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丑陋的嘴脸-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49章 丑陋的嘴脸

  听到方从江的话,方培明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不少。

  “不争气的东西,你们两个真应该好好跟你大哥学习,这半成股份从我这里扣除,这样你们总没意见了吧?”方培明说道。

  “爸,这样不行,还是我来出吧!”方从江连忙说道。

  “好了,不用争了,就这么决定,从江,明日南方市场那边的生意由你跟进,好好做,不要再让我失望了。”方培明语重心长说道。

  听到这里,方从江的脸上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不过他还是极力在克制。

  “爸,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方从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仿若吃了屎一样难受。

  这些年来方从江如同闲云野鹤一般,对于企业的事完全不闻不问,而且性格也完全转变,无论见到谁都报以和善亲切的笑容,也从来不与任何人起争执,简直跟脱胎换骨一般。

  方从湖一开始对他还有所戒心,后来见方从江完全不思进取,安于现状,直到他稳坐方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位置后,戒心也逐渐麻木了。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关键时刻方从江绝地反击,一举成为方家在南方市场的负责人,一旦他做出成绩来,极有可能让方培明改变主意,重新恢复他继承人的位置。

  其他人看向方从江的眼神也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这一刻他们才懂得方从江这些年来都在隐忍,如今被他抓到一个绝佳的机会,居然咸鱼翻身了,方从湖第一继承人的位置也变得岌岌可危。

  “南笙,收下这块玉镯,外公希望你戴着它嫁入何家。”方培明微笑说道。

  叶南笙深吸一口气,在来之前,陈青阳叮嘱她不管方家提出任何条件,都可以暂时答应。

  可是叶南笙却无法跨过自己内心那道坎,她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去迎合方培明。

  “外公,很抱歉,我不会嫁给何俊森。”叶南笙鼓起勇气说道。

  “哗!”

  一时间大厅响起一片哗然,方培明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南笙!”方丽虹大声一喝,气得身体直发抖,她没想到自己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多,居然还是无法改变叶南笙的想法。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方培训眯眼问道,眼中流露出一股不怒自威的严厉。

  面对方培明严厉的眼神,叶南笙轻咬嘴唇,目光没有退缩说道:“因为我不喜欢他,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住口。”方丽虹忍不住怒声喝道,“爸,南笙可能昨晚没有休息好,现在在说胡话。”

  方培明摆了摆手,一脸沉色地看着叶南笙,问道:“是那个叫傅争的同学?”

  “不是,他叫陈青阳,跟我读同一所大学,我们最近才确立关系。”叶南笙坦白说道。

  方培明带着质问的目光看向方丽虹,方丽虹脸色也微微一变,低声说道:“我也是昨晚才刚知道。”

  方培明轻哼一声,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怒意,声音也变得微冷起来。

  “南笙,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跟何俊森的订婚宴已经确定下来了,而且就在今天晚上,这是你之前答应下来的,你现在反对,让我们如何跟何家交代?”

  “是你们逼我答应的。”叶南笙轻咬牙龈说道。

  “简直胡闹,我们方家世代经商,诚信是我们的根本,你现在临时反悔,将我们方家的脸面置于何地?”方培明带着责备的语气呵斥道。

  叶南笙微微抬头,眼神倔强说道:“这门亲事由始至终都是你们在策划,从来没有询问过我的意愿和感受,我凭什么要顾及你们的脸面?还有我姓叶,不姓方。”

  “啪!”

  话音一落,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叶南笙顿时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叶南笙,你想造反不成?”方丽虹勃然大怒道。

  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乖巧温顺的叶南笙,今日居然会说出如此叛逆的话来。

  一定是那个陈青阳教的,原本方丽虹就对他没什么好感,如今更是对他痛恨之极。

  “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爸,人家都说了不是我们方家的人,你确定还要给她们两成半的股份?”方从海在一旁冷嘲热讽说道。

  “不知好歹,我们这么做自然是为了你好,何俊森无论家世还是能力长相,都是无可挑剔的年轻才俊,你嫁给他是飞上枝头变凤凰,还有什么不满足?”方从湖也冷声说道。

  如果今晚这场订婚宴搞砸了,那么对方家来说绝对是沉重的打击,甚至还会因此惹怒何家,以何家的势力,若是它们想要打压方家,简直轻而易举。

  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让今晚这场订婚宴顺利进行下去。

  “为我好?恐怕是为了你们的自私自利吧?”叶南笙昂着头冷笑一声说道,尽管脸上依旧火辣辣的疼痛,可是她内心没有半点的惊慌和害怕。

  一想到陈青阳会来解救她,她内心就无所畏惧。

  “简直冥顽不灵,如果你是我的女儿,我保证再扇你两巴掌让你清醒清醒。”方从湖气得不轻说道。

  众人纷纷出言指责叶南笙,甚至还有不少侮辱痛骂她的声音。

  一时间叶南笙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她并没有发怒,脸上反而露出笑容,只是那笑容中充满了冷漠。

  她本来还对这个家抱有一丝的感情和期待,如今看着他们一个个丑陋的嘴脸全部化为乌有。

  “好了,都安静下来。”方培明冷喝一声,平息众人的情绪,然后目光冷淡地看向叶南笙。

  “南笙,今晚这场订婚宴必须要如期举行,否则我们方家和你们一家三口都承受不起这个后果,所以不管你内心有任何的委屈和不满,都等到订婚宴结束后再说,现在你立刻下去挑衣服化妆,不要再给我耍你的性子。”方培明声音冷厉说道,语气中明显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叶南笙深深地看了方培明一眼,这一刻她从方培明的眼中看不到半点慈祥的目光,有的全是陌生和冷漠。

  她没有回应,只是默默的转身离开大厅。

  看着女儿落寞的背影,叶振良也不管那么多,快速跟了上去,而方丽虹刚抬起的脚步又放了下去,在原地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