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世上没有后悔药-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69章 世上没有后悔药

  陈青阳表情一怔,然后微微变得阴沉下来,问道:“他们为何要找我?”

  “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听说好像是跟你当年覆灭天邪门有关。”方从河说道。

  陈青阳内心顿时一沉,难道是因为他从天邪门得来的那一卷古书?

  不过当初陈青阳得到那卷古书时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听,天字号的人应该不可能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古书,那他们为何要来找他?

  方从河的消息绝非空穴来风,看来这段时间他得小心一点,天字号的人很有可能都是先天境界的强人,凭他现在的实力,对方随意一指都能捏死他。

  “青帝统领,我们先进入解决眼下的问题吧!”见陈青阳沉默良久,方从河不由出声说道。

  陈青阳微微点头,道:“我已经离开炎黄,不用再叫我青帝统领,喊我名字便可。”

  方从河迟疑了一下,也不矫情,便与陈青阳名字相称。

  大厅内的人等了将近十分钟,见陈青阳和方从河两人再次缓缓走了进来,目光全都汇聚在两人身上。

  方家的人此刻心情最为复杂,从之前方从河对陈青阳的态度中可以看出,这个陈青阳似乎真的大有来头。

  “从河,到底怎么回事?”方培明第一个开口询问道。

  方从河是他最后的依仗,如果连他都镇不住陈青阳,那么这一次他方家绝对会损失惨重。

  “爸,按照他之前所说的去做,把我们家族企业的八成股份都转移到南笙名下吧!”方从河声音平静说道。

  “什么?”

  “这不可能?他凭什么要我们八成股份?”

  “欺人太甚,我绝对不会同意这种无理的要求。”

  方家的人个个义愤填膺说道。

  “二弟,他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居然让你如此屈辱地选择妥协?”方从江同样一脸愤怒说道。

  他好不容易得到方培明的理解信任,如今正是他大展宏图,夺回方家继承人的时候,没想到却要将八成股份转让出去,即便让他成为方家家族也根本无济于事。

  “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除非你们真的想让方家在苏城除名。”方从河说道。

  刚才陈青阳虽然说是在开玩笑,但是任何玩笑都有三分认真在其中,方从河不敢保证陈青阳会不会真的敢这么做。

  “嘶!”

  方家的人个个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不敢再吭半句声。

  “连你也没办法?”方培明极其不甘心问道。

  方从河摇了摇头,最后俯身在方培明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下一刻,方培明猛地瞪大双眼,满脸不置信地看向陈青阳,那眼神仿佛大白天见到鬼一样。

  方培明毕竟在商界摸爬滚打了数十年,脸色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只是原本精明深邃的双眸此刻却显得浑浊和疲惫。

  在得知陈青阳的身份之后,方培明知道方从河不是在危言耸听,他真的有能力让方家在苏城除名。

  当务之急只有获得陈青阳的原谅,才能让方家得以保全。

  明白这一点后,方培明暗暗叹了一口气,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走到陈青阳的面前,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微微弯下了腰。

  “陈先生,之前是我们有眼无珠得罪了你,还希望你能够原谅。”方培明态度十分诚恳说道,完全没有半点方家家主的气势。

  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方家的未来,他这张老脸根本算不得什么。

  “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南笙。”陈青阳淡然说道。

  方培明连连点头,然后面向叶南笙,同样弯腰低头说道:“南笙,是外公一时糊涂,差点酿成大错,外公已经知道错了,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原谅,不过八成股份实在太多了,我们能够承受的极限只有五成。”

  到了这个时候,方培明还是不太愿意让出八成股份来,毕竟这可是涉及到方家所有人的利益。

  如果是之前的叶南笙,兴许会念及亲情,不与方培明他们计较太多,可是自从他们露出那张丑陋的嘴脸之后,叶南笙内心仅存的那一点亲情就已经破灭了。

  “抱歉,青阳说是八成股份,那就半成都不能少,还有,股份我不需要,直接转给我父母的名下,从今往后,我与方家再无任何瓜葛。”叶南笙狠下心说道。

  她本不是一个绝情的女人,可是方培明他们伤她实在太深,方家已经没有任何让她留恋的存在。

  听到叶南笙如此绝情的话,方培明脸色大变,连忙说道:“南笙,外公真的知道错了,八成就八成,不过你可千万不要与我们脱离关系,方家可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啊!”

  方家没能把叶南笙嫁到何家,而且还因此让何俊森断了命根子,何家若是没有能力报复陈青阳,那么日后绝对会将怒火洒在方家身上。

  如果叶南笙与方家脱离关系,自然得不到陈青阳的庇护,到时候方家的处境恐怕会更加的岌岌可危。

  叶南笙冷漠的看了一眼方培明,眼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说道:“我曾经苦苦哀求你不要将我嫁给何俊森,你却狠狠扇了我一巴掌,从那一刻开始,那个疼我爱我的外公已经死了,现在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说完,叶南笙倔强地抬起头,眼睛微微泛红,但是却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她的眼泪早在前一段时间就已经流干了。

  这一刹那,方培明整个人好似老了十多岁,苍老的脸庞此刻显得迷茫和绝望。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他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吞下。

  眼看着方培明脸上的绝望神色,叶南笙内心没有半点心软,她的心已经坚定如铁,然后默不作声走到方丽虹和叶振良面前。

  “爸、妈,方家的股份算是我对你们这些年来养育之恩的补偿,但是我有一个要求,这八成股份不能随意转让出去,除非他们能够拿出相应价值的东西来换取。”叶南笙语气强硬说道。

  听到这里,方丽虹两夫妻的脸色微微一变。

  “女儿,你也要与我们脱离关系?”方丽虹脸色惨白问道。

  这一刻,无尽的后悔弥漫在方丽虹的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