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自量力-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4章 不自量力

  王奎强忍住剧痛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愤怒地瞪着那名大汉。

  “狗娘养的,老子跟你拼了。”王奎怒吼一声,从隔壁桌抓起一只酒瓶,直接抡向大汉。

  大汉丝毫不惧,果断出手,以迅雷之势抓住王奎的手腕,让他的酒瓶怎么也砸不下去。

  “啪!”

  大汉轻易夺过酒瓶,狠狠砸向王奎的额头,鲜血横飞,玻璃渣子碎裂一地。

  王奎顿时感觉脑袋昏昏沉沉,意识有些模糊,身体摇摇晃晃往后倒退几步,伸手摸了摸额头,鲜血顺着他的手臂缓缓流淌下来。

  “哼,不自量力。”大汉冷笑一声,两人无论身材还是力量都不在一个层次上,王奎在他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啊,出人命了!”

  众人一看到满头鲜血的王奎即将倒在地上,顿时引起一阵慌乱。

  陈青阳猛然一个冲步,将快要倒地的王奎接住,看着已经接近昏迷的王奎,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方文彬和刘腾达两人哪里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吓得脸色瞬间苍白,不过两人还是怯怯地靠了过去。

  “怎么回事?”

  这时,一名身着光鲜亮丽的公子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的怀中搂着一个身材性感,衣着暴露的漂亮女人,身后跟着四位吊儿郎当的小弟,一看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

  “煜哥,有个不知好歹的垃圾想要跟我抢座位,不过已经被我解决了。”大汉微笑说道,仿佛在说着一件无关要紧的事情。

  公子哥微微点头,目光不由看向陈青阳这边,当他一看到陈青阳时,表情明显一怔,随后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原来是你。”公子哥冷笑一声道。

  陈青阳这时才发现,这公子哥不是别人,正是昨日在校园跟叶南笙示爱的司徒煜,果真是冤家路窄。

  “煜哥,认识?”大汉疑惑问道,如果对方是司徒煜的朋友,那就尴尬了。

  “他就是昨天坏我好事的其中一个。”司徒煜冷冷说道。

  司徒煜是个极好面子的人,昨天被陈青阳和南宫凉两人如此羞辱,他怎么可能罢休?

  本来今晚他约了大汉这几个混社会的人在这里吃饭,就是为何商量怎么报复陈青阳两人,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被他碰上了,倒是省了他不少麻烦。

  “哦?原来就是这个家伙。”大汉双眼一眯,眼中闪过一抹阴森的寒光。

  “老大,我们走吧?”刘腾达见对方人多势众,而且像是学校外面的人,内心自然有些害怕。

  “想走?给我围起来。”大汉一声令下,另外四名社会青年很利索地冲了过来,将陈青阳四人团团围住,个个摩拳擦掌,玩味地看着他们。

  一见被对方围住,刘腾达脸色更加慌乱,身体本能地靠近陈青阳,鼓足勇气大吼一声道:“你们想干什么?再不让开我就报警了!”

  说着,刘腾达举起手机,企图以报警吓退他们。

  “报警?今晚就算警察来了,老子也照样削你,信不?”大汉一脸鄙夷说道,有司徒煜在背后撑腰,他们自然是不惧。

  “还有没有王法了,告诉你们,我爸爸是粤省羊城的副厅级干部,如果我有事,他绝对饶不了你们。”刘腾达身板微微站直说道。

  以前在羊城,只要刘腾达扯出他爸爸这张虎皮来,几乎没有摆不平的事。

  可是他忘了,这里是距离羊城一千多公里外的海城,他爸爸一个副厅级的官员,在这里还真的说不上话。

  大汉一听刘腾达家里有个副厅级爸爸,瞳孔明显一缩,眼神不由看向身旁的司徒煜。

  像他这种混社会的人,最怕的就是吃皇粮的人,而且副厅级职务也不小,他还真得罪不起。

  “羊城?”司徒煜冷笑一声,道:“一个副厅级,我还真不放在眼里,不过我的目标不是你们,而是他。”

  说着,司徒煜目光恶狠狠地盯着陈青阳,说道:“小子,今日栽在我手里算你倒霉,放心,杀人的事我干不出来,但是你想要完整走出这里也不可能,黑毛,给我废了他一手一脚。”

  名叫黑毛的大汉残忍一笑,径直走向陈青阳。

  “扶着他躲到一边去。”陈青阳直接将昏迷的王奎推到刘腾达的手里,一人直面黑毛他们。

  刘腾达赶紧将王奎拖到一边,而方文彬却没有动,一直站在陈青阳的身后,他咬了咬牙,居然紧握双拳,一副要和对方拼命的姿态。

  方文彬的举动看在陈青阳的眼里,没想到最为瘦小柔弱的方文彬,居然如此讲义气。

  这一刻,方文彬已经被陈青阳划入朋友的名单当中。

  “老四,你也退到一边去,放心,我能处理。”陈青阳拍了拍方文彬的肩膀说道,他看得出来方文彬内心其实很害怕。

  熟知方文彬却摇了摇头,慌乱的眼神闪过一抹倔强,说道:“我尽量拖住一个。”

  陈青阳轻轻一笑,不再劝阻方文彬,反正以黑毛那几人的战斗力,他翻手间能将他们制服。

  周围众人纷纷让出一大片空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架。

  “给我上,废了这小子。”黑毛大叫一声,率先抡起拳头冲了过去。

  黑毛的力量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是变态的存在,而且看他的架势,应该练过几年功夫,难怪王奎会被他轻易击倒。

  可惜在陈青阳看来,黑毛身上实在漏洞百出,他有不下十种方法将其制服。

  在黑毛那硕大的拳头即将砸来的刹那,陈青阳也出拳了。

  他选择了最直接也最暴力的方法。

  陈青阳的拳头比黑毛的拳头小了整整一号,在众人看来,陈青阳这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咔啦!”

  两拳相碰,发出一声闷响,伴随着一道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

  “不自量力,居然敢跟黑毛哥对轰拳头。”

  “骨头都断了,我看他这只手也废了。”

  那四个社会青年并没有继续围攻陈青阳,因为他们觉得根本没有那个必要。

  就在这时,黑毛那粗犷的五官突然扭曲起来,身体踉跄往后倒退,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