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割下他的舌头-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81章 割下他的舌头

  说着,年轻人上前几步,直面陈青阳和李青鸾两人。

  他的目光只是在陈青阳的身上轻轻一瞥,没有片刻停留的意思,当他看清楚李青鸾那张倾城绝艳的清冷面容时,那阴森的眸光明显一亮。

  “北剑,他们只是我的普通朋友。”姜琉璃声音微沉说道。

  “普通朋友也是朋友,只是我想知道,他们有什么资格成为妈你的朋友。”凌北剑笑眯眯说道,眼中的阴森寒意一闪即逝。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喊着三十岁左右的姜琉璃为“妈妈”,怎么听都觉得十分别扭。

  不过凌北剑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别扭,反而显得很是自然。

  “我交什么朋友,不需要你来操心。”姜琉璃声音微冷说道。

  不过凌北剑根本无动于衷,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你是我妈,我当然得为你的安全负责,否则要是让父亲知道你在外面随便交朋友,而且居然还有一个男人,你说他内心会怎么想?”

  凌北剑口中的父亲自然就是凌乘风。

  姜琉璃脸色微微一变,根本不敢出言反驳。

  见姜琉璃不再出声,凌北剑再次将目光放在李青鸾的身上,阴阳怪气说道:“你应该就是那位死了男人的寡妇李青鸾吧?”

  原本一脸冷淡的李青鸾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冷,目光死死盯着凌北剑。

  “你再说一遍?”李青鸾声音无比阴冷说道。

  凌北剑一句话就彻底触及到李青鸾内心的逆鳞,她的眼中甚至强忍着一抹冰冷的杀意。

  但是李青鸾内心也十分清楚,以她还未复原的身体,现在根本不可能是凌北剑的对手,否则单凭他这一句话,李青鸾早就一巴掌拍死他。

  陈青阳站在一旁,眼睛眯成一条缝在打量着凌北剑。

  他没有贸然释放气息探测凌北剑的实力,但是陈青阳能清楚感觉到,对方就好像是他背后那把还未出鞘的古剑,内敛中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锋芒。

  此子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面对李青鸾的冰冷质问,凌北剑并无半点畏惧,耸了耸肩说道:“怎么?难道我有说错话么?还是说你已经不是寡妇了?”

  面对凌北剑的再一次挑衅,李青鸾眼中的怒意不可遏制,即便此刻还有伤在身,但她根本顾忌不了这么多。

  正当李青鸾准备出手之际,一旁的陈青阳突然站在她的面前,直视凌北剑。

  陈青阳突然闯入他的视线中,凌北剑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他几眼,并没有多在意。

  “说话阴阳怪气的,你该不会是人夭吧?”陈青阳轻笑一声说道。

  对方对李青鸾如此不礼貌,陈青阳自然也不会客气,就算他背靠着一座大山又如何?

  凌北剑原本平静的脸色猛地一沉,那双眼睛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寒光闪烁地看着陈青阳。

  “小子,逞一时口舌只能是不是让你觉得很有优越感?你信不信就因为你刚才那句话,我能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凌北剑微微狞笑一声道。

  姜琉璃脸色再次一变,连忙站出来说道:“北剑,他是无心的,况且凌家也有祖训,家族弟子不得轻易在外界生事端。”

  姜琉璃不站出来替陈青阳说话还好,这一说,凌北剑眼中的冷意更甚。

  “妈,听这意思,你好像很在乎他?”凌北剑问道。

  姜琉璃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慌乱之色,但很快又掩饰下去。

  “我只是怕你因为一时冲动而遭受家族的惩罚。”姜琉璃解释说道。

  “是么?”凌北剑冷笑一声,道:“我怎么感觉你是怕我伤害到他?”

  姜琉璃连忙摇头,但是却根本无力解释。

  一旁的陈青阳还是第一次见到姜琉璃如此慌乱无助的样子。

  她似乎很怕眼前的凌北剑。

  从南宫凉的口中,陈青阳得知姜琉璃在凌家的处境非常的不好,可是没想到情况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的糟糕。

  眼前这个喊她“妈”的年轻男子都可以对她趾高气扬的说话,可想而知姜琉璃在凌家的地位有多么的低贱。

  想到这里,陈青阳内心莫名升起一股愤怒。

  凌北剑眼中的目光愈发的阴森可怕,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年轻男子跟姜琉璃的关系不简单。

  不过姜琉璃说的没错,凌家的确有这个祖训,如果他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陈青阳,一旦造成恐慌的影响的,恐怕不出一天时间便会传回到凌家内部。

  以凌北剑在凌家的身份,虽然不至于因为杀死一个普通人而遭遇太大的责罚,但是目前正值凌家家主之位争夺时期,凌乘风虽然被称为凌家数百年难得一现的妖孽天才,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能稳坐凌家家主之位,同样有其他出色的人选在和他竞争。

  凌北剑身为凌乘风收的义子,他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凌乘风,这个时候若是惹出麻烦来,将会被家族其他脉系的成员抓住痛脚,恐怕会对凌乘风竞选家主带来很大的麻烦。

  想通了这一点,凌北剑强忍着内心的杀意,脸上突然带着微笑看向陈青阳。

  只是那笑容看起来令人内心一阵发毛,就好像寂静无人的黑夜中,一个仿若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在对你微笑一样。

  “念在你是我妈朋友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命,不过你必须要为你刚才的话付出代价,狂煞,出来!”凌北剑大喝一声道。

  一直站在凌北剑身后的那名中年男人猛地踏前几步,他如同一头奔袭在草原上最凶猛的雄狮,张开血盆大口,带着令人心颤的狂野气息。

  “少爷,有何吩咐?”狂煞微微躬身,尊敬问道。

  “割下他的舌头,我要他再也说不出话来。”凌北剑指着陈青阳冷冷说道。

  “不要!”姜琉璃脸色瞬间大变,不顾一切地上前想要阻拦凌北剑。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见姜琉璃满眼慌张之色,凌北剑脸色变得更加狰狞,一把将姜琉璃推开,眼中闪过一抹疯狂。

  “如果你再阻拦,兴许我会改变主意杀了他!”凌北剑声音残忍说道。

  #@酷}c匠网…永久L;免XW费3@看小说j