  傅争一个踏步冲了过去,双手强行抱住叶南笙。

  “对不起,我真的错了,原谅我好么?”

  “放开我。”叶南笙用力挣扎,可惜她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傅争的手臂。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傅争的手臂,一道平静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她让你放手,没听到么?”

  原本陈青阳并不想参与两人之间的事,可是见到叶南笙此刻那无助的眼神,他再次心软了。

  傅争见陈青阳居然敢抓着他的手臂,怒意再次被点燃。

  “拿开你的脏手,滚开!”傅争大声喝道。

  傅争这一怒,似乎有些失去理智,双手不由增大力量,叶南笙突然间有些喘不过气来。

  陈青阳见此,不再和他废话,右手五指微微用力一握。

  “啊!”

  手臂突然传来剧烈的疼痛,傅争下意识松开双手,陈青阳顺势将他的身体推了出去。

  傅争的身体踉跄往后倒退几米,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疼地他龇牙咧嘴。

  “王八蛋,CNM!”傅争大骂一声,顾不得疼痛,猛地从地上爬起,朝着陈青阳张牙舞爪冲来。

  陈青阳如今虽然只剩下明劲后期的实力,但是这等力量对付一个普通人,自然是搓搓有余。

  在傅争冲来之际,陈青阳快速出手,施展擒拿之法,顷刻间将傅争制服在地,一只手死死压着他的身体。

  “不要随便问候别人的母亲,这一次算是警告。”陈青阳冷冷说道,旋即微微用力,顿时响起一阵骨头错位的声音。

  “啊!”

  傅争的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此时他的右臂关节已经弯曲,显然是脱臼了。

  “不要,陈青阳,快放了他。”叶南笙快速跑了过来,一脸担忧地看着地上的傅争,她想要掰开陈青阳的手,可是却无法撼动半分。

  “他这么对你,你还原谅他?”陈青阳轻笑问道。

  凌乱的发丝在叶南笙那张清秀无暇的脸飘散,她面色微冷地看着陈青阳,说道:“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不用你插手,快点放了他。”

  “好,就当我多管闲事,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陈青阳耸了耸肩,当即松开了手。

  “真是个愚蠢的女人啊!”说完,陈青阳不再理会两人,此刻他也没有心情继续跑步,随后径直离开操场。

  不知为何,看着陈青阳离去的背影,叶南笙内心突然间有些难受,就好像莫名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