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炎黄内部混乱-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68章 炎黄内部混乱

  早在一年多以前,方从河就知道地字号的统领老大青帝因重伤离开了炎黄,然后不知所踪。

  后来方从河也从他师傅鬼佛那里得到了证实,还说青帝全身经脉碎裂,已然成为了一个废人,今生不可能再修炼,甚至寿命也极大的缩短。

  当时方从河还唏嘘不已,没想到最有潜力加入天地号的一代天骄就此陨落了。

  可是刚才方从河跟陈青阳交手,发觉他的境界虽然退后到化劲后期,但是实力却丝毫不弱于他。

  如此诡异的情况,让方从河觉得十分匪夷所思。

  “遇到了贵人,治好了我的经脉,一切都重头开始。”陈青阳淡然说道。

  对于方从河,或许是因为他是鬼佛弟子的关系,陈青阳多少对他也有好感,并没有怎么隐瞒。

  方从河恍然点头,但是眼中依旧震惊无比,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全身经脉碎裂的武者居然还能继续修炼。

  而且这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陈青阳居然已经修炼到化劲后期,这样的实力提升速度简直是可怕。

  “青帝统领,不知家父他们为何会跟你起冲突?”方从河问道。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前因后果,之所以动手,全是因为他是方家的人,他有责任和义务保护方家。

  看方从河的表情,陈青阳知道他并不知情,于是将事情的始末简单说了一边。

  方从河听后,表情微微一沉,随后歉声说道:“很抱歉,我并不知道家父他们会做的如此过分,早知如此,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不过既然已经做错了,我也不替他们辩解什么,青帝统领你要如何处置他们,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加入炎黄这么多年,方从河对这个曾经是地字号老大青帝的脾性自然有所了解,他是个恩怨极其分明的人,得罪他绝对没有好下场。

  况且的确是方家理亏,如果方从河这个时候还敢站出来维护他们,恐怕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所以方从河干脆撒手不管,任由陈青阳如何处置,他都不多说一句。

  “如果我要让方家在苏城除名呢?”陈青阳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方从河猛地瞪大双眼看向陈青阳,久久不语,他完全看不出陈青阳是否在跟他开玩笑。

  “好了,别太紧张,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如果我真敢这么做,恐怕你师傅鬼佛都会找我拼命,我现在可打不赢他。”陈青阳突然一笑说道。

  炎黄组织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国家社会的安定,如果有武者胆敢大规模地屠杀一个家族势力,绝对会引来炎黄组织的怒火。

  当年的外八门势力如此强盛,在炎黄组织的打击下也差点被灭门,在华夏,敢挑衅炎黄组织的人,恐怕真的没有几个。

  方从河尴尬一笑,不过内心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既然你是鬼佛的弟子,我可以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为难方家任何一个人,但是有一个条件他们必须要答应,那就是把方家的家族企业八成的股份转移到南笙的名下,这是我的底线,也是他们应该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的代价。”陈青阳接着说道。

  “好,我可以替家父答应你。”方从河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道。

  八成股份平息陈青阳的怒火,这笔交易在方从河看来绝对是物超所值。

  “你师傅鬼佛呢?当年他跟我打赌可是输了我好几瓶酒没还。”陈青阳微笑说道。

  方从河脸色微微一变,沉声说道:“我师傅在一个月前遭遇不明高手的偷袭,差点丢了性命,躺在床上半个月才捡回一条命来,如今已经被组织安排在炎黄山疗伤,短时间内恐怖都回不来。”

  陈青阳眼睛微眯,问道:“有没查出来对方是谁?”

  鬼佛的实力比当年巅峰时期的他恐怕还要强上一丝,对方居然能够重伤他,实力绝对不简单。

  而且对方居然胆敢偷袭炎黄一位字号统领老大,来头恐怕也不小。

  方从河摇了摇头,道:“对方虽然也被我师傅重伤了,不过最后还是让他逃走,不过当时我师傅在外面执行一项秘密任务,知道他行踪的只有炎黄内部的人,所以他怀疑偷袭他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人。”

  方从河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陈青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地字号的血龙?”陈青阳猜测问道。

  血龙正是莫伏龙在炎黄的代号。

  方从河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之前在一次内部会议中,血龙与我师尊鬼佛意见产生了分歧,为此两人还大打出手,如今的血龙早已不同当年,他的实力提升速度极为恐怖,与我师傅对战中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他突破到凝劲后期了?”陈青阳微微诧异问道。

  两个月前在京城王家见到莫伏龙时,他还是凝劲中期的境界,如今居然能够与鬼佛战斗不落下风,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突破了。

  方从河点了点头,道:“没错,他的确突破了,实力得到质的飞跃,否则他也不敢跟我师傅对抗,我师傅还说,他现在的实力,比当年的你也不遑多让。”

  陈青阳微微沉默,莫伏龙是他亲手教出来的,可以说是倾囊相授,突破到凝劲后期的莫伏龙,实力的确比当年的他也不遑多让。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嫌疑也很大,那就是玄字号新晋的统领老大毒狼,毒狼为人阴险狡诈,据说上一任的修罗统领正是被他陷害,如今生死不明,自从毒狼成为新任玄字号统领之后,他的野心依旧得不到满足,想要将我们黄字号一起吞并,成为炎黄史上第一个身兼两个字号的统领,所以他也有很大的嫌疑。”方从河说道。

  没想到自从他离开之后,炎黄内部居然变得如此混乱不堪,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与陈青阳无关了。

  不过这个毒狼是牧歌的仇人,将来他必定会站在陈青阳的对立面,甚至于将来的陈青阳还有可能要面对整个炎黄组织。

  “青帝统领,我最近还听到一个关于你的消息。”方从河说道。

  陈青阳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什么消息?”

  “天字号的人似乎要来找你!”方从河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