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王奎的期待-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5章 王奎的期待

  与此同时,众人惊愕的发现黑毛的右手往外曲成一个弧度,明显已经断了。

  “怎么可能?”

  别说那四个社会青年,就来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也错愕不已。

  两个陈青阳加起来也没有黑毛一个强壮,两者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上,可偏偏发现了如此戏剧性的一幕,简直不可思议。

  “黑毛哥。”

  那四名社会青年赶紧围上前去,看到黑毛那早已骨折的手臂,他们眼神顿时一慌,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陈青阳也并不好受,体内气息开始混乱,如同完全蚂蚁在噬咬他的身体一样难受。

  尽管陈青阳在力量上完全碾压黑毛,可是他的身体状况实在太糟糕了,一旦动用内劲,勉强恢复半成的筋脉再次出现裂缝,若是普通人,在承受这等剧痛下恐怕早已昏迷过去。

  而陈青阳也只是面容抽搐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平静。

  他知道,自己这一拳,应该足以震慑司徒煜等人。

  果然,司徒煜在看到黑毛被陈青阳一拳打断手臂后,脸上也露出一抹慌乱之色,他原本以为病怏怏的陈青阳比南宫凉更容易对付,可没想到同样是个硬茬。

  黑毛也被陈青阳这一拳打怕了,尽管内心愤怒,但是看向陈青阳的眼神充满惧意。

  “还要再打么?”陈青阳面色平静地看着司徒煜问道。

  “煜哥,现在怎么办?”那四名小混混求助地看向司徒煜,连黑毛都不是陈青阳的对手,他们上去也只会自取其辱。

  “废物,还不快带他去医院?”司徒煜大骂一声道。

  说完,司徒煜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陈青阳,冷声说道:“我倒是小瞧你了。”

  陈青阳微微耸肩,道:“我刚好相反。”

  司徒煜眼睛轻眯,说道:“不要得意那么早,老子有的是时间跟你慢慢玩,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司徒煜的下场。”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了,我随时恭候。”陈青阳无所谓说道,他不惹事,但并不代表他怕事,如果司徒煜还敢来惹他,他不介意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

  “哼,那就走着瞧。”司徒煜冷哼一声,转身直接离开,样子显得有些狼狈。

  司徒煜离开后,众人的目光焦点依旧停留在陈青阳的身上,他们到现在还不敢相信陈青阳居然真的一拳将那名大汉的手骨打断,这得需要多强大的力量啊?

  刘腾达和方文彬两人也一脸震惊地看着陈青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陈青阳苦笑一声,看来他以后想要低调都不行了。

  没有理会众人的震惊,陈青阳走到王奎跟前,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发现他腹部有一大片淤青,不过幸好没有伤及身体重要器官,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你们去喊辆车,带他去医院看医生。”陈青阳朝着刘腾达两人说道,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带王奎去看医生。

  两人反应过来后,赶紧到马路边拦车,陈青阳一人将刘奎扛起,再次惊呆了众人。

  几人打车到了医院后没多久王奎就醒了,医生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建议他最好留院观察一天时间,不过遭到王奎的强烈拒绝,最后医生替他包扎好头部的伤口,开了点止痛药就让他们回去了。

  这样来回折腾,四人回到宿舍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不过几人都没有睡意,在得知陈青阳一拳将那黑大汉打断手骨后,王奎看向陈青阳的目光,就好像看着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美女一样,恨不得将他扑倒在床上。

  “老大,开始我还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在部队当过兵,现在我百分百相信了。”王奎笑眯眯说道,还很殷勤地给陈青阳倒了一杯水。

  刘腾达和方文彬两人也很认同地点了点头,显然一开始他们也并不相信。

  “对了老大,你用的是不是小说中所说的功夫啊?”王奎好奇问道。

  陈青阳点了点头,道:“算是吧?”

  “哇,这个世上真的有功夫?那你会不会飞檐走壁,隔空取物?”王奎兴奋说道。

  “你想多了。”陈青阳没好气说道。

  巅峰时期的他,飞檐走壁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隔空取物这等逆天手段,恐怕只有传说中的先天境高手才能做到。

  “嘿嘿,我也就问问,老大,你说我能不能变得像你这样厉害?”一脸期待地看着陈青阳问道。

  陈青阳上下打量了几眼王奎,说实话,王奎的身材比例非常的结实匀称,而且挨了黑毛这么重的一脚,现在还能谈笑风生,体质显然不差,倒也是个练武的材料。

  不过唯一的缺憾就是王奎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练武年纪,即便有陈青阳的教导,日后想要有很高的成就几乎是不可能。

  “能变得多厉害我不知道,但是对付黑毛那个几人还是绰绰有余。”陈青阳说道。

  黑毛的实力在普通人眼里算是挺厉害的,但是在真正武者面前那就不堪一击,一个刚踏入明劲初期的武者就能轻松击败他。

  “真的?”王奎的双眼瞬间发亮,赶紧上前给陈青阳捏肩捶腿,就差给他跪下了。

  “老大,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练武呢?”王奎一副跃跃欲试说道,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赤手空拳,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一幕画面。

  陈青阳想了想,说道:“明天就开始军训了,等军训完后再说吧,不过话说在前头,练武其实比你想象中要辛苦的多,你未必能坚持下来。”

  对于这点,陈青阳深有体会,当年他被带到军队前,也是一个只会蛮力的愣头青,那几年时间,没人能想象的到陈青阳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地狱训练,如果没有钢铁一般的意志,陈青阳根本不可能坚持下来。

  “没事,我一定扛得住。”王奎信誓旦旦说道。

  “明天就开始军训,都早点休息吧。”陈青阳说完,便直接躺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

  今日他动用了内劲,身体再次变得虚弱了不少,恐怕又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刚好可以趁着军训这段时候好好调整过来。

  一想起军训,陈青阳内心莫名有些伤感,他想起了曾经的战友,想起了曾经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