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狗屁不是-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54章 狗屁不是

  “住手!”

  方培明等方家的人终于反应过来,怒声喝止道。

  “第三根!”陈青阳根本熟视无睹,继续掰断方从湖第三根手指。

  “啊——”

  钻心的剧痛让方从湖直接双膝跪了下去,苍白的脸色布满冷汗,眼中再无半点嚣张,只有无尽的惊恐。

  “住手,来人,快阻止他!”

  方培明怒声喝道,目龇欲裂,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真的敢明目张胆废掉方从湖的手指。

  但是却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拦,那群保安更是抬着他们的队长躲得远远,钱虽然重要,但也得有命花才行。

  “陈青阳,住手!”

  这时方丽虹站了出来,愤怒地朝着陈青阳喝道。

  陈青阳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方丽虹,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

  “咔啦!”

  陈青阳没有说话,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此时方从湖右手除了拇指外,其他四根手指全都往外弯曲,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让人产生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

  “你——”方丽虹气得身体直发抖,随后猛然转身看向一言不发的叶南笙,道:“南笙,快让他住手,那可是你的亲舅舅。”

  现在能阻止陈青阳的只有叶南笙了。

  叶南笙那冷漠的脸上顿时露出挣扎之色,她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不忍心说道:“青阳,算了吧!”

  陈青阳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你还是太善良了。”

  说完,陈青阳不再为难方从湖,直接松开了手。

  方家的人当即慌忙上前将瘫倒在地上的方从湖拉了起来。

  “快送他去医院。”方培明沉声喝道,面如铁色,随后他在方从海的耳边低声交代了一句,让他去把方从河叫来。

  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力不凡,能镇住他的恐怕只有方从河了。

  “陈青阳,我承认之前低估了你的胆量,但是你别以为靠一身蛮力就能抢走南笙,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可要报警抓人了!”方丽虹冷声威胁道。

  陈青阳的出现的确出乎方丽虹的意料之外,但是这依然无法改变方丽虹对他的看法,甚至于他刚才用极其粗暴残忍的手段掰断方从湖的手指,更是让她反感厌恶,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同意让陈青阳将叶南笙带走。

  听到这里,众人总算明白陈青阳来这里的用意。

  他是要来抢亲的,而且居然抢的还是何俊森的女人。

  陈青阳目光平静地瞥了一眼方丽虹,说道:“我要把人带走,你们谁也拦不住,但是我们都文明人,自然不会做不文明的事,只要南笙说是自愿嫁给他,我立刻掉头走人!”

  众人内心暗暗腹诽,陈青阳刚才还掰断方从湖四根手指,居然还敢恬不知耻说自己是文明人。

  见过脸皮厚的,还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真是笑话,何少乃是人中之龙,不知多少女人抢着想要嫁给他,南笙能嫁给他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怎么可能不同意?”

  “南笙跟何少乃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再阻拦也只会自取其辱。”

  “南笙,还愣着干什么,快告诉这狂妄自大的小子,你是自愿的。”

  方家的长辈在不停劝说道,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充满不屑。

  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连给何俊森提鞋都不配,根本没有资格跟他抢女人。

  方培明缓缓走到叶南笙跟前,若有深意说道:“别忘了外公之前跟你说过的话,现在一切以大局为重,什么事都等到订婚宴完成再说!”

  “南笙,不要做出让大家都后悔的事情。”方丽虹也语气郑重说道。

  何俊森则一脸阴沉地看着叶南笙,眼中的愤怒已经接近爆发的边缘。

  叶南笙目光冷漠地扫了一眼方丽虹等人,深吸一口气说道:“妈,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听你的,就连我读哪间学校,选什么专业都是你安排好的,我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你是我妈,我相信你做什么都是为我好,可是这一次,我不能再听你的。”

  “在你们眼中,何俊森是最理想的乘龙快婿,我嫁给他不但能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还能为家族争取到不可估量的利益,可是在我看来,让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你们这是亲手埋葬我的婚姻爱情,我宁愿选择清贫如洗的生活,也不愿意一辈子住在那繁华奢靡的宫殿内,因为那对于我来说,跟一座牢房没有任何区别。”

  “住嘴!”

  方培明声音颤抖喝道,那原本深邃睿智的双眼此刻变得无比愤怒。

  而方丽虹则失魂落魄地站在一旁,怔怔地看着叶南笙,说不出半句话来。

  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么?

  叶南笙转身,直视方培明的眼神,声音平静而冷漠说道:“外公,你曾经是我最敬重的人,可是现在的你让我觉得如此的陌生和可怕,为了换取家族利益,你可以无情地选择牺牲我的幸福,丝毫不尊重我自己的意愿,我甚至怀疑,为了换取家族利益,你连我的性命都可以牺牲。”

  众人听后才恍然醒悟,原来这一切都是方培明强迫叶南笙嫁给何俊森,不由纷纷指指点点,甚至传来不少难听的声音。

  “你——”方培明整张老脸都充斥着无尽的愤怒,扬手便要扇向叶南笙。

  叶南笙没有躲闪,只是下意识闭上双眼,但是方培明的手始终没有落下来。

  因为另外一只手死死抓住方培明的手,正是陈青阳。

  “老头,恼羞成怒了么?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南笙外公的份上,我真想一巴掌扇醒你!”陈青阳冷哼一声,直接用力一甩,将方培明甩了开来。

  方家的人连忙接住踉跄后退的方培明,个个目光愤怒地瞪着陈青阳,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也许在你们的眼中,南笙嫁给他是高攀了,但是在我眼中,他甚至是他所在的家族,连狗屁都不是。”陈青阳冷笑一声道,声音传遍整个大厅。

  话音一落,顿时引起一阵喧哗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