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苏城方家-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48章 苏城方家

  见叶南笙不说话,方丽虹也不再劝说,安静地坐在一旁

  没多久,黑色奥迪A8缓缓驶入一片富人区内。

  这片富人区坐落于一处苏城园林旁边,里面有着一个宛若明珠的湖泊,一栋栋带有独立花园的别墅环湖而建,周围有着许多仿造古典园林内的建筑,处处透着文化艺术的气息。

  能够在这里面买下一栋别墅的人,全都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而且这里的安保十分的严格,别看方丽虹开着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如果不是有着方家的通行证,她根本进不来这里。

  汽车最终停靠在9号别墅内的院子里,叶南笙一家人缓缓走入大厅。

  此时一群人围坐在大厅一张黄花梨木制造的大圆桌上,见到叶南笙三人走进门来,全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了过来。

  方家家大业大,方丽虹的父亲方培明膝下便有四个儿子,除了二儿子从军外,其他三位儿子都在家族企业帮忙。

  “丽虹振良来了,快到这里来坐。”一位面容和善的中年人当即站了起来,笑呵呵地看着方丽虹三人说道。

  他是方家的长子,也就是方丽虹的大哥方从江,本来他应该是方家家族企业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不过由于当年犯下了一个大错,惹怒了方培明,他一怒之下剥夺方从江的继承资格,只是让他在公司挂了一个闲职,没有任何的实权。

  也就这一两年时间方培明怒气消了许多,方从江才渐渐有机会接触公司的业务,不过想要重新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方丽虹的目光第一时间看向坐在方培明旁边的面容冷峻威严的中年人,脸上表情先是一怔,然后一边快步走过去一边惊喜喊道:“二哥,你回来了?”

  中年人似乎不苟言笑,只是微微点头算是回应,然后又重新变得冷酷起来。

  他正是方家唯一一位没有在家族企业帮忙的二儿子方从河。

  方从河从小就调皮好动,经常在外面惹是生非,在他还未成年时,方培明就托关系将他扔进金陵军区里,本意是想要磨炼他那顽劣的心性。

  可是没想到方从河进入军队后,如鱼得水,凭借着过人的意志力,方从河练就一身不俗的实力,不到五年时间便成为金陵军区的兵王,到现在他的名字头像依然高高挂在金陵军区的模范军人榜单上,是整个金陵军区的传说。

  随后方从河便从金陵军区彻底消失,不知所踪,即便是方家的人也不知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方从河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时牺牲了,三年后他居然回来了,不过他依然没有向外界透露他这消失的三年时间究竟去了哪里。

  而后每一年时间,方从河几乎都很少再回方家,即便是回来也不会超过三天时间便离开,整个方家除了方培明外,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

  直到后来有小道消息传出,方从河是被一个国家神秘部门招揽进去,为国家效力。

  “都别站在,先坐下再说,南笙,坐到外公这里来。”这时一位白发苍颜的老者笑呵呵说道,他正是方家的家主方培明,看他精神矍铄,气色红润,显然今天心情非常的不错。

  叶南笙缓缓走到方培明旁边的位置坐下,冷若冰霜的脸上看不出她内心的悲喜。

  “南笙,今晚你就要跟俊森订婚了,这块玉镯是我们方家的传家之宝,已经传了好几百年了,你外婆去世后,这玉镯我留着也没用,就传给你吧!”说着,方培明打开眼前那个古朴的盒子,然后递到叶南笙的眼前。

  盒子内是一块温润光滑,晶莹剔透的玉镯,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绝对价值连城。

  这块玉镯一直都是传给方家的媳妇,如今方培明将它传给叶南笙,一方面是显然对她的重视,另一方面也算是一种变相投资,毕竟等叶南笙加入何家后,将会对方家带来不可估量的利益收获,区区一个传家玉镯的确算不了什么。

  不过叶南笙并没有要伸手去接这个玉镯的意思,在场不少人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尴尬下来。

  “南笙,还愣着干什么,快跟外公接下这个玉镯。”方丽虹在一旁催促说道,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变得难看起来。

  “抱歉,这个玉镯我不能要。”叶南笙声音清冷说道。

  方培明显然没理解叶南笙话中的意思,以为她还在为当天自己扇她一巴掌而生气,于是歉声说道:“还在为外公那天打你一巴掌生气呢?如果是这样,外公在这里跟你道歉,同时为了弥补过错,外公愿意多拿出半成股份补偿你。”

  听到这里,何家不少人的脸纷纷变色。

  之前方培明承诺让出两成股份给方丽虹一家,已经受到他们很强烈的反对,如今再多拿出半成股份来,无疑是在他们的身上割走一大块肉。

  “爸,这恐怕不妥吧?我身为方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也只有两成股份,如今丽虹家再多半成,岂不是比我这个继承人还要多?”一旁那个西装革领,打扮精致的中年人不满说道。

  他是方培明的三儿子方从湖,在大儿子方从江被剥夺继承资格后,二儿子方从河又对家族产业不屑一顾,他便顺利成为方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我也只有一成股份,凭什么她们只嫁一个女儿就能获得两成半的股份?我也不同意。”四儿子方从海同样不满说道。

  一时间方丽虹一家成为众矢之的,在场之人或多或少都拥有方家企业的股份,方培明多拿出的那半成股份,都是从他们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触及到这么多人的利益,自然会被群起而攻之。

  “都闭嘴,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方培明脸色猛地一沉,直接拍桌子大骂喝道。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不敢顶撞半个字。

  “爸,您别生气,三弟他们也只是一时糊涂,要不这样,这半成股份由我一个人让出来,这样也不会触及到他们的利益,反正我对这些也无所谓。”这时大哥方从江站出来说道,脸上依旧挂着和善的笑容。

  听到这里,方从湖和方从海两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们知道,自己被方从江摆了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