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最动人的情话-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43章 最动人的情话

  陈青阳身上的冷意瞬间收敛,然后伸手握住叶南笙那颤抖的左手。

  叶南笙双眼通红地看着陈青阳,这一次她并没有拒绝陈青阳。

  “放心,现在有我在,谁也不能强迫你做任何事情。”陈青阳柔声说道。

  虽然叶南笙知道陈青阳是为了安慰她才说出这番话,但是她依然很开心。

  不过一想到何俊森接下来会报复陈青阳,她的脸色再次一变。

  “你现在马上离开苏城,最好先找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连学校也暂时不要回去,不然何俊森绝对不会放过你。”叶南笙神情担忧说道。

  叶南笙不知道她现在对陈青阳究竟是何种感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绝对不希望陈青阳出任何事。

  陈青阳摇了摇头,一脸无所谓说道:“他要是敢来找我麻烦,后悔的绝对是他。”

  何家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是一个庞然大物,但在陈青阳眼中,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

  如果何俊森真的不知好歹来招惹他,陈青阳不介意让他后悔终生。

  叶南笙秀眉微蹙,她不知道陈青阳何来的自信敢说这样的话,但是她知道如果陈青阳现在不离开,很快就会有麻烦找上门来。

  正当叶南笙准备继续劝说陈青阳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是她妈妈方丽虹的电话,叶南笙的脸色再次一变。

  “是我妈的电话,她一定是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了。”叶南笙说道。

  “你先接她电话吧。”陈青阳无所谓说道。

  叶南笙微微咬牙,然后还是听从陈青阳的意见接通的电话。

  “我不管你在哪?立刻给我滚回来。”电话那头传来方丽虹咆哮的声音。

  一瞬间,叶南笙那委屈的泪水在眼眶内打转,她突然间觉得自己的母亲很陌生,自己的妥协和牺牲,却换来了如此冷漠的态度。

  “啪!”

  叶南笙没有回应半个字,直接挂断了电话,泪水终于忍不住流淌下来。

  陈青阳疼惜地伸手将叶南笙脸颊上的泪痕擦拭干净,然后问道:“你家住在哪里?”

  叶南笙抬头茫然地看着陈青阳,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一起回去。”陈青阳解释说道。

  “不要,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会回去。”叶南笙摇头说道。

  陈青阳现在的处境很是危险,以她妈妈方丽虹的性格,兴许会为了保护自己而将陈青阳的行踪告诉给何俊森听,到时候陈青阳想走都不可能。

  陈青阳伸手摸了摸叶南笙的脑袋,说道:“我说过了,有我在,谁也不能强迫你做任何事情,你现在什么都不要管,一切都交给我,相信我,如果连你都保护不了,我有什么资格成为你的男人?”

  叶南笙一怔,然后那梨花带雨的香腮瞬间涨起了一层红晕,声音慌乱说道:“我……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唉,我还以为你已经答应了,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陈青阳轻叹一声道。

  见陈青阳一脸失望的样子,叶南笙连忙说道:“可是我也没说不答应。”

  越到后面,声音越低,脸上的红晕也更加的鲜艳,娇艳欲滴!

  “嘿嘿,那就是答应了,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陈青阳的女人,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欺负你。”陈青阳信誓旦旦说道。

  这是他对叶南笙许下的承诺,他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这个承诺。

  听到陈青阳这霸道的话,叶南笙终于破涕为笑,这是她听过最简单,也是最动人的情话。

  “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家住在哪里了吧?”陈青阳问道,他的手始终牵着叶南笙,丝毫没有松开。

  “青阳,你确定要去么?我真的不希望你有事。”叶南笙柔声说道。

  确定两人的关系后,叶南笙也不再显得拘谨害羞,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充满担忧。

  “傻瓜,这个世上能让我有事的人或许不少,但绝对不包括那个何家,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盲目相信你的男人!”陈青阳自信说道。

  看着陈青阳脸上自信的笑容,叶南笙内心突然间变得坚定起来。

  既然选择爱他,那就得无条件相信他!

  随后叶南笙直接报了一个地址,陈青阳也不着急,慢悠悠地看着汽车驶向叶南笙的家里。

  汽车停在一个高档住宅小区的门口,小区内都是独栋式别墅,叶南笙她们家搬来这里也并没有多长时间。

  一番登记之后,陈青阳开着车缓缓驶入小区内,最后停在第32栋别墅门前。

  见一辆车停在自己家门口,一名盘着头发的年轻妇人从别墅内缓缓走了出来。

  当她看到叶南笙从车内走下来时,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怔,然后变得阴沉无比,眼中丝毫不掩饰她内心的愤怒。

  陈青阳熄火后还未走下车,他就感觉到一道锋利的目光从车外透了进来。

  他不疾不徐走下车,抬头和站在台阶上俯视自己的年轻妇人四目相对,没有任何的言语交流,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打量着对方。

  年轻妇人正是叶南笙的母亲方丽虹,今年已经45岁的方丽虹保养的非常的好,脸上皮肤白皙紧致,看起来最多也就三十来岁。

  方丽虹有着一种南方水乡女子的古典美,但是身上却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强势的气质,让人下意识不敢靠近她。

  在陈青阳打量她的同时,方丽虹也在仔细审视着他。

  普通的着装,并不突出的样貌,还有那一辆算不上昂贵的汽车,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眼前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半点令她重视的地方。

  如果非要说陈青阳身上有值得方丽虹推敲的地方,那就是他的目光。

  在面对自己刻意流露出的强势姿态面前,陈青阳的目光没有流露出半点退缩敬畏之意,甚至于他目光太过平静,平静地有些不同寻常。

  方丽虹好歹也在这个社会上摸爬滚打了数十年,见过的年轻人也不少,但从来没有见到过像陈青阳这般平静的目光。

  要么陈青阳见惯了大场面大人物,方丽虹的气场还无法镇住他,要么陈青阳就是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愣头青。

  方丽虹很自然地将陈青阳归为第二类人,她不相信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能有什么见识和底气,她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