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先天寒丹-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28章 先天寒丹

  “轰!”

  一道轰响传来,陈青阳丹田内的力量控制不住在疯狂涌出。

  “怎么回事?”陈青阳刚平静下来的脸色再次大变。

  滚烫炽热的力量从他的双手以大江奔腾的速度传输到秦洛仙的小腹中,那里正是她的丹田位置。

  “收!”

  陈青阳狠狠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强行收回力量。

  可是根本无济于事,秦洛仙的丹田犹如一个庞大的黑洞漩涡,而且拥有者一股让陈青阳根本无法反抗的恐怖吸力,强行吸取陈青阳体内炽热的能量。

  头顶那只能量掌印早已完全消失,不到十息时间,陈青阳全身冷汗直冒,脸色微白,丹田内的能量已经被吸走将近八成,而且还在疯狂流失,任由他如何挣扎都终止不了。

  昏迷的秦洛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脸上不但没有半点痛苦之色,反而变得越来越红润晶莹,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淡淡的光泽。

  三息过后,陈青阳丹田内的力量终于被彻底吸收干净,正当他以为可以收回双手时,猛然惊觉那股恐怖的吸力还在继续。

  这一次,陈青阳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力量被抽干,它居然还想要吸收自己的精血!

  精血乃是武者的生命精元,每一名武者,体内的血液经过能量的改造,都会凝聚出一滴精血来。

  这滴精血藏于武者的丹田之中,精血浓度越高,武者的实力就越强。

  一旦丹田内的精血被吸走抽干,那么陈青阳将会瞬间变成一具人干,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恐怕也救不了他。

  “砰!”

  宿舍大门被打开,一直守在门口的老妪察觉到不对劲,快速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老妪见陈青阳双手放在秦洛仙小腹上,脸色猛地一沉问道。

  她上前一步,正准备拉开陈青阳时,却被陈青阳冷声喝止住。

  “别碰我,我的力量已经被抽干了。”陈青阳狠狠咬牙说道,声音变得虚弱无比。

  老妪猛地收回手,侧目一看,这才发现此刻的陈青阳满脸的苍白,虚汗直冒,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

  旋即老妪将目光放在秦洛小的小腹上,当她看到她的小腹中涌出一团诡异的寒气时,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顿时露出骇人神色。

  “噗!”

  下一瞬间,精血从丹田内被吸出,陈青阳仿若遭遇致命一击,直接大喷一口鲜血,整个人无力地跪了下去。

  “真是造化弄人,当年这么重的伤我都活过来了,没想到最后却因为精血被吸走而死。”陈青阳无奈地闭上了双眼,精血离开丹田后,他能清晰感觉到生命在疯狂流逝,气息也变得微弱不堪。

  眼看着精血从陈青阳的双手即将被吸入秦洛仙的丹田之中时,昏迷的秦洛仙突然睁开双眼,见陈青阳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连忙用力推开陈青阳。

  “你……”秦洛仙刚想破口大骂,却惊讶地发现陈青阳无力地瘫软下去。

  最后时刻,陈青阳体内的精血总算保住了,再次回到丹田之中,开始向陈青阳枯竭的经脉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

  失去意识的刹那,陈青阳知道,自己的命总算是捡回来了!

  秦洛仙猛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上衣已经掀开,露出平坦的小腹,还以为陈青阳对她做了什么羞耻的事情,脸上又羞又怒。

  “陈青阳,别跟我装死,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秦洛仙摇晃着昏死过去的陈青阳喊道。

  可惜无论她怎么摇晃,陈青阳始终没有给出半点反应。

  “小姐,他应该消耗过度,昏死过去了。”老妪在一旁说道。

  “消耗过度?”秦洛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陈青阳的脸色苍白地可怕,完全没有半点血色,整个人虚弱不堪,就连呼吸也十分的微弱,她立刻停止摇晃,神色不解地看着老妪问道:“灵婆,这究竟怎么回事?”

  灵婆想了想,旋即说道:“应该是他为了缓解你的经痛,向你小腹输送能量,至于他为何会被抽干力量,我想可能是跟你的先天寒丹有关。”

  “什么?我的丹田不是已经被力量封印了么?”秦洛仙脸色猛地一变说道。

  她的丹田乃是先天寒丹,一种极为可怕的丹田,无论她如何修炼都无法存储力量,因此她到现在都只是一名普通人。

  而她每个月之所以会出现痛经,也是因为先天寒丹的原因。

  拥有先天寒丹的人不但不能修炼,而且常年体质阴寒,她体内经脉早已被寒气入侵吞噬,除了每个月要承受极痛之苦外,她还可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原本拥有先天寒丹的人活不过十八岁,不过秦洛仙她母亲请了一位隐世高人,用强大的力量封印了她的先天寒丹,这才让她活到现在。

  不过这几个月来秦洛仙明显感觉到封印自己丹田的那股力量越来越薄弱,有时候她甚至能感觉到丹田之中涌现出一团诡异寒气,凡是被她碰触的东西都会瞬间化为冰晶。

  除了灵婆之外,秦洛仙不敢告诉任何人听,因为她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怪物,这也导致她的性格从小就很孤僻,不愿与人亲近交流。

  “我也不清楚,刚才若不是你醒来,他恐怕已经死了。”老妪悠悠说道。

  秦洛仙目光复杂地看着昏迷的陈青阳,突然间,她感觉下腹之中涌现出一股暖流,顷刻间流转她的全身。

  她下意识伸手放在小腹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感觉让她整个人微微一颤。

  从小到大,秦洛仙的体温就远低于正常人,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温度,暖暖的,很是舒服。

  难道是因为他?

  此时秦洛仙内心的怒气早已荡然无存,甚至于对陈青阳产生一种亏欠的心理,只是让她很疑惑的是,陈青阳为何要如此帮她?

  陡然间,秦洛仙想起了自己昏迷前陈青阳说的那句话,她敢肯定自己从来没有向外人提起过自己有一位姐姐,陈青阳居然说出那番话。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陈青阳之前就认识她姐姐秦洛神。

  看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刻意接近自己,只是他的用意究竟是什么,秦洛仙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