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叶南笙的坚定-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47章 叶南笙的坚定

  肥虎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小心翼翼说道:“何少,那人能轻易捏碎你的手骨,实力应该很强,我怕我们的人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次何俊森是来苏城向方家提亲了,所以并没有带几个人过来。

  “一群废物,立刻打电话给光头明,找他借几十个人过来,我就不信那畜牲能打得过几十人。”何俊森冷喝一声道。

  光头明的苏城地头蛇,势力虽然比不上鸿鸾门跟青湖帮,但在苏城一带也是出了名的恶霸,之前何俊森在一朋友介绍下跟他喝过几次酒,一来二回也熟了。

  “好,我这就去打电话。”肥虎点头哈腰说道,然后赶紧跑了出去。

  对于李青鸾请来的这三个索命门杀手,陈青阳内心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想,让他们在附近自由活动后,他便回房间内开始冥想修炼。

  只可惜陈青阳身上并没有带着装有天地灵气的玉瓶,修炼速度明显降慢了不少。

  深夜,陈青阳突然间接到了韩彪打来的电话。

  “阳少,刚才酒店附近出现了一群来势汹汹的人,被我们一锅端了,拷问下才得知是光头明的人,他们是受人指使要来抓你。”韩彪语气快速说道。

  陈青阳的脸上并无半点波动,不用猜也知道是何俊森派来的人。

  “光头明什么来头?”陈青阳问道。

  “光头明是苏城有名的恶霸,平日里都是干一些下三滥的勾当,算不上什么人物,需不需要我去敲打他一番?”韩彪问道。

  光头明虽是苏城的地头蛇,但是跟鸿鸾门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韩彪一人就足以震慑住他。

  “算了,你警告他们一声就行,把人放了吧!”陈青阳说道。

  这种跳梁小丑,陈青阳还真的懒得应付。

  “好。”韩彪应了一声后便挂了电话。

  没多久,肥虎再次慌忙地跑进何俊森的病房内。

  由于内心还憋着一股怒气,加上人还没抓来,何俊森根本睡不着,一直在病房里抽烟。

  “何少,光头明的人回来了,不过是被人撵回来的。”肥虎急忙说道。

  “怎么回事?”何俊森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光头明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手底下有着一群亡命之徒跟着他混饭吃,其中还有不少背有人命的狠角色,如今却被人给直接撵回来了。

  “光头明说,对方有人保护,而且来头不小。”

  “谁?”

  “鸿鸾门的堂主韩彪,他还警告光头明,如果敢再派人过来,就拧断他的脖子。”肥虎说道。

  “鸿鸾门?”何俊森眼睛一眯,脸上的表情也微微一惊。

  鸿鸾门乃是长三角一带的超级帮派,近段时间更是传出鸿鸾门背后的靠山是那个东南地区的首富江震山,青湖帮被吞并是迟早的事。

  他没想到,那个带走叶南笙的年轻人居然有着这样强大的背景。

  不过鸿鸾门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一尊不可得罪的大菩萨,但是对于何俊森来说,根本算不上多大的威胁。

  “哼,难怪敢这么嚣张,原来是鸿鸾门的人,可惜你得罪的是我,就算有鸿鸾门在背后替你撑腰,这笔账我也要算回来。”何俊森语气阴森说道。

  “那何少我们现在怎么办?”肥虎问道。

  “先不要管他,等我跟叶南笙订完婚之后,再慢慢陪他玩,看老子怎么玩死他。”何俊森冷声说道。

  “对了何少,我刚听光头明说,他今晚在一间夜总会看到了伍耀少爷。”肥虎说道。

  “伍耀也来了苏城?”何俊森脸上一怔,然后流露出一抹冷笑,道:“我正愁怎么对付那个畜生呢,明天我要亲自去见一下伍耀,顺便让他来参加我的订婚宴。”

  ——

  一夜的冥想修炼,《易经筋》第二层依旧没有明显的突破,不过陈青阳也并不着急,他现在最需要的是突破实力境界,等他再次破入凝劲期,那时候凭借翻山印应该足以和凝劲巅峰层次的人物抗衡一二了。

  起床后陈青阳第一时间给叶南笙发了一个短信,询问家里有没有为难她。

  半个小时后叶南笙才回复短信,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陈青阳不要担心,并说她现在正在前往方家的路上,商谈今晚的订婚事宜。

  陈青阳让叶南笙不要担心太多,不管他们提出什么条件都可以暂且答应,等晚上时一切都交给他来应付。

  “南笙,等一下到外公家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提及那个年轻人的事情,一切等跟何俊森订完婚再说。”方丽虹一脸强势说道。

  “我不会跟他订婚的。”叶南笙轻咬嘴唇,声音不大,但是眼神却十分的坚定。

  “胡闹,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耍性子?”方丽虹怒眼圆瞪喝道。

  一旁开车的中年人是叶南笙的父亲叶振良,他微微皱眉说道:“丽虹,要不我们再考虑考虑?毕竟这事关南笙下半辈子的幸福,我们贸然将她嫁给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这恐怕不妥吧?更何况我听说这个何俊森的人品不怎么样,我怕南笙嫁过去会受委屈。”

  “叶振良你给我闭嘴,道听途说的消息也能信?感情的事情可以慢慢培养,而且我也见过这个何俊森,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公子哥的陋习,为人稳重踏实,谈吐也是落落大方,这样的男人,满世界打着灯笼也难找。”方丽虹冷冷说道。

  面对着霸道强势的老婆,平日里在家根本没有任何地位的叶振良此刻更加不敢出声,只能默默叹息。

  见叶南笙眼中一片雾水,强忍着眼泪在打转,方丽虹内心不由一软,声音变得轻柔起来,说道:“傻女儿,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妈承认你爸很爱我,但是你知道妈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那就是嫁给你爸这么一个不思进取的男人。”

  “爱情这个东西是有保质期了,最多几年时间你就会厌烦它,到时你就会明白在金钱和权力面前,爱情根本不堪一击,你妈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你不同,你还年轻,你有广阔的前途和未来,那个年轻人只是一只癞蛤蟆,他永远都只能仰望你这只白天鹅,能跟你比翼双飞的,只有何俊森。”

  任由方丽虹软硬兼施,叶南笙都不为所动,那满是水雾的双眸反而变得更加坚定。

  她相信陈青阳会把她从这一个痛苦的漩涡中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