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阿姨,你误会了-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44章 阿姨,你误会了

  陈青阳只是看方丽虹一眼就知道她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人,恐怕很不好相处。

  “阿姨,你好。”出于礼貌,陈青阳还是打了声招呼问好。

  方丽虹目光微冷地看着陈青阳,问道:“你就是打伤何俊森那个年轻人?”

  不久前方丽虹接到一个电话,说何俊森在跟叶南笙部门的人聚餐时,突然冒出一个年轻人,他不仅强势带走叶南笙,还当众将何俊森的一只手打断了。

  为了稳定何俊森的情绪,方丽虹连忙打电话给他,保证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

  否则一旦何俊森动起怒来,恐怕连方家都会受到牵连,这样的代价谁也承担不起。

  原本方丽虹还在猜测究竟是哪个家族公子哥敢这么嚣张欺辱何俊森,如今看来,陈青阳根本就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何俊森先……”叶南笙刚要解释,直接被方丽虹冷声打断了。

  “我不需要听你的解释,立刻给我进门去,等下再找你算账。”方丽虹怒声说道。

  方丽虹现在正在气头上,叶南笙又如此维护眼前这个年轻人,她又如何看不出两人之间有猫腻?

  “南笙,你先进去,我跟阿姨聊会。”陈青阳轻声说道。

  有叶南笙在场,很多话都不方便说,所以还是让她先避一避。

  叶南笙目光复杂地看着陈青阳,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陈青阳,然后依依不舍地进入家里面。

  本来叶南笙还准备站在门口偷听两人谈话,不过方丽虹直接转身将大门狠狠关上,将她隔绝在里面。

  重新走到陈青阳面前,方丽虹依旧盛气凌人,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视着陈青阳。

  “你在跟我女儿谈恋爱?”方丽虹目光如剑问道。

  虽然两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暧昧的举动,但是女人的第一直觉告诉方丽虹,眼前这个年轻人和叶南笙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我们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在一起了。”陈青阳撒了个谎说道,脸不红气不喘的。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南笙以前的男朋友是那个傅争,据我所知,他们才分手不久。”方丽虹声音冷冷说道。

  对于傅争,方丽虹其实很满意,他家里是穷了点,但是他有上进心,而且其他各方面也都不错,如果没有出现何俊森,她也不会反对叶南笙跟他在一起。

  如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居然说跟叶南笙在一起很久了,明显是在撒谎。

  “哦,原来阿姨知道那个人渣败类,难道南笙没跟你说他们为何会分手吗?”陈青阳微笑问道,态度不卑不亢。

  “除了你从中作梗之外,我想不到任何理由会让他们分手。”方丽虹丝毫不客气说道,语气态度咄咄逼人。

  叶南笙跟傅争是青梅竹马,从小关系就非常的好,自从确立关系之后,两人更是如胶似漆,是外人眼中绝对的金童玉女,就连方丽虹也都准备让他们大学毕业后就结婚。

  如今两人却突然分手,除了第三者插足外,方丽虹根本想不到有任何理由。

  “阿姨,你真的误会我了,我跟南笙是真心相爱的。”陈青阳厚着脸皮说道。

  其实就算没有陈青阳的出现,叶南笙跟傅争也绝对会分手,一个可以牺牲自己的女人从而换取前途利益的男人,不值得任何女人托付终生。

  “在我面前收起你虚伪的那一套,既然你喊我一声阿姨,那阿姨就明确告诉你,南笙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方丽虹冷声说道,态度十分的坚决。

  “世事无绝对,更何况我已经跟她在一起了,就算你是她的母亲,也没有权力决定她跟谁在一起吧?”陈青阳耸肩说道。

  “我是不能决定她跟谁在一起,但是你自问能够配得起她吗?”方丽虹冷声质问道。

  “只要我真心爱她就足够了。”陈青阳依然厚着脸皮说道。

  “哼,你以为自己很幽默?你越是这样只会显得你越无知,我想不明白南笙究竟看上你哪一点?”方丽虹无情讽刺说道。

  见方丽虹的愤怒值已经达到了爆发的边缘,陈青阳旋即收敛玩世不恭的姿态,不过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阿姨,那你觉得我该如何才能配得起南笙?”陈青阳问道。

  方丽虹冷笑一声,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不再有半点客气,她完全可以肯定陈青阳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愣头青。

  “如果我没猜错,南笙应该没告诉你我们家族的事情吧?”方丽虹没有回应陈青阳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见陈青阳沉默,方丽虹继续说道:“我来自苏城方家,方家祖上便是名震大江南北的织造一族,清朝时期更是为皇族一脉御供绫罗丝绸,锦衣织布,可谓是数百年的豪门望族,如今方家虽然不如当年鼎盛,但在华夏织造界也占有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

  陈青阳继续保持沉默,方丽虹说的这些话,他在资料中早已看过。

  “我大学毕业后没有进入方家家族企业,而是凭靠自己的双手,一步一步建立起如今的丽虹纺织公司,如今市值至少五千万起步,而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不过丽虹纺织公司在方家数百年的底蕴面前,根本微不足道。”方丽虹说道。

  “阿姨你想表达什么就直说吧,我听着。”陈青阳淡淡说道。

  此时此刻陈青阳还一脸的平静,甚至听到她白手起家建立起一间市值超过五千万的公司时,陈青阳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动容,这让方丽虹内心更加的不爽。

  “我想告诉你,做人要懂得知难而退,这个世界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你的家里或许有点小钱,但是恕我直言,别说跟方家相比,就算是我自己家,你也高攀不起,南笙不可能嫁给一个只能开得起皇冠的男人。”方丽虹直截了当说道,丝毫没有顾及陈青阳情面的意思。

  虽然方丽虹没有去查陈青阳的家庭背景,但是从他的衣着打扮和开着一辆三十来万的皇冠汽车,家里就算再有钱也最多千万,根本无法和她相比,更别说方家。

  “阿姨,你又误会了,这辆皇冠汽车是我跟朋友临时借的,我没有车。”陈青阳笑眯眯说道,脸上没有半点羞愧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