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我可从来不跟敌人开玩笑-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64章 我可从来不跟敌人开玩笑

  对于一个武者来说,丹田被废,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陈青阳这一招,的确是狠心。

  不过这都是伍成刚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陈青阳没有再看伍成刚一眼,然后转身扫了一眼方家跟何家众人。

  看着陈青阳那平静而冷漠的目光,两家的人内心都下意识一颤。

  特别是何俊森,他原本以为陈青阳只是一个跳梁小丑,随意都能捏死他。

  如今他知道自己错了,而是是大错特错,连伍耀两叔侄此刻都像两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一个身份地位远远不如他们两个的人,又如何得罪得起陈青阳?

  “南笙,过来。”人群中,陈青阳的目光很轻易就锁定被方丽虹两夫妻拦着的叶南笙,脸上难得露出一抹笑意来。

  方丽虹眼神极为复杂地看着陈青阳,原本抓着叶南笙的手也下意识松开。

  从一开始,方丽虹就不认为陈青阳能够与何俊森抗衡,甚至于她觉得陈青阳能否活着离开苏城都是个问题。

  如今陈青阳却以无比强势的姿态狠狠扇了她的脸,让她的内心五味杂陈,她承认这一次自己看走了眼。

  没了方丽虹的阻拦,叶南笙快步走向陈青阳,脸上同样带着复杂的情绪看着他。

  她喜欢的这个男人,似乎比她想象中还要强大许多。

  “怎么,不认识我了?”陈青阳打趣一声问道。

  叶南笙轻轻摇头,低声说道:“只是觉得你跟我所认识的陈青阳有些不同。”

  在叶南笙的心目中,陈青阳是一个看起来阳光普通的大学生,脸皮厚了一点,性格也有些自我冷傲。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今日的陈青阳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他强势霸道,而且身手如此厉害,比电视剧中那些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也不遑多让。

  这样的陈青阳让叶南笙感觉到很陌生,但是却没有让她觉得任何的反感,反而令陈青阳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更加的丰满高大。

  “那你还愿意成为我的女人么?”陈青阳微笑问道。

  叶南笙微微抬起她那张精致无暇的脸,脸上笑容颠倒众生,眼神无比坚定说道:“我愿意。”

  向来脸皮薄的叶南笙,此刻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如此这三个字,脸上居然没有半点害羞之意,有的只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难怪小青阳如此兴师动众跑来这里,这个小美人的确有这般魅力。”姜琉璃在李青鸾耳边低声问道,突然间,她似乎发现李青鸾此刻的眼神有些异样,不由问道:“小青鸾,你是在吃醋么?”

  此刻李青鸾的表情很虽然平静,但是眼神中却满是复杂的目光,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何内心会有阵小小的失落感。

  “别胡说,我吃什么醋?”李青鸾白了一眼姜琉璃说道。

  “可是你刚才的眼神明明是在吃醋,别让我猜中了,你对小青阳真有意思?”姜琉璃拉拢着脑袋疑惑问道。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李青鸾声音清冷说道。

  不过两人谈话都可以压低声音,周围的人根本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

  “呵呵,你越是恼羞成怒,说明你心虚,唉,可惜小青阳已经名花有主咯。”姜琉璃微微叹息一声道,也不知道是为李青鸾感叹还是为她自己。

  李青鸾完全不搭理她的话,整个人重新恢复她那高冷冰冷的姿态,只是她的目光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陈青阳将叶南笙拉到身边,然后目光看向方、何两家的人,眼神再次变得冷漠起来。

  “现在该轮到你们了,究竟谁先来呢?”陈青阳冷笑着看着两家人说道。

  连龙武帮的伍成刚和伍耀都栽在陈青阳的手中,方、喝两家的人此刻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个个吓得身体瑟瑟发抖。

  “陈小兄弟,之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我替我这个不肖儿子跟你道歉,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何怀宇低声下气说道,脸上的表情十分的难看。

  想他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何曾对人这般低声下气?

  可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态度若是敢强硬一分,恐怕下场会伍成刚两叔侄还要更惨。

  “一句道歉就完事了?”陈青阳冷笑一声道。

  何怀宇咬了咬牙,说道:“我可以用金钱来弥补我们的过错,你开个价,只要在我的承受范围内都可以满足你。”

  何家乃是商贾世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财,哪怕陈青阳狮子大开口,何怀宇可能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毕竟他们惹的可是连龙武帮都不放在眼里的狠人,若是惹了陈青阳不开心,他们能否完整离开这里都是问题。

  “钱,我不需要。”陈青阳摇头说道,然后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一旁在瑟瑟发抖的何俊森。

  何怀宇瞬间明悟,然后狠狠地踹了何俊森一脚,冷声喝道:“逆子,还不跪下来给人家磕头道歉?”

  何怀宇这一脚根本没有留情,直接将何俊森一脚踹到地上。

  何俊森眼中闪过一抹愤怒,但很快又掩饰下去,内心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很不甘心地朝着陈青阳跪了下去。

  “陈小兄弟,这个逆子已经知道错了,还请你高抬贵手放他一码如何?”何怀宇微微弯身说道,态度显得十分谦卑恭敬。

  “没那么轻易,我可是记得他说过要我尝尝做不成男人的滋味,对吧?”陈青阳看着跪在地上的何俊森微笑问道。

  听到这里,何家两父子的脸色同时大变,周围的人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如同看着一个魔鬼一样。

  何怀宇双脚一软,差点也跪了下去,脸色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他就何俊森这么一个儿子,如果命根子被废,那么他就绝后了。

  “阳哥,之前都是开玩笑说的话,当不得真,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何俊森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朝着陈青阳磕头认错。

  “砰砰砰!”

  几个响头过后,何俊森额头都已经裂开,鲜血染红了他那张充满恐惧的脸。

  “不好意思,我可从来不跟敌人开玩笑!”陈青阳说完,直接上前一脚狠狠踢向何俊森的裤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