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方培明的底牌-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65章 方培明的底牌

  “啊——”

  伴随着一道惨绝人寰的叫喊,何俊森的裤裆位置瞬间被血水染红,整个人蜷缩在地上,身体在不断抽搐,那张苍白痛苦的脸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在场的男人看到这一幕,都感觉下身传来一阵寒凉,内心下意识一颤。

  陈青阳那一脚根本没有留手,而且力道还不小,就算现在立刻将何俊森送往医院也都来不及了。

  从今往后,他将成为一个不完整的男人。

  不过并没有可怜或者同情何俊森,这是他自己种下的恶果,只能怪他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何怀宇看到一脸蜷缩在地上的何俊森,脸上的肌肉不断颤抖,牙龈几乎都咬出血来。

  但是他不敢发怒,更加不敢向陈青阳发怒,否则他的下场恐怕也不会好到哪去。

  处理完何俊森之后,陈青阳最终将目光放在方家和方丽虹等人的身上。

  对于这群跟叶南笙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陈青阳的眼中并没有半点的尊重之意,有的只是令人心颤的冷漠。

  方家家主方培明此时的脸色虽然铁青,但是并没有半点慌乱或者害怕之色,因为他还有一张没有动用的底牌。

  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但是身为父亲的方培明清楚知道他那位二儿子方从河的真正身份,只要有他在,任何人都不敢动方家一根寒毛。

  只是方从河迟迟未出现,让方培明不由有些焦急,他明明很早就已经让方从海去请方从河过来。

  “你们说我该如何替南笙出这口气呢?”陈青阳目光微冷地扫了一眼方家等人,最后停留在方丽虹身上。

  叶南笙被迫与何俊森订婚,方丽虹这个母亲“功不可没”,而且之前她与陈青阳谈话的那种高傲强势的态度,到现在陈青阳还记忆犹新,可想而知这段时间叶南笙受了多少委屈。

  方丽虹此时看向陈青阳的眼神不再似之前那般盛气凌人,充满复杂之色,未等她站出来说话,一旁方培明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陈青阳,我承认之前小看了你,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得到我们的认可,说到底南笙是我的外孙女,我们逼她嫁给何俊森或许是错的,但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对我们的家事指手画脚吧?”方培明声音阴沉说道,那深邃的眼睛闪过一抹厉色。

  陈青阳眼神一冷,没想到这个时候方培明的态度居然还这般强硬,似乎根本不惧怕自己。

  难道他还有所依仗?

  “南笙是你的外孙女没错,但是她也是我陈青阳的女人,你逼她嫁给另外一个男人,别说你是她外公,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陈青阳声音冷厉说道,丝毫不留情面。

  陈青阳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你敬他一尺,他会敬你一丈,但是你若敢触及他的底线,他绝对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感受到陈青阳眼中的怒火,方培明脸色也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声音依然带着一种傲气说道:“那你想如何?”

  陈青阳眼睛微微一眯,说道:“原本我只是打算要你方家五成的股份,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将方家八成的股份全部转到南笙的名下,否则我让方家在苏城没有半点立足之地。”

  “哗!”

  听到陈青阳如此狮子大开口,周围众人顿时哗然失色。

  以如今方家公司的市值估计,少说也超过十亿华夏币,陈青阳居然一下子就要方家让出八成股份来,这无疑是给他们一个沉重的打击。

  “不可能!”

  “简直是痴心妄想!”

  方家那群人立刻出言反对,利益已经开始令他们忘记对陈青阳的恐惧和敬畏。

  这时李青鸾上前几步站在陈青阳的身边,那冷冰冰的目光扫视方家等人一眼,声音清冷说道:“如果你们不按照他所说的去做,鸿鸾门将会不遗余力打击方家,不出三天时间,我保证方家在苏城待不下去,这是威胁,也是对你们最后的警告。”

  李青鸾的话让方家等人愤怒的脸上再次露出恐惧慌乱之色,对于李青鸾的大名,他们早就如雷贯耳,那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

  如今她放出这样的狠话,显然不是在跟他们开玩笑。

  一旦鸿鸾门发难,以方家的实力,还真无法承受得住他们的怒火,到时候下场只有一个,方家必败无疑。

  方培明则脸色铁青地看着陈青阳和李青鸾两人,声音阴沉说道:“你们两个真以为吃定方家了么?”

  听到方培明似乎话中有话的意思,陈青阳微微耸肩,说道:“你还有什么底牌尽管摊开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何来的底气。”

  伍耀两叔侄跟何俊森两父子,他们四人哪一个身份不比方家的人高贵,如今却个个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陈青阳实在想不明白,方培明究竟何来的底气和自信敢跟陈青阳说这样的话。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会所大门缓缓走了进来,不过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方从海一直注意着门外,当他看到那熟悉的身影走进来时,顿时激动地走到方培明旁边,说道:“爸,二哥来了!”

  方培明猛然抬头看向门外走进来的方从河,那铁青的脸色终于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陈青阳等人顺着方培明的目光看了过去,很快就锁定住那个身材高大匀称的方从河。

  方从河走路姿势并非大刀阔斧,反而显得很是平常随意,不过细心的人会发现,他每跨出一步的距离都仿若量过一般,相差不过毫米之间,目光平时前方,没有半点傲然之色,但却给人一种只能仰望他的距离感。

  “他就是方家那位失踪多年的方从河?听闻他是金陵军区的兵王,这气场果然不是另外三兄弟可以相比!”

  “你的消息也太落后了吧?他早就离开金陵军区,传闻是被国家一个神秘部门招揽进去,专门保护那些国家级领导人的安全。”

  “方家居然出了这样一个人才,有这样一个背靠国家的方从河在,看来这个陈青阳动不了方家了。”

  众人在一旁纷纷议论着,陈青阳眼睛微眯盯着缓缓走过来的方从河,第一眼他就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