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叶南笙的妥协 (求恶魔果实)-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42章 叶南笙的妥协 (求恶魔果实)

  何俊森的身体踉跄往后倒退,断手之痛让他整张脸看起来格外的狰狞,一双愤怒的眼睛死死瞪着陈青阳,恨不得立刻上前撕碎他。

  “陈青阳,你快走。”叶南笙神色焦急说道。

  如果陈青阳现在马上离开苏城,兴许还能在何家的怒火降临之前逃过一劫。

  陈青阳微微摇头,丝毫没有要独自离开的意思,说道:“你跟我走,我就走。”

  叶南笙神情怔了一下,内心感动之余,语气带着哀求说道:“不要管我,你快离开这里。”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今日断手之耻,我何俊森发誓一定要让你百倍偿还。”一旁的何俊森语气恶狠狠说道,表情扭曲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

  听着何俊森那阴森可怕的誓言,叶南笙的身体下意识一颤,嘴唇已经被牙齿咬出血来。

  可是她能怎么办?

  凭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能阻拦何俊森报复陈青阳?

  “你要报复,我随时奉陪,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代价可能你承受不起。”陈青阳脸色一如既往地平静。

  他不清楚何俊森什么来头,但是对方如果敢来报复他,那就得做好被他反击的准备。

  陈青阳现在的实力足以堪比凝劲中期的武者,一旦发起怒来,就算是京城王家这样的超级家族也得惧怕三分。

  “很好,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敢这样跟我说话。”何俊森声音冷厉说道。

  陈青阳不再理会何俊森,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牵起了在一旁魂不守舍的叶南笙的手,动作温柔中带着一丝霸道。

  叶南笙下意识想要把手收回来,可是发现自己根本使不出力来。

  “跟我走。”

  陈青阳低声说道,不过他并没有强行带走叶南笙,而是在耐心等她同意。

  看着陈青阳眼中的期待,叶南笙轻轻咬牙,内心不再挣扎,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

  陈青阳咧嘴一笑,随后牵着叶南笙的手直接扬长而去。

  至于何俊森接下来会如何报复他,陈青阳都等着。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交流,叶南笙宛若一个木偶一般,任由陈青阳牵着她往前走,神情十分的复杂。

  “上车。”陈青阳终于松开叶南笙的手,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一路六神无主的叶南笙终于回神过来,看着眼前这一辆崭新的白色皇冠,表情微微错愕问道:“这是你的车?”

  皇冠虽然算不上什么豪车,但也得三十来万,陈青阳一个普通大学生怎么可能开得起这么贵的车?

  “跟一朋友借的。”陈青阳呵呵一笑,也没解释太多。

  叶南笙目光疑惑地看了陈青阳一眼,然后才坐进车内。

  汽车缓缓驶出度假村,叶南笙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内,余光时不时偷看陈青阳,但是又生怕陈青阳发现,显得很是拘谨。

  以陈青阳敏锐的观察力,自然察觉到叶南笙那有些可爱的举止反应,不过他也没有点破。

  “我看了你这一个月发的朋友圈。”陈青阳目光平静地看着前方,一脸微笑说道。

  本来还有些拘谨的叶南笙顿时变得手无足措,神情讶然地看着陈青阳,问道:“你……你从哪里看到的?”

  朋友圈的内容只有好友可见,叶南笙明明没有添加陈青阳为好友,他又是如何看到的?

  “今天我找了你大学一个舍友,我从她手机看到的。”陈青阳微笑说道。

  叶南笙表情慌乱地看着陈青阳,她朋友圈里面可是提到过好几次陈青阳,虽然都是用“他”替代,但是除了陈青阳还能有谁?

  不过她见陈青阳好像没有什么反应,想来他并不认为叶南笙写的是他吧。

  “你想我的话,为何这段时间都不打电话给我?”陈青阳突然说道。

  刚松了一口气的叶南笙听到陈青阳这句话,脸色顿时变得更加慌乱,完全不敢再看陈青阳。

  “我……我什么时候想你了,你别乱说。”叶南笙的声音有些结巴说道,明显是心虚的反应。

  “我没乱说啊,是你自己在朋友圈说想我的。”陈青阳扭头看着叶南笙笑道。

  叶南笙将头埋地很低,面红耳赤,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我……我哪有!”叶南笙在无力辩解道。

  陈青阳知道叶南笙脸皮薄,也不继续调戏她,旋即话锋一转,问道:“能告诉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么?那个何俊森怎么成了你未婚夫了?”

  一提到何俊森,叶南笙那羞涩的脸庞顿时蒙上了一层阴霾。

  她双拳紧握,身体控制不住在微微颤抖,眼中透着一抹深深的愤怒和无奈。

  迟疑了半分钟,叶南笙的声音才悠悠响了起来。

  “半个月前,我在公司的一次酒会上遇见了何俊森,随后几天时间他疯狂的追求我,都被我一一拒绝了,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找到了我妈,让我妈来当说客,要我跟他在一起。”

  “为此我跟我妈大吵了一架,关系闹得很僵,本来我以为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了,可没想到我妈娘家那边的人找上门来,要我跟何俊森订婚,我自然是严词拒绝了他们。”

  “后来我外公亲自找上门来,要我以家族利益为重,还说一旦我嫁给何俊森,便让我父母成为家族企业第二大股东,光每年的利益分红都有上亿元。”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何俊森所在的家族正是东南沿海一带赫赫有名的何氏远洋集团,难怪他们会如此迫切希望我嫁给何俊森,因为他们想抱上何家这一条大腿,将家族生意扩展到海外。”

  “在他们的眼中,我只是一个换取家族利益的筹码,牺牲我一个人的幸福,能够换取整个家族的繁荣盛世,更可笑的是,他们都认为我能够嫁入何家,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然后你就妥协了?”陈青阳问道。

  “没有,我再次拒绝了,然后那个从小对我疼爱有加的外公狠狠扇了我一巴掌,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同意这门亲事,就让我父母的公司彻底倒闭,让我们一家只能三口流浪街头,我不得不妥协。”叶南笙声音颤抖说道。

  陈青阳眼睛一眯,迸发出两道冰冷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