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先秦野史-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3章 先秦野史

  在饭堂里随意吃了一个早餐,陈青阳不想这么早回去宿舍,于是在路边找了一个同学询问图书馆的方向。

  修养的这一年时间,陈青阳所读过的书籍比他前二十多年读过书的总和还要多,主要是为了破解那本他带回来的古朴书卷,可惜到现在他还没有发现关于那本古朴书卷记载的任何书籍,甚至连上面的古体字都都无从考究,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种字体一样。

  陈青阳之所以想去去图书馆,就是想要去碰碰运气,说不定他能够从里面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复海大学的图书馆位于一个名叫琥珀湖的湖边上,风景宜人,有一股淡淡的娴静。

  这座图书馆的建筑算不上宏伟,但也独树一帜,它是一座仿古建筑,朱楼翠阁,美轮美奂。

  别看这座图书馆格局不大,但它里面藏书七百多万册,在华夏仅次于国家图书馆,每天都有不少学者慕名前来。

  此时才刚刚过了七点,图书馆已经有不少学生进进出出,要知道这可是开学第一天时间,这等学习氛围,的确让陈青阳有些意外。

  陈青阳刚准备抬脚进入图书馆,却被门口一位保安拦了下来,他才得知原来进馆是需要图书证的,可是陈青阳一个大一新生,怎么可能会有图书证?

  僵持了一阵,保安始终不肯让陈青阳进入。

  “你是大一新生?”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却很厚实的声音从陈青阳身后传来。

  陈青阳转身,发现一个苍颜皓首的老者正微笑地看着他。

  老者的身上穿着一身灰白色的中山装,年过古稀之龄,身材却没有一丝佝偻痕迹,浑身洋溢着儒雅祥和的气息,那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更是透着一抹久经岁月磨砺的睿智。

  这样的眼神,陈青阳曾经在他奶奶眼中看到过。

  “老先生你好,我是大一的新生。”陈青阳语气客气说道。

  虽然不认识老者是谁,但拥有这等气质的人,陈青阳猜测其身份想必也不会简单到哪去。

  “馆长,他没有图书证。”

  不同于陈青阳的客气,保安微微弯腰,明显带着恭敬之意。

  陈青阳不由多看了老者两眼,没想到他居然还是这座图书馆的馆长。

  老者微微摆手,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道:“没关系,我们图书馆从来不会因为一张图书证而拒绝任何对知识渴望的人,让他进去吧,不过小伙子,你想要借书的话,还是等到办好图书证再借。”

  陈青阳微微点头表示感谢,想了想,他还是开口问道:“馆长,不知道关于古文书籍摆在哪里?”

  陈青阳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来查看关于古文的书籍,其他的书他也根本不感兴趣。

  一听到陈青阳来找古文书籍,老者那睿智的眼眸闪过一抹意外的亮光,呵呵问道:“看你年纪轻轻,莫非对古文还有研究?”

  林归远在退休前就是一名大学汉语教授,他对古文情有独钟,甚至几近痴迷的境界,其曾经破译过一本“先秦野史”,里面有许多晦涩难懂的古文字句是当今一大谜题,但都被他用现代汉语一一破译开来,在业界造成极大的轰动,他在古文研究领域,可谓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如今听到陈青阳这个大一新生一来图书馆就询问古文书籍摆放在哪,的确让林归远很是意外。

  “老先生说笑了,谈不上什么研究,只是感兴趣罢了。”陈青阳耸了耸肩说道。

  其实陈青阳有些谦虚了,他这一年内,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疯狂翻阅古文书籍,加上他那远超常人的记忆力,以他如今对古文的研究了解,绝对不比那些所谓的专家弱。

  当然,和林归远这等泰山级别的古文研究者自然是没法比。

  林归远微笑地点了点头,指着不远处的楼梯口说道:“古文书籍在第二层,你上楼后直接右转,走到尽头就能看到。”

  “多谢老先生。”陈青阳道谢一声后便直接上了二楼。

  陈青阳不知道,林归远站在原地目送他上了二楼,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

  按照林归远指引的方向,陈青阳很快就发现两排五六米长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古朴书籍。

  这两排书籍,绝大部分都已泛黄,散发着淡淡的纸张腐化味道。

  陈青阳放慢脚步,眼神发光,仔细查看书架上的书籍。

  几分钟后,陈青阳那发光的眼神不由暗淡下来,因为他失望的发现,这里绝大部分的书籍他都曾经看过,偶尔找到一本眼生的古书,翻看几页后又合了上去。

  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陈青阳都没有找到一本有用的古书,就在他准备带着失望离开时,眼角余光突然书架右上角有一本非常独特的书。

  相比于其他泛黄的古书,这本书非常的崭新,就好像刚印刷好放上去的一样。

  在这摆满了古书籍的书架上,放着这样一本全新的书,的确有些另类,陈青阳驻足片刻后,鬼使神差地伸手将那本书拿了下来。

  “先秦野史?”

  看到这本书名时,陈青阳微微一愣。

  这一年时间,陈青阳的确读过很多古书籍,但是很少涉猎先秦时代的历史。

  先秦是指秦朝建立之前的历史时代,是指从传说中的三皇五帝到战国时期,经历了夏、商、西周、春秋以及战国等历史阶段,有的人甚至把先秦比作是华夏文明的源头。

  而华夏震惊世界的甲骨文便是在夏商时期出现的。

  关于先秦的历史,陈青阳了解的并不多,但对于甲骨文,陈青阳倒是专门研究过一段时间,如果说那本古朴书卷上面的古文字和华夏哪一个朝代的文字最为相像,那么一定是甲骨文。

  可惜关于甲骨文研究的书籍并不多,陈青阳根本无法深入去研究了解。

  陈青阳带着激动的心情打开这本《先秦野史》,一看到那熟悉的现代文字时,顿时有些错愕。

  “这居然是一部翻译本?”陈青阳苦笑一声,难怪这本书如此的崭新,原来只是《先秦野史》的翻译本。

  虽然是翻译本,但陈青阳还是耐着性子读了下去,书籍的开头是讲述先秦时代的发展演变,并没有让陈青阳感兴趣的内容,直到他翻开第五页时,一个陌生而古怪的字眼出现在陈青阳的视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