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斩草除根-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70章 斩草除根

  叶振良看着脸色冷漠的叶南笙,欲言又止,最终只能站在一旁默默叹息。

  他虽然没有强迫过叶南笙嫁给何俊森,但是他的沉默同样也是在伤害叶南笙,根本没有资格奢求叶南笙的原谅。

  “你们是我的父母,我的身上流着你们的血,这是永远都无法摆脱的事实,我选择不了我的出生,但是我可以选择我的人生,以后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说着,叶南笙直接转身,背对着方丽虹夫妻两人,强忍着眼泪没有流下来。

  他们毕竟是自己的父母,伤害她再深,叶南笙也无法说出那般绝情的话来。

  “那你以后还回来么?”方丽虹声音沙哑问道。

  看着叶南笙的背影,这一刻方丽虹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一切换叶南笙此刻的转身。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青阳,我们走吧!”说着,叶南笙挽起陈青阳的手臂,没有任何留恋,大步离开会所大厅。

  陈青阳也觉得索然无趣,向方从河微微点头后便带着叶南笙离开。

  离开前,陈青阳的余光明显察觉到一抹愤怒狰狞的目光,正是来自龙武帮的三爷伍成刚。

  他的丹田被陈青阳彻底废掉,如此不共戴天之仇,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陈青阳。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陈青阳不是一个喜欢给自己留下麻烦的人,在出门后不久,他就在韩彪的耳边低声叮嘱了几句话。

  韩彪听后,眼中明显闪过一抹寒光,随后带着另外几个没有受伤的高手消失在黑夜中。

  “你要杀了伍成刚?”坐在车内的李青鸾虽然没有听到陈青阳对韩彪说的话,但是她大概已经猜出陈青阳的目的。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那就没必要仁慈。”陈青阳耸肩说道。

  “如果伍成刚活着,兴许还有回旋的余地,一旦他死了,那么就真的是鱼死网破,不死不休了。”李青鸾担忧说道。

  “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如果他们杀不死我,那就准备等着一个个被我杀死,我要让他们知道,我陈青阳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柿子,想杀我,就得做好被我杀的准备。”陈青阳一脸傲然说道。

  看着陈青阳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一抹自信和霸气,李青鸾内心微微一怔,这样的陈青阳,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突破到化劲后期,陈青阳的实力已经快要接近巅峰时期的他,他的自信也随之回来了。

  一旦他破入凝劲期,那么先天境界下,唯一能够威胁到他的恐怕只有半步先天强人。

  不过半步先天强人的数量同样很是稀少,至少目前为止,陈青阳还没有见到过一位半步先天境界的武者。

  那辆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幻影被开出来之后,陈青阳直接坐进驾驶位置,李青鸾等三女则随后钻了进去,四人开着车连夜回到了海城。

  犹豫叶南笙的东西已经从宿舍搬走,即便现在回去也没有地方可住,正征得叶南笙同意之后,陈青阳便将她带到李青鸾隔壁家的那一套房子内。

  “小青阳,虽然小别胜新婚,但是姐姐还是要提醒你一句,稍微克制一些,动静不要闹得太大,不然会吵到姐姐睡觉的哦!”姜琉璃调戏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尴尬一笑,他本来还真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如今被姜琉璃这么一提醒,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之前那酒店跟叶南笙销魂的那一晚上。

  那一晚,陈青阳恐怕永生难忘。

  一旁挽着陈青阳手臂的叶南笙则一脸害羞地将头埋了下去,绯红缓缓爬上了耳根,别有一番诱惑风情。

  “好了,大家奔波了一天,都回去休息吧!”李青鸾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然后走上前去打开房门,也没有回头跟陈青阳打声招呼,径直走了进去。

  “晚安咯!”姜琉璃转身对着陈青阳会心一笑,然后便关上了门。

  陈青阳对着叶南笙耸肩一笑,便打开他住的那一套房门,带着叶南笙走了进去。

  陈青阳在这里已经住了有一段时间了,平日里也没有打扫过,因此客厅内比较混乱,地板明显沾染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不好意思,平时这里也没有客人进来,所以我很少打扫,要不你先去洗个澡?等你出来应该就能收拾好。”陈青阳尴尬说道。

  叶南笙放下她那个只装了几套衣服的背包,说道:“还是你先去洗澡吧,我来收拾就行。”

  当时叶南笙走的太匆忙,收了几套衣服便跟着陈青阳回来海城。

  “这不太好吧?”陈青阳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平时家里都是我一个人在打扫卫生,你一个大男人笨手笨脚的,还是去把身上的臭汗味洗干净吧!”叶南笙动人一笑说道,虽然眼眉中还笼罩着一层阴霾,但至少她现在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好吧,那你随便收拾一下就行,明天我再请个阿姨过来打扫。”陈青阳说道。

  叶南笙已经不能再回学校住了,她恐怕会在这里住很长一段时间,因此陈青阳觉得有必要将这套房子彻底打扫干净。

  进入浴室后痛痛快快洗了一个冷水澡,等陈青阳出来时,发现大厅已经被叶南笙拖地干干净净,而且周围原本散乱摆放的东西也被摆的井井有条,看起来顺眼许多。

  “这么快?”看着额头上冒着细密香汗的叶南笙,陈青阳不由惊讶问道。

  他洗个澡最多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可叶南笙居然把整个大厅都打扫地干干净净。

  “你这客厅没什么家具,而且也并不算脏,打扫起来比较容易,我先去洗个澡。”说完,叶南笙便从她的背包中拿出一套睡衣,然后走进浴室内。

  听着浴室传来一阵阵哗啦啦的流水声音,陈青阳内心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不过很快就被他克制下去。

  尽管两人如今已经确立了关系,而且还发生过不可描述的关系,但是陈青阳看得出来叶南笙内心其实是个很保守的女人,在叶南笙完全接受他之前,他不会强迫叶南笙做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