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给脸不要脸-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39章 给脸不要脸

  陈青阳内心微微一颤,他清楚记得当日叶南笙留下的那一张纸条上面就是写着这一句话。

  他划动手机继续往上翻看。

  11月9号:回到一个陌生的家里,感觉连亲人也变得陌生了。

  11月12号:昨晚终于不再失眠,明天就要正式上班了,叶南笙,加油!

  11月13号:流言很可怕,我只想做好我自己。

  11月16号:每天都很累,但过得很充实,没有时间胡思乱想。

  11月18号:昨晚做了一个梦……

  11月19号:有些人一转身便是一辈子,可是为何他又出现在我的梦里。

  11月21号:工作失误越来越多,感觉自己要疯了!

  11月22号:今天第一次违背妈妈的意愿,我不想成为你们牵着线的木偶。

  11月24号:怎么办,突然间很害怕自己喜欢上他。

  11月26号:家里人的期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可是我不会选择妥协,我的人生不需要别人来安排,谁都不可以。

  11月28号:把委屈和泪水都咽了下去,很想有一个温暖的怀抱。

  11月30日:本以为自己可以很潇洒的选择忘记,原来我高估了自己,我开始控制不住想他了。

  12月3号:今天所有人都在指责我不懂事,我被迫选择了妥协,如果你在,那该有多好。

  12月5号:心灰意冷,我想逃离这个世界!

  看着这一条条文字,陈青阳心情变得十分沉重复杂。

  虽然他不知道这一个月来叶南笙究竟经历了什么事,但是可以肯定,她过得并不好,而文字中多次出现的“他”,陈青阳不用猜也知道是指他自己。

  “真是个傻女人!”

  陈青阳轻叹一声,然后把手机还回给那个女孩。

  “你知道叶南笙家在哪里吗?”陈青阳问道。

  他要马上去把叶南笙找回来,不管她遇到什么困难,他都能替她解决,谁都不能伤害她。

  “我只知道她是苏城人,至于具体地址,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有一个人一定知道。”女孩说道。

  “谁?”

  “金融系的高材生傅争,他也是南笙的前男友,我听南笙说过她们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女人说道。

  陈青阳眼睛微微一眯,对于傅争这个渣男,他可没有半点好感。

  “怎么才能找到他?”陈青阳问道。

  “他的宿舍离这里不远,就在23栋,你从这里直接走过去就能看到了,他是金融系有名的高材生,想找到他很容易。”

  “谢谢。”

  陈青阳道谢一声后,便沿着女孩只的方向快速走了过去,几分钟后来到23栋宿舍楼下。

  一经询问,陈青阳很快就知道傅争所在的宿舍,他直接走入大楼,朝着傅争的宿舍走去。

  突然间一个陌生的人站在宿舍门口,让原本专心玩着游戏的四人纷纷扭头望了过来。

  “是你?”

  一看清楚来人正是陈青阳,坐在椅子上的傅争身体下意识一颤。

  对于陈青阳,傅争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之前陈青阳那一拳要了他半条命,躺在医院半个月才出来。

  “出来,我有事找你。”陈青阳声音冷淡说道。

  傅争目光警惕地看着陈青阳,声音微颤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在这里说。”

  宿舍里毕竟还有他三个舍友,傅争多少还有点底气,陈青阳就算想找他麻烦也得忌惮三分。

  陈青阳也不想在傅争身上过多的浪费时间,直接了当问道:“我想知道南笙家里的具体位置。”

  一提到叶南笙,傅争的眼里明显闪过一抹怒意,说道:“关我什么事?就算知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如果不是因为陈青阳的出现,傅争跟叶南笙也不会分开,也许他也早已说服叶南笙陪同司徒煜一晚,为他争取到华鑫集团主管的位置,走向人生巅峰指日可待。

  只可惜这一切都被陈青阳无情打碎了,所以他对陈青阳可谓是恨之入骨。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傅争才听说华鑫集团倒闭了,司徒煜一家也惨遭灭门之灾,他为此还幸灾乐祸了一段时间。

  如果让傅争知道是陈青阳一手覆灭司徒煜一家,不知道他还敢不敢这样理直气壮跟陈青阳说话。

  “趁我耐心还没耗尽之前,你最好乖乖告诉我,否则后果自负!”陈青阳冷冷说道。

  当初如果不是为了顾及叶南笙念及旧情,他真想一巴掌拍死傅争。

  如今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叫嚣,简直是活腻了!

  “哟呵,哪里来的小子,口气居然这么狂?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这时坐在傅争旁边的一人站了起来,眼神挑衅地看着陈青阳。

  那人身高超过一米八五,一身在健身房里练出来的大块肌肉极为显眼,不过这样的身材骗骗无知的小姑娘还可以,在陈青阳看来,只是一堆中看不中用的死肌肉罢了。

  “敢欺负我们争哥,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吧?”

  另外两人也摘下耳机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副盛气凌人地样子瞪着陈青阳。

  见三名舍友都主动站出来替自己撑腰,傅争内心的底气更加足。

  好了伤疤果然忘了疼!

  陈青阳冷笑一声,身体大步踏出,如同鬼魅一般在他们眼前消失在原地。

  “啪啪啪!”

  三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那三名身材高大的舍友身体直接砸在地上,吭都没吭一声便彻底昏死过去。

  傅争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宛若铁钳的手爪无情地扼住他的喉咙,将他整个人高高举起。

  只要他轻轻用力,便能轻易捏断傅争的脖子。

  “给脸不要脸!”陈青阳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索命厉鬼,在傅争的耳中炸响开来。

  他瞪大双眼,脸色涨地通红,一副惊恐绝望的表情看着陈青阳。

  “我……我说!”

  傅争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说道。

  “砰!”

  陈青阳一松手,傅争的身体直接瘫软在地上,张开大口拼命呼吸着。

  “她家在苏城的苏慕区,之前听她说已经搬家了,现在具体住哪里我也不清楚,不过你可以去丽虹纺织找她,这是她妈妈开的公司,我听以前的同学说她现在在那里上班。”傅争喘息了几口气快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